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巫族幻术-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六十六章 巫族幻术

    能够顺利骗过霓裳,此人不仅仅是易容之术高明,只怕对程之南也是极为了解的 。

    千面却是摇了摇头,这易容之术易学却难精,当今这世上粗通皮毛之人自然大有人在,但要真正做到以假乱真,却是难如登天。

    南宫浅陌见状不由有些失望。

    不想千面仔细想了想忽而又道:“王妃,属下倒是想起一人,或能有此能耐……”

    “是何人?”

    “南暻大祭司西瞳的心腹手下——离影!”

    又是南暻!

    南宫浅陌心中微沉,如果当年冒充程之南的人真的是他,那么赵构与南暻之间定然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只是,西瞳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那么这五年来,暗中与赵构联络的又是何人?沐阳侯府被满门抄斩的时候,赵构又为何没有任何行动?

    心中的疑问一个接一个地涌了上来,南宫浅陌的眉心越皱越紧,总觉得仿佛有什么在引导着她越陷越深,所有的事情都指向了南暻,但又到了南暻而戛然而止,种种迹象夹杂在一起,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古怪……

    “陌儿,”莫庭烨刚从宫里出来,就听说靖远侯夫人来府上闹过了,于是连忙赶了回来,连朝服都来不及换便直奔书房而来。

    南宫浅陌抬头望着他:“宫里的事情处理完了?”

    “嗯,是和亲公主的事。”莫庭烨心不在焉地答道。

    “和亲?”南宫浅陌皱眉,怎么突然要和亲,南暻的轻羽公主不是意外身亡了吗?其余两国不曾听说有适龄的公主啊!

    莫庭烨却并没有在意这些,只是抓着她一脸紧张兮兮地关心道:“陌儿,你没事吧?”虽然心知一个靖远侯夫人还不至于将陌儿怎么样,可他就是忍不住地担心。

    南宫浅陌一头雾水地望着他:“我?我能有什么事,不过这位靖远侯夫人确实是有些……罢了,你先看看这封信吧!”说着便将手里的信递给了他。

    莫庭烨接过信来一瞧,顿时阴沉了脸,冷声道:“居然把手都伸到我暄王府上来了,真是好得很!”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让探子混进了府里,此时此刻他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墨风!去把昨夜在客院里伺候的人全都给我仔仔细细地盘问一遍,务必要把那个人给本王揪出来!”

    “是!属下这就去办!”见自家主子脸色不善,墨风半点不敢耽搁,立刻领命而去。

    南宫浅陌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涉及的恐怕不止是靖远侯府,赵构之所以选择程之南做女婿,这其中的内情远非我们看到的那样简单。”说着便把刚才浅黛和千面所禀告的话又同他解释了一遍。

    莫庭烨听罢微微凝眉,却是道出了另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秘辛:“五年前落水的人不是赵语嫣,而是赵雨柔!”

    “什么?你是说如今的睿王侧妃赵雨柔?!”南宫浅陌惊讶不已,旋即便想到:“可是当时赵雨柔已经同睿王定下婚事了?”

    莫庭烨点头,眼里浮起一抹赞赏,这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所在,他的陌儿果然聪慧过人!

    浅黛却是并未听懂二人话里的机锋,不解道:“这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落水的既然是赵雨柔,怎么订婚的却成了赵语嫣?”一旁的千面也是一头雾水地望着自家主子。

    南宫浅陌见状不由笑了:“其实也不难理解,你想想,当初赵构与睿王府联姻在即,若是将此事牵扯出来赵雨柔岂非名声受损?虽说是侧妃,可睿王又怎会纳一名坏了名声的女子!权衡之下,把赵语嫣许给程之南才是压下此事的最好选择。”

    “原来是这样!”浅黛恍然大悟,继而却又疑惑道:“可要是这么说来,那赵语嫣对程之南应该是恨之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因为嫉妒而对霓裳姑娘动手?”若非此事,赵语嫣大可寻一位世家公子做夫婿,岂不比寒门之子要合她心意得多?

    “她与程之南的婚事木已成舟,即便是心里再不喜欢,以赵语嫣那不可一世的性子,又怎么容得下程之南心里挂念着旁人?”南宫浅陌语气淡淡,嘴里却无不讽刺地说道。这世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人,明明自己毫不在意的东西哪怕是毁了也不愿意成人之美!

    转而又望着千面问道:“你可知这个离影是什么来历?”刚才正说着此事,却因莫庭烨的回府而被扯开了话题。

    不待千面开口便听着莫庭烨说道:“离影此人精通的不仅仅是易容术,更准确地来说,是南暻巫族的一种幻术。”

    “幻术?”南宫浅陌重复了一遍,只觉得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快得抓不住。

    “不错,幻术比易容术高明之处就在于它能让对方真切感受到被幻化者的存在,且一举一动都与真人一般无二,甚至可以说是毫无破绽,唯有一样——不能碰朱砂,否则便会立刻失效。”莫庭烨仔细解释道。

    南宫浅陌沉默了片刻,忽而想到自己当初在南暻皇陵中用来克制蟠龙机关的红色碧玺手串,不由问道:“这所谓的幻术与摄魂可有关联?”

    提到摄魂,莫庭烨眸光微动,心中莫名慌了一下,却还是如实道:“二者同出一脉,皆是南暻巫族不外传的秘术,只是摄魂的力量更强,一不小心就会惑乱人的心神,因而被世人称作邪物。”

    既然是邪物,那母亲给自己的那副红色碧玺手串又是何来历?是夏侯家与南暻有些渊源,亦或是母亲她曾认识南暻巫族的什么人?南宫浅陌眉宇间划过一缕深思,看来要找个机会仔细问问才是。

    “陌儿怎么突然问起这个?”莫庭烨似是不经意地问着,眼神却始终落在她身上,细看之下竟似带着几分担忧与不安——五年前陌儿以身犯险进南暻皇陵,要寻的便是这摄魂……

    南宫浅陌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忽然想起来随口问问罢了。”

    见她不愿多说,莫庭烨眸中不免黯了黯,也不再开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