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匿名之信-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六十五章 匿名之信

    “那封信现在何处?夫人可带来了?”南宫浅陌眸色一紧,盯着她问道。

    昨日回到王府后,莫庭烨就下了封口令,上官子谦受伤一事不得外传,可这才不过一夜过去,竟然就有人送信到靖远侯府,还正好挑了靖远侯和莫庭烨都不在府上的时候,其用意不可谓不深哪!

    “在这里!”靖远侯夫人冷静下来也察觉到事情不对,堂堂暄王府要保密的消息怎会随意传了出去,这其中定是有诈,只是当时自己太过担心谦儿,这才没有细想。于是忙从袖中将信取出来递给了她。

    南宫浅陌接过信来仔细瞧了一遍,心中渐渐形成了一个大致的猜测,哼,她倒是小瞧了这个赵构,动作真是够快的!只怕赵语嫣一回府他便早已派人在暄王府外守着了吧?

    “这信可有什么不妥?”靖远侯夫人不解地问道。自己也瞧了这信,上面没有落款,用的是最普通的信纸,就连字体也是最普通不过的官字,实在是没有什么能够分辨出对方身份的信息。

    “夫人这信可否暂时放在我这里?”南宫浅陌并未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靖远侯夫人愣了愣,却是毫不犹豫地说道:“将军既然想留那便留下好了,左右谦儿已经没事了,本夫人留着这信也是无用。”

    “如此便多谢夫人了!”南宫浅陌将信收了起来,对她道:“不出意外的话,上官应该今日午后便能醒来,夫人切莫着急。”

    靖远侯夫人闻言不由松了一口气,看着她的目光里也带了几分感激。

    “我还有事,就不在这里同夫人说话了,失陪!”南宫浅陌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对她说道。

    “将军请便!”

    ……

    出了客院,南宫浅陌便唤来青风吩咐道:“去帮我查一下五年前右相与睿王联姻的事情,事无巨细,我要全部知道!”

    “是,小姐放心!”青风立刻领命而去。

    浅黛从外面进来,贴近了她低声道:“小姐,五年前霓裳姑娘的事情有眉目了!”

    “随我去书房。”南宫浅陌目光敛了敛,吩咐了一声,便抬脚朝王府书房走去。浅黛立刻跟上。

    墨痕在书房外面,见着南宫浅陌前来,立刻十分殷勤地笑着替她开门,“王妃请!”虽说书房是王府重地,没有主子的命令不得靠近,可那是对别人,王妃自然不在这个范围之内了。

    看着他笑得一脸谄媚的模样,浅黛一脸嫌弃地冲他翻了个白眼,从他面前路过时狠狠踩了他一脚,“出息!”

    “嗷!”墨痕立刻疼得瓷牙咧嘴地对南宫浅陌委屈道:“王妃,浅黛欺负人!”

    “很委屈?”南宫浅陌凉凉瞥了他一眼,“那我让她去‘欺负’别人?”

    “咳咳,那个,属下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说。”墨痕立刻噤声,然后若无其事地替她们关上了门。

    书房里,南宫浅陌正色道:“五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以前不去查是尊重霓裳的**,可现如今事关她的安危,她不得不慎之又慎。

    “回小姐,五年前,霓裳姑娘被卖到青楼的时候,程之南确实在淮安城,因为当时他是跟随睿王一同秘密前去的,故而外界均以为他还在上京,至于霓裳姑娘见到的那个人……恐怕也不是真正的程之南……”浅黛沉声说道。

    果然如此!南宫浅陌心底猛地一震,照这样说来,那个冒充程之南的人背后又是受谁指使的呢?

    “当年程之南高中探花后可与赵构有过接触?”

    浅黛摇了摇头,道:“这倒没有,据称,程之南是先得了睿王的赏识,而后通过睿王的引荐才认识了赵构并与赵语嫣定下婚约的。”

    南宫浅陌眉心紧锁,这倒是奇了怪了,程之南确实是当年金榜题名炙手可热的探花不错,可他前头到底还有一个状元和榜眼,怎么偏他得了睿王和赵构的赏识?

    “但是阁中查到的消息却是,当年的琼林宴上,程之南曾救过落水的赵语嫣一命,所以赵语嫣才会对他倾心。”似是看出了她的疑问,浅黛接着说道。

    对他倾心?南宫浅陌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她可没看出来赵语嫣对程之南有多“倾心”,打从心底里看不起他倒是真的!

    “对了,阁里还查到,当年程之南初入上京,曾开罪过煜王殿下,或许就是因为这个睿王才会想要拉拢他?”浅黛忽然想起来,猜测道。

    “煜王?”南宫浅陌的手指搭在书案上轻轻敲着,陷入了沉思,煜王,程之南,赵构,睿王,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几个人之间必然有着不为外人所知的牵连。

    正在这时,书房外传来墨痕的声音:“王妃,千面求见!”

    “进来吧!”

    千面推门进来,朝南宫浅陌恭敬地福了一礼:“千面见过王妃!不知王妃找属下可有何吩咐?”

    南宫浅陌直接开门见山道:“你的易容之术师承何处?”

    千面愣了愣,似是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南宫浅陌见他迟迟不语,便道:“我并非是对你的师门感兴趣,你若是为难……”毕竟很多隐世高人是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名姓,这一点她自然能够理解。

    “王妃误会了,属下并无为难之处,属下的易容之术是跟老楼主学的。”千面连忙答道。

    “老楼主?你是说血刹楼的老楼主,莫庭烨的师父?”南宫浅陌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她记得这位老楼主似乎与现代有些瓜葛,当初墨风几人跟踪自己被识破时,自己便看到了与现代极为相似的追踪侦察技巧,却不想他竟然还精通这易容之术,要知道此法在现代可是已经失传了的,所谓的易容不过是高明的化妆术而已。

    千面点头,“正是,老楼主曾经说过易容之术需要天赋,不是谁都能学的,承蒙老楼主不弃,属下这才习得了这项本事。”

    “那你可知,这世上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谁懂这种易容之术,且水平不输于你的?”南宫浅陌接着问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