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舅舅归来-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六十七章 舅舅归来

    书房里就这么忽然陷入了沉默,浅黛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于是大着胆子开口问道:“小姐,既然当年的那个人并非程之南,那此事要让霓裳姑娘知道吗?”

    南宫浅陌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道:“她有权利知道当年的真相。”即使她与程之南之间早已覆水难收,可有些事情终究是瞒不住的。

    这时,流云突然在外面敲门,“小姐,将军府来人了!”

    “进来吧!”南宫浅陌应道。

    “小姐,”流云推门进来,回禀道:“曾叔命人来传话,说是辅国公府的两位舅爷带着几位公子从南边回来了,请您回府一趟。”

    南宫浅陌愣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流云见状便知她这是没想起来,于是出言提醒道:“小姐,您的两位舅舅还有三位表哥此刻都已经在府上了,就等您回去呢!”

    南宫浅陌顿时心底一凉:“……”

    完了,上次自己还答应外公去辅国公府看他来着,这下好了,转眼一个多月过去,彻底忘了……

    莫庭烨看她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不由有些好笑,刚刚心里的不悦竟也随之减了几分,“走吧,我同你一起去!”

    南宫浅陌闻言立刻眼前一亮,一双清澈的水眸中似有狡黠的光芒闪过,“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有了莫庭烨在前面挡着,外公和舅舅总不至于太过难为自己了吧?

    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莫庭烨笑道:“是是是,我自己说的,放心吧!”

    颜舞自是留下来照顾舞霓裳,同她们打了个招呼,二人说着便立刻起身往镇国将军府走去,临出门前莫庭烨还不忘回头对墨风嘱咐道:“等上官醒了记得派人送他回府。”

    墨风一愣,“是!”

    主子此举是全然不给靖远侯府留面子啊!不过倒也难怪,谁让靖远侯夫人对霓裳姑娘动手了呢,霓裳姑娘是王妃的好友,得罪了她就是得罪了王妃,得罪了王妃,主子自然不会含糊!

    ……

    镇国将军府客厅中,乌泱泱坐了一大屋子的人,南宫浅陌一进门便感觉到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自己身上,顿觉压力山大。

    只好硬着头皮道:“父亲,母亲……”

    “陌儿回来啦,怎么暄王殿下也来了,快来,这是你大舅舅和大舅母,二舅舅和二舅母,还有这三位都是你的表哥!这次为了你们二人的婚礼特意从南边越州赶回来的!”南宫渊笑着同她介绍了一圈。

    “大舅舅、大舅母,二舅舅、二舅母,三位表哥好!”不待南宫浅陌开口喊人,莫庭烨便十分自觉地上前一一拜见行礼。南宫浅陌只觉得自己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心道这人还真是够自觉的!

    众人皆是一愣,现任辅国公,也就是南宫浅陌的大舅舅夏侯华锋最先反应过来,用挑剔的目光将莫庭烨上下打量了一番,不咸不淡道:“暄王殿下客气了,这声‘大舅舅’叫得还为时过早。”

    早在前些日子老辅国公夏侯凌霄便已向圣上请旨,将辅国公的爵位传给了长子夏侯华锋,眼下二人从南边越州回京,一来是为了承袭爵位,而来也是为了参加自家妹妹唯一的女儿,也就是南宫浅陌的婚礼。

    此言一出,身为二舅舅的夏侯华铮也反应过来,随声附和道:“大哥所言甚是,暄王身份尊贵,我等当不起暄王殿下这声‘舅舅’。”

    一想到这么多年不曾见到这个外甥女,刚一见面居然就要嫁人了,夏侯华铮心里这气儿就怎么都顺不起来!一声不吭地就想拐走了他妹妹唯一的女儿,也要问问他们这些当舅舅的答不答应!

    只见莫庭烨微微一笑,如沐春风,仿佛毫不在意他们话语中的为难,“二位舅舅严重了,长者为尊,这声‘舅舅’也是应当的。”

    南宫浅陌古怪地瞥了他一眼,她发誓,自己从未见过他如此谦逊有礼的模样!

    夏侯华锋和夏侯华铮还欲说些什么,却被自家亲妹子不悦地瞪了回去:“大哥和二哥这是做什么,阿烨哪里就得罪你们了!”

    夏侯华铮顿时瞪大了眼睛,冤枉道:“我……”

    刚要分辨两句却被自家大哥一个眼神摁了回去,只好作罢。一旁的二舅母华氏也忙扯了扯他的袖子,使眼色示意他闭嘴。

    这两位是消停了,可一旁的三位夏侯公子却是不干了,只听得一位身着石青色长衫的年轻公子斜着眼睛道:“听说暄王殿下威名赫赫,天下皆知,想必武功更是不凡,不知可否同我切磋一二啊?”

    三位夏侯公子中,大表哥夏侯翊是夏侯华锋的长子,性子沉稳内敛,秉节持重,因为是辅国公府的长子嫡孙,自然毫无疑问走得是文官的路子,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已经有了几分老辅国公当年的风采。

    至于方才出言挑衅的那位则是二表哥,夏侯华锋的嫡次子夏侯飒,因为上面有个方方面面都无可挑剔的兄长,对于这个次子,夏侯华锋自然也就放任了许多,由着他去军营里胡闹,这些年来倒也让他闯出些名声来,就是这冲动易怒的性子是怎么也不见好。

    再说三表哥夏侯竣,是夏侯华铮唯一的嫡子,自幼聪慧机敏,心思狡黠,其智谋不逊于南宫枫,却生性散漫不羁,成日里满世界乱跑,一年当中能有一个月在家就算是好的了,为此令夏侯华铮夫妇二人不甚头疼。

    此刻,夏侯飒话一出口,还不待莫庭烨回应,便被他母亲,也就是辅国公夫人江氏暗中踢了一脚,只好悻悻地退了回去。

    南宫渊见气氛中火药味儿略重,又接收到自家夫人的眼色,于是轻咳了一声,笑着打圆场道:“大哥和二哥一路辛苦了,咱们不如早些用膳,便吃边聊如何?”

    南宫浅陌自是巴不得如此,连忙出声附和道:“父亲不说我都忘了,我这一大早到现在还不曾用饭,这会儿早都饿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