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两不相欠-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两不相欠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同本夫人说话!”靖远侯夫人顿时被激怒了,顾不得身份矜持,指着颜舞的鼻子破口骂道。

    “靖远侯夫人好大的威风!”南宫浅陌一步一步走近,将舞霓裳从地上慢慢扶起,语气淡淡的说道。

    此刻她的脸上异常平静,看不出丝毫怒容,然而熟悉她的人却都知道,她这是动了真怒了!

    靖远侯夫人见她气质不俗,沉稳冷静,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势,不由仔细打量了她一番,像是在猜测她的身份。

    “夫人不必猜了,”南宫浅陌淡淡道:“在下不过区区正二品将军,想必也是入不得夫人的眼的。”

    那靖远侯夫人闻言顿时脸色一变,难看得很,“原是胥扬将军!”

    南宫浅陌看了一眼屋子,“夫人不打算关心一下世子的伤情吗?”这话便是暗指她只顾着闹事而不理自己亲生儿子的死活了!

    靖远侯夫人心中不悦,却也知道眼下这位胥扬将军,未来的暄王妃是得罪不得的,只得忍气道:“你又怎知本夫人没有去看过谦儿!就为了救这么个女人,谦儿险些将命搭上,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本夫人还不能问两句了吗?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南宫浅陌却没有搭话,只是推门进去替上官子谦诊脉,靖远侯夫人也跟了进来,看见躺在床上生死未卜的人,眼泪就直往下掉,将司琴的手臂抓得生疼。

    又探了探他的额头,南宫浅陌这才起身,对靖远侯夫人道:“世子已经脱离危险了,夫人大可放心。”

    “谦儿!”靖远侯夫人喜极而泣,激动得哭了出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床前,小心翼翼地轻抚着儿子苍白的脸庞,此刻的她就只是一个担心儿子的母亲而已,再不提旁的什么。

    南宫浅陌见状心下微沉,本以为经此一事,能让上官和霓裳二人之间的感情更进一步,倒是忽略了这位靖远侯夫人对舞霓裳的成见,眼下此事怕是好坏参半了。

    见她一时半会儿难以平复下来心情,南宫浅陌转身去了隔壁。

    流云和颜舞刚刚扶着舞霓裳躺下,见她前来,便道“小姐,流云去取些冰块来。”

    “去吧,顺便再取两个煮熟的鸡蛋来。”南宫浅陌点点头,说着便上前去查看舞霓裳的伤势。

    只见她脸色苍白如纸,偏生脸颊上那个巴掌印鲜红刺目,南宫浅陌不免有些窝火:“你就不知道躲一躲?!”这么多人在院子里,只要她自己不出房门,她就不信靖远侯夫人能闯进去!

    “这是我欠他的。”舞霓裳微微垂下了眼帘,神情淡淡。

    “你!”南宫浅陌被堵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叹道:“你可知他为你做这些并不是要你欠他什么?”

    舞霓裳却是牵唇一笑:“那又如何,靖远侯夫人的态度你也看到了,我不觉得自己有那个本事让他在我和他母亲当中选择我,更不想他因我而背负起不孝的骂名!两不相欠,于我于他便已是最好的结果。”

    坠崖的那一刻,看到他为了救自己不惜以命相博,说心里没有半分动容那是假的,可感动归感动,现实归现实,这一点她分得很清楚。

    “等他醒来你打算如何?”南宫浅陌叹气道。

    “我照常过我的日子,该如何便如何。”舞霓裳平静道。只是垂下的眼眸中似有万千情绪交杂,最终却归于平静。

    南宫浅陌闻言一时间沉默不语,她原是想着借此机会撮合这二人,可那靖远侯夫人……

    说话间流云已经取了冰块和熟鸡蛋来,小心地替舞霓裳敷着。

    “抱歉,我家小姐此刻正忙,没工夫见不相干的人!”颜舞在门外冷冷说道。

    南宫浅陌闻言问道:“颜舞,什么事?”

    不待颜舞回应,司琴的声音便抢先一步响了起来:“胥扬将军,奴婢司琴,我家夫人有事求见!”

    颜舞冷冷瞪了她一眼,“原来这就是你靖远侯府的规矩,我今日倒算是见识了!”

    司琴脸上不大好看,却也不知该如何反驳争辩。

    南宫浅陌开门出来,淡淡看了她一眼,“走吧!”

    靖远侯夫人等在客厅里,见南宫浅陌前来似是想要起身相迎,但不知为何却又坐着没动。

    “世子的伤已经无碍了,夫人若是不放心,可以派人将其接回府上调养。”南宫浅陌淡淡道。

    靖远侯夫人脸上浮起一抹难堪,“将军怕是有些误会……”

    “是吗?我以为霓裳脸上的巴掌印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南宫浅陌丝毫没有给她留面子的打算。

    果然,靖远侯夫人的脸上五颜六色的,讪讪道:“本夫人当时也是一时情急,再者说了,谦儿因她重伤昏迷是事实,我便是做了什么也是在情理之中不是吗?”

    南宫浅陌冷笑一声,“夫人这话我可不敢赞同,说句不好听的,霓裳可没求着世子救她,再者说了,就算霓裳她欠了世子一条命,却并不曾欠夫人什么,夫人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找霓裳的麻烦,不知世子会如何作想?”

    “你!”靖远侯夫人被噎了一下,脸上有些薄怒,“将军这是在拿谦儿来威胁本夫人吗?”

    “呵呵,夫人这话就说错了,”南宫浅陌轻轻抿了一口茶,不紧不慢地道:“威胁这种没有实际成效的办法我从来都不用!”这话说得狂妄,然而却恰恰将靖远侯夫人堵得一句话都没有。

    到底是上官的母亲,看着她愈发难看的脸色,南宫浅陌觉得差不多了,转而说道:“夫人放心,霓裳对世子并无任何心思,我自然也不会多事,倒是有一事想请夫人解惑。”

    靖远侯夫人的脸色稍缓,“将军请说。”

    “不知夫人是从何处得知世子身受重伤的消息?”南宫浅陌放下了茶杯,直言问道。

    靖远侯夫人先是一愣,而后便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此事说来也怪,是今日一早,有人往府上递了一封信,信上言称谦儿命在旦夕,要我速去暄王府见他最后一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