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出言试探-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六十二章 出言试探

    见赵构动了真怒,赵语嫣这才觉得有些怕了,却还是梗着脖子道:“就算是我杀了她又如何,总归又没人知道是我干的,只要程之南不说,他们又怎么会查到我身上!”

    赵构死死瞪了她一眼,心中却早已转过了不知多少回,阴沉着脸问道:“之南当时有何反应?”

    “还能如何,不过是白喊了两声,就送我回来了,倒是看不出有什么伤心的,想来对那个贱人也不过如此。”赵语嫣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说道。

    “老爷,不如请之南过来,好好叮嘱一番?”赵夫人试探着问道。

    赵构抚着胡须,既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只是精明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深思,程之南的心思,他确实有些猜不透……

    “老爷?”赵夫人忍不住再次出声询问。

    赵语嫣却是毫不在意地说道:“程之南他敢胡说八道试试?”在她眼里,程之南就是仰仗同赵府的权势才有了今天的官位,因而自然是打心眼里瞧不起他的。

    赵构闻言却是狠狠剜了她一眼,“来人,去请程大人来一趟!”

    南宫浅陌一回府便直接来到了流嫣阁,南宫浅汐身边的丫头烟柳见到她不由眼神闪了一下,旋即笑道:“这么晚了,二小姐怎么来了?”

    南宫浅陌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我来看看四妹妹,怎么,可是有什么不方便的?”

    “瞧二小姐这说的是哪里话,二小姐能来看我们小姐,我们这些做下人的自然是高兴欢迎的。只是今日有些不巧,我家小姐受了惊吓,刚喝了大夫开的安神汤,已经睡下了,所以……”烟柳眼神转了转,故作为难地说道。

    “是吗?那我更要去看看了!”南宫浅陌语气淡淡却是不容置疑地说道。

    说着便往里走去,烟柳忙要拦住,却被流云不着痕迹地挡下,笑道:“主子们有话要说,你我又何必凑上去呢!”

    烟柳无法,只得高声朝里面喊道:“小姐,二小姐来看您了!”

    流云不由笑望着她,“烟柳姑娘这么大声,听着倒像是在提醒什么似的,就不怕吵醒你们四小姐?”

    烟柳闻言脸色一僵,悻悻地道:“总是要通传一声的。”

    流云淡淡睨了她一眼,自是笑而不语。

    却说南宫浅陌这厢打起帘子进了内室,便瞧着南宫浅汐有些慌乱地抓起被子躺在床上,见她进来扯出一抹僵硬的笑意来:“二姐姐怎的有空来了我这里?”

    南宫浅陌却是没有立刻答话,一双犀利的眸子只那么不咸不淡地看着她,那眼神像是要将她看穿似的,南宫浅汐莫名感到一阵紧张,几乎是下意识地躲闪着她的目光。

    “二姐姐也不说话,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听说四妹妹今日的马车出了点状况?可有大碍?”南宫浅陌用不疾不徐的语气问道。话里话外听不出任何的不妥,然而就是这样才更今南宫浅汐心里感到没底,摸不清她到底猜到了多少……

    只好勉强答道:“劳二姐姐挂心了,汐儿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不当紧的。”

    对于她的回答,南宫浅陌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却道:“四妹妹可是同赵语嫣相熟?”

    南宫浅汐心里咯噔一下,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与寻常一般无二,“倒是同赵二小姐在宴会上说过几次话,却也算不得多熟悉,二姐姐怎么问起这个?”

    “没什么,”南宫浅陌微微一笑,表情有些高深莫测,“我一个朋友不小心得罪了赵二小姐,想着若是四妹妹同她相熟的话也好替她求个情,毕竟是天子脚下,闹得太过分了可不好收场。”淡漠平静的语气,却仿佛暗藏着无尽的威压,让人不寒而栗。

    南宫浅汐脸上的表情一会青一会白的,捏紧了床单,强自镇定道:“二姐姐说的是,想来赵二小姐也不会无缘无故去为难别人的,二姐大可放心。”

    “你既喊我一声‘二姐’,我便有一句话赠与你——这里毕竟是皇城天子脚下,王子犯法当与庶民同罪,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最后一句话,南宫浅陌说得极轻,贴近了南宫浅汐的耳朵,仿佛在预言着什么似的,令她冷不防地出了一身的冷汗,心惊肉跳。

    “好了,这么晚了,就不打扰四妹妹好生休息了,改日再来看你。哦对了,这**金疮药疗效不错,四妹妹自可留着以备他日之需。”南宫浅陌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自然不愿多待,从袖中取出一个玉白小瓷**来朝一旁小几上一放,转身就走了。

    ……

    南宫浅陌走后,烟柳连忙关上门,一脸后怕地走了进来:“四小姐,二小姐她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就算她猜到了,没有证据,她也不能拿我怎么样,我没有错,我只是为了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至于那个舞霓裳,就只能怪她自己命不好了!”南宫浅汐死死盯着桌子上摆放的那**金疮药,语气阴沉地说道。

    没错,今日马车失控一事就是她自己一手导演的,为的就是配合赵语嫣抓住那个叫做舞霓裳的女人,赵语嫣答应了她,事成之后一定会让她进睿王府做侧妃!

    她当然知道赵语嫣不见得有这个本事,但是她的长姐赵语柔可就不同了,赵雨柔是睿王府正妃之下唯一的侧妃,只要有了她的引荐,自己一定能够博得睿王殿下的青睐!

    届时,又何愁不能将南宫浅歌还有南宫浅陌二人踩在脚下!

    南宫浅汐如是想着,眼前仿佛已经看见了自己风光嫁入睿王府的画面,嘴角微微扬起,神情高傲而矜贵,刚才被南宫浅陌一个眼神吓得方寸大乱的情形完全被她抛之脑后!

    “小姐,刚才四小姐明显是心虚了,为何不继续问下去?”流云十分不解地问道。

    南宫浅陌边走边道:“她不过是被人当了抢使而不自知罢了,况且就算她承认了,没有确切的证据,赵构他照样有本事保赵语嫣全身而退,如此,我又何必同她浪费那个口舌!今夜之所以来这一趟,不过是为了证实我心中的一个猜测罢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