第三百六十九章 甘为内应-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六十九章 甘为内应

    半柱香的功夫过去,程之南终于按捺不住,开口问道:“惜柔她,还活着对吗?”今日下朝后便接到一封信,信上约他醉情楼一叙,言及舞霓裳还活着,他这才立刻赶来了,不想相邀的人居然是南宫浅陌!

    “凌惜柔五年前就死了,活着的,是舞霓裳。”南宫浅陌语气淡淡道。

    程之南一怔,旋即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惜柔也好,霓裳也罢,总归她还活着,便已是万幸!”

    “程大人难道就不想知道凌惜柔是怎么死的?”南宫浅陌将茶杯推至他面前,若有若无地问道。

    程之南忽而凝眉,心下微沉,“难道此间还有隐情?”

    “程大人不是在查五年前的事吗?难道不是心中有所怀疑?”南宫浅陌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封密信来递给他,“程大人想要的真相就在这封信中。”

    程之南接过信的手有些颤抖,心中突然涌上一股强烈的犹豫和惶恐不安,倘若,倘若真相真如自己所猜测的那般,他又当以何面目来面对她?

    正要拆开信,却被南宫浅陌按住,意有所指地望着他道:“程大人可要想好了,这封信一旦拆开可就再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望着她似笑非笑的神情,程之南的目光慢慢坚定起来,“五年过去,在下求的不过是个真相!”

    南宫浅陌了然一笑,松开了手,不疾不徐地靠在椅子上,抿了一口茶,不再多言。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仿佛只是转眼一瞬,却又仿佛长过了一世,——

    “砰!”的一声,程之南手中的茶杯应声而碎,尖利的瓷片刺入手中,将洒落在桌上的茶水晕染成一片猩红,没有人听得见,与茶杯一起破碎的还有曾经的半世流离。

    “他们,他们怎么敢?!”握着信的手不可遏制地颤抖着,眸中隐隐透着寥落的湿意,却无一不昭示着他的怒火与恨意。

    南宫浅陌没有说话,只是将一条不起眼的帕子丢给他,等待着他自己平复下来。平心而论,对于程之南此人,她确实是没有什么好感的,撇开五年前同他的恩怨不提,单凭他与睿王的关系她便不可能对他有什么好脸色。

    更何况,如今看来,他也未必完完全全就是睿王的人……今日之所以来找他不过是各有所图的一场交易罢了,毕竟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不是吗?

    所幸的是,程之南并没有让她等太久。

    很快,他便已收敛好自己的情绪,沉声问道:“将此事告诉我,南宫浅陌,你所求的又是什么?”他不是傻子,当然不会自以为是地认为她将此事告诉自己是为了惜柔!

    “痛快!我想,赵构的所作所为你不会无动于衷,所以我今日来是想同你谈一笔交易,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你意下如何?”

    最后一句话她说的很轻,很轻,却带着一股毋庸置疑的威压与冰冷,五年前的事情几乎毁了霓裳的一辈子,无论如何,她势必是要向他们讨回公道的!

    程之南眸光闪了闪,开口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赵构身为户部尚书,虽说在这上京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权贵了,但还没有那个分量能够轻易接触到西瞳的心腹离影,我想这一点你应该清楚吧?”南宫浅陌平静地望着他。

    程之南眸中顿时划过一抹惊讶,“原来你一直都知道?”

    “不,我也是最近才猜到一二,”南宫浅陌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肯定道:“你是煜王的人,我猜的没错吧?”

    不待他开口又接着道:“你说,当初的事情与煜王会不会有所牵扯呢?”

    闻言,程之南握紧了拳头,瓷片完全没入皮肉,手心里传来的钝痛令他无比清醒,面上却还是平静如斯,只是那愈发深邃冰冷的眼眸暴露了他并不平静的情绪。

    “不错,我的确是煜王殿下埋在睿王身边的一步暗棋,不仅仅是我,赵构亦然。”程之南坦言道:“被处斩的沐阳侯是南暻的内应不错,但驿馆爆炸一案当中,真正的幕后推手却是煜王殿下。”

    看着她波澜不惊的眸色,程之南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你果然也猜到了。”枉他们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却不知早已被人看破,只是他还有一事不解:“既然你猜到了其中内情,却又为何不继续追查下去?”

    “因为这东霂是皇上的。”南宫浅陌高深莫测地笑望着他,淡淡说了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

    然而却足以令程之南恍然大悟,这东霂是皇上的,陛下想要息事宁人,谁又敢继续追查下去呢?

    “原来终究还是没能瞒过皇上……”程之南忽而有些感慨起来,如此看来,煜王也非皇上心中所属意的大位人选,难道,竟是打算传位给……想到这些不由深深地望了眼前的女子一眼。

    南宫浅坦然自若地地直视着他的眼睛,事实上,她又岂会不知他心中的怀疑,只是那个九五之尊的位置,她无心,莫庭烨亦然,不过顺其自然四字罢了。

    “程大人如今所处的位置其实十分有利,不是吗?”南宫浅陌淡淡道。

    程之南微微抿唇,“你是说……内应。”

    南宫浅陌挑眉望着他,眼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除了答应你的条件以外我还有别的选择吗?”程之南有些自嘲地说道。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将我们今日的谈话如数告知于煜王和赵大人,只要你甘心如此被利用,只要他们还相信你。”淡漠的声音略显凉薄,却是在平静诉说着一个不争的事实——

    即便他不去做这个内应,煜王和赵构得知此事后也未必能容得下他,更何况有一个凌惜柔横在中间,他绝无再听之任之的可能!

    “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程之南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眼神定定地望着她说道。

    “你说。”

    他的声音听起来晦涩艰难,仿佛一字一句都用尽了所有力气,“当年的真相……别让她知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