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阴谋骗局-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六十一章 阴谋骗局

    南宫浅陌叹了口气,道:“石笋上粘连了不少极为细小的碎石子,我虽然已经尽力将它们清理出来,却难保不会有遗漏,再加上现在正值盛夏,天气闷热,一旦伤口溃烂发炎……”

    这个时代又没有青霉素一类的消炎药,若是伤口真的感染了,她也无能为力!

    莫庭烨闻言沉默了一瞬,他当然知道伤口发炎的严重性,可如今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看出南宫浅陌脸上难掩的疲倦,不由一阵心疼,忍不住出言轻声安慰道:“上官这小子向来命大,不会有事的!”

    “但愿他能够挺过今晚,只要过了今晚,这条命便算是真正捡回来了。”南宫浅陌勉强点了点头,心中用上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如今也只有祈祷上官的运气足够好了。

    “今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怎么就突然去了归兮崖?”莫庭烨倒了杯茶递给她。

    南宫浅陌顿时周身一寒,冷声道:“赵语嫣把人绑去了归兮崖,送信给程之南,要他只身前往,我和上官本想着从崖底上去,以作接应,不想却还是晚了一步,还未上到崖顶,霓裳就已经摔了下来。”

    说着眸光中划过一抹冰冷入骨的寒意,赵语嫣,她一定会让她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

    “小姐,”颜舞忽然开口,“颜舞去仔细检查了那驾马车,发现那马掌上钉着的马蹄铁被人动了手脚,跑不了不久就会有铁钉刺入马掌内,马车出事是必然的。”

    南宫浅陌眸色一寒:“是什么人动的手?”

    “是四小姐身边的丫头烟柳命人做的。”颜舞答道。

    “那也就是说,此事是我这个四妹妹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了?”南宫浅陌似笑非笑地说道。

    “去查查,四小姐这几日都见过什么人,尤其是和赵府有关的,一个都不要放过!”南宫浅陌冷声吩咐道,“另外,让阁里的人去查查,五年前的这个时候,程之南在什么地方,同赵构之间又有什么瓜葛。”

    “是!”颜舞领命而去。

    莫庭烨却是眉头一皱,道:“陌儿是在怀疑什么?”

    南宫浅陌盯着茶杯里面起起伏伏的茶叶,若有所思地说道:“是有一些猜测,但还不能确定。”

    “对了,千面这些日子在哪儿?”南宫浅陌话锋一转,突然问道。

    莫庭烨愣了一下,“在外面替我办事,怎么,你找他有事?”无缘无故地,陌儿怎么会提起千面来?

    “方便的话能让他尽快回来一趟吗?我有要事问他。”南宫浅陌直直望着他道。

    “当然,我这就派人召他回来。”莫庭烨当然不会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嗯。”南宫浅陌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思绪一时间纷杂异常,如果,如果事情真的是她猜想的那样,那么赵构此人就真的该死了!

    莫庭烨轻轻用手抚平她紧皱的眉心,温声道:“好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早些休息吧,这里我自会安排人照顾好,一有情况就通知你。”

    南宫浅陌点点头,却是道:“我要先回府一趟。”今夜上官这里定是离不开人的,但有些事情她必须亲自了解一下。

    对上莫庭烨不解的目光,只听她语气淡淡道:“四妹妹马车失控受了伤,我这个做姐姐的怎么也得回去探望一二。”

    莫庭烨闻言顿时眼中划过一抹了然,温声笑道:“快去快回,我让厨房备上饭菜等你回来。”这话说得可就相当暧昧了。

    “嗯。”南宫浅陌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心中却是划过一抹莫名的暖意。继而对上后者满含笑意与温情宠溺的目光,竟觉得心中突然漏跳了几拍,连忙逃也似的转身离开了。

    望着她略显凌乱的步子,莫庭烨满意地够了勾唇,陌儿,还有一个月,你就是反悔也来不及了!

    ……

    赵府。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赵语嫣捂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这个从小到大没动过自己一根手指头的父亲,眼眶中顿时蓄满了泪意:“爹,您竟然打我?!”

    “老爷,您这是干什么,嫣儿做了什么事值得你这般大动干戈?”赵夫人连忙上前护着赵语嫣,嘴里不满地抱怨着。

    赵构怒瞪着她,脸上布满了雷霆之怒:“打的就是你!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你平日里嚣张跋扈也就罢了,为父都可以惯着你,可你看看你今日都干了些什么?啊?!”

    “不过是一个青楼的贱人罢了,死了就死了,能有什么打紧的?”赵语嫣不服地顶了回去。

    “你!”赵构气得发抖,怒声叱道:“无知妇人!”

    这次换赵夫人不悦了,冷声嘲讽道:“嫣儿哪里就说错了,那个贱人本就是一个不要脸的破鞋,竟然还敢勾引咱们赵府的姑爷……”

    “你给我闭嘴!”赵构砸了手中的砚台,墨汁溅的满地都是,“舞霓裳的确只是一个青楼花魁不假,可你也不看看,她背后都是些什么人!在上京城这寸土寸金的地界上,醉欢阁能立得住脚,你当它背后的主子是个简单的?”

    “且不说那一干达官贵人对醉欢阁的推崇,单是那新晋的胥扬将军还有靖远侯世子,哪一个是好惹的?!你信不信,舞霓裳今日死了,明日御前就会有一堆参奏老夫教女不严的折子摆在陛下面前!”

    赵构雷霆大怒地训斥道,眸子里俱是熊熊怒火,看着赵语嫣的目光中更是布满了失望,这个女儿实在是被宠坏了,原以为只是脾气坏了点,不想却是半点儿脑子都没有!

    “那,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呀?”赵夫人急了,扯着赵构的袖子道:“老爷,你倒是说句话啊!”

    “哼!你问我?我还想问谁呢?”赵构恨不得没生过这个女儿,五年前就惹了那么大的一个篓子,还好有煜王殿下出手相助,否则程之南又岂能答应与赵府的婚事!

    本想着把她嫁入程府以后能够替自己好好笼络住程之南的心,谁成想还没过门就闹了这么一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