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舍命相救-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六十章 舍命相救

    “上官,抓住下面那棵树!”南宫浅陌急忙大声喊道。这下面可与笀川无溟崖的崖底不同,那里好歹还有一汪寒潭,这下面可是结结实实的一堆乱石堆!

    上官子谦闻言立刻一手揽着舞霓裳,腾出一只手来去抓那枝干,不想二人的冲击力太大,竟生生将那枝干给撞断了!

    南宫浅陌眼皮跳了两下,咬了咬牙,把绳索往自己腰上一缠,纵身一跃也随之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取下腰间的另一道带着钩子的绳索,使了内力楔入上面一块凸出来的巨石中,又将另一头朝那二人抛去:“上官!接着!”

    上官子谦一把抓住了绳索顺势往自己手臂上绕了几圈,堪堪止住了二人下坠的速度,松了一口气,这才小心翼翼地端详着怀里的人儿,“霓裳,霓裳你醒醒!”

    南宫浅陌顺着绳索落到他们身旁,对他道:“先别管这么多了,这里离崖底还有一半的高度,咱们先安全下去再做打算!”

    上官子谦点点头,正要说话,却见缠在手臂上的绳索猛地晃了一下,“不好!”

    只见下一刻绳索便从巨石上脱落,二人再次往崖底跌去——

    **!南宫浅陌简直要骂人了,从这半山崖上掉下去虽不致命却也足够摔个半死不活了!更何况霓裳她现在还在昏迷当中……

    来不及多想,南宫浅陌以最快的速度往崖底飞去。

    上官子谦将舞霓裳紧紧护在怀里,一手努力地去抓岩壁上的凸起物,试图以此来减缓二人急速下坠的速度,可奈何这归兮崖的岩壁浑若刀削,根本就没有可以攀附之物,上官子谦的手上倒是被岩壁上的利石给划得血肉模糊。

    突然,上官子谦瞳孔猛地一缩,只见二人正下方恰恰立着一片尖锐凸起的石笋,然而此刻却已经来不及借力往别处落地了,上官子谦一个用力转身将舞霓裳往一旁抛去,自己却是收到了反冲力,直直落在了那片石笋上!

    “上官!”南宫浅陌从崖上顺着绳索落下,急急朝他飞过去。

    “别,别管我,”上官子谦胸腹处被尖锐的石笋刺穿了好几个血窟窿,此刻正汨汨地往外涌着鲜血,此刻他不断地喘息着,指着一旁的舞霓裳道:“快,快去看看霓裳怎么样了?”

    南宫浅陌凝眉不语,抬手封了他周身几处大穴,勉强减缓了鲜血涌出的速度,又将随身携带的金疮药洒在伤口处,这才道:“你再撑一会儿,莫庭烨应该很快就到了!”好在他们来之前一路上都留下了特殊记号,莫庭烨看到后应该会立即带人赶过来。

    说着便急忙去查看舞霓裳的伤势,只见她的身上伤痕累累,几乎无一处是完好无损的,幸而方才摔下来时上官子谦用自己的身子替她卸去了绝大部分力道,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样了?”上官子谦虚弱地问道,语气中俱是难掩的焦急与担忧。

    “放心吧,她暂时无碍。”南宫浅陌给她服下了一颗清心丹,护住她的心脉,身上鞭伤太多,这里荒郊野岭的,她也不好替她清理伤口,只得将她扶到一个干净之处躺下。

    又对上官子谦沉声道:“我现在必须把石笋从你伤口中拔出,否则照这样流血下去,你撑不了多久。”

    听说舞霓裳性命无碍,上官子谦顿时松了一口气,嘴角扯出一抹笑来:“没事就好,你动手吧,我忍得住!”

    南宫浅陌点了点头,抬手凝聚了一股内力,慢慢地靠近那几株石笋,只见她掌心猛地一收,随着上官子谦极尽隐忍地闷哼一声,几株浸着鲜血的石笋被拔了出来,与此同时,又有大股大股的鲜血喷涌而出!

    南宫浅陌立刻给他服下一颗补血聚气的药丸,又用金针替他止血,半盏茶的功夫过去,总算勉强止住了不断涌出的鲜血,然而此刻的上官子谦早已是脸色苍白无力,却还是惦记着舞霓裳的安危,亦真亦假地笑道:“她身上的鞭痕不会留疤吧?”

    擦了擦头上的汗,南宫浅陌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给他,“先保住你这条小命再说吧!”

    扯了扯嘴角,到底是失血过多,上官子谦终于撑不住昏了过去。

    “陌儿!”正在这时,莫庭烨带着墨冰赶了过来,一把把她搂进怀里,从上到下检查了一遍,见她没受什么伤,终于放下心来,“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天知道当他看到陌儿身上大片大片的血迹时,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南宫浅陌推开他,没好气地骂道:“我能有什么事,真正有事的是你兄弟好不好!”

    莫庭烨这才注意到一旁浑身是血已经陷入昏迷的上官子谦,顿时心底一沉,急声道:“上官这是怎么回事?”

    “英雄救美。”南宫浅陌言简意赅地答道。

    莫庭烨闻言嘴角不由地抽了两下,心道这小子可以啊,虽说兵法上一窍不通,但这苦肉计用的倒是不错!

    饶是知道有陌儿在他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但看着地上那一大片殷红的血迹,还是忍不住一阵心惊,担心道:“陌儿,他……”

    “放心吧,有我在暂时还死不了!”南宫浅陌直接给他吃下了一记定心丸,“不过还是要赶紧回去清理下伤口,否则要是感染了可就麻烦了!”

    莫庭烨自是心知问题的严重性,也不多耽搁,立刻吩咐人将两人抬了回去。

    暗夜的帷幕渐渐落下,空寂的夜空中无星无月,不见半分光亮,却恰恰掩盖了所有的肮脏与丑陋。

    此刻,暄王府客院中一片灯火通明。

    “陌儿,情况怎么样了?”南宫浅陌一出来,莫庭烨便急急上前问道。颜舞也眼巴巴地望着她,神色间布满了担忧和焦急。

    南宫浅陌揉了揉眉心,低声道:“霓裳的伤没什么大碍了,接下来一段时间只需好好静养即可。倒是上官有些麻烦……”

    “怎么说?”莫庭烨心中微沉,不由凝眉问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