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生死相随-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五十九章 生死相随

    那侍卫闻言立刻转身去拿了一条鞭子,“啪!”的一声抽在了舞霓裳身上,只见那青碧色的裙衫上立刻又多了一道血痕,斑斑驳驳的血迹混杂在一起,几乎分辨不出原有的模样。

    舞霓裳皱了皱眉头,有气无力地嘤咛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程之南赶来时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一瞬间只觉得心口抽痛到几乎窒息,双手紧紧握起,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按耐住想要杀了赵语嫣的冲动。

    强自扯出一抹笑容来,程之南听见自己说道:“不知二小姐找之南前来所为何事?”

    赵语嫣不紧不慢地笑了,“倒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前几日这个贱人得罪了本小姐,照规矩本该杀了她也不为过,只是本小姐忽然听人说,她与之南你似乎是旧识,所以就只好麻烦你亲自来一趟了。之南不会怪我吧?”

    程之南脸上的神情僵硬了几分,却还是强忍着陪笑道:“二小姐多虑了,之南……并不认识此女!”他很清楚,此刻但凡是自己露出一丝一毫的不忍与担忧来,惜柔她都必死无疑!

    “是吗?”赵语嫣摸了摸手上染的鲜红欲滴的蔻丹,语气高深莫测地说道,“听说这归兮崖下有不少亡灵冤魂,掉下去必死无疑。既如此,那不如就由之南你亲自动手,替本小姐送她一程如何?”

    程之南猛地抬头看向她,眼底一片凛然血红之色,紧握着的手心甚至已经掐出血来。

    “怎么,之南你心疼了?也是,这么一个大美人,又与你的故人长得颇为神似,舍不得动手也是应该!”赵语嫣忽而勾唇笑道,只那眼里俱是无尽的毒辣寒意。

    程之南深吸了一口气,不动声色道:“二小姐这话是听谁说的,之南并不认识她,此女的长相也不过是同之南的远房表妹有那么两分相像罢了!”

    “是吗?那看来倒是下人们言过其实了呢!”赵语嫣无不讥讽地说道。

    突然,她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来,嘴角勾起一抹诡谲的笑意,眼看着那透着寒光的刀刃一点一点逼近绳索,程之南终于忍不住了,大声道:“等等!”

    “怎么?舍不得了?可是怎么办呢,本小姐今日偏就想要她的命!”赵语嫣望着那个奄奄一息的人儿,一边把玩着手中的匕首,一边故作为难地说道。

    程之南走上前去,从她的手里接过匕首,“这样的事还是不劳二小姐亲自动手了,免得脏了手,交给之南就好。”

    “好啊,既然你这样说了,本小姐当然要给你这个面子!”赵语嫣终于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程之南握着手里的匕首,只觉得似有千斤重,他一步一步地缓缓靠近那道绳索,猝不及防对上舞霓裳那双冷漠嘲讽的眸子,心中顿时抽痛了几分,望着她的眼中似有千言万语,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得。

    “呵!”只听得舞霓裳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嘴里无不讥嘲道:“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我舞霓裳祝你们百年好合,断子绝孙!”

    “放肆!你这个贱人!”赵语嫣怒声喝道,立刻一把从侍卫手里夺过鞭子,目光阴狠地望着她,“啪!”又是一鞭子抽在她身上。

    然而舞霓裳却只是闷哼了一声,嘴角的嘲讽愈发明显了,仿佛赵语嫣所做的一切在她看来都是无关紧要似的。

    此举无疑是彻底激怒了赵语嫣,她何曾这般被人无视过!

    将手中的鞭子随意往地上一扔,从腰间掏出了另一把匕首,目露凶光地望着她。

    “不要——”程之南冲了上去,试图阻止她疯狂的举动,然而说时迟那时快,赵语嫣就站在绳索旁,一刀下去,只听得“嘶啦!”的一声,挂在古槐树上的绳索应声而断!

    程之南到底还是晚了一步,绳索从手中滑落,眼睁睁看着舞霓裳的身影直直坠了下去——

    “惜柔——惜柔——”程之南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回荡在整个归兮崖上,句句泣血,声声诛心。

    赵语嫣望着他这副模样,不由地放肆而狠毒地狂笑不止:“哈哈哈——程之南,你终于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了,是不是?可惜啊,已经来不及了,掉下了这归兮崖,任凭她有三头六臂也必将尸骨无存!”

    “哈哈哈——”

    耳边不断回荡着女人阴险狠辣的笑声,程之南怔怔地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闭上了眼睛,一时间心如刀割,他到底是晚了一步,没能抓住她……

    良久,程之南缓缓回头,蓦地睁开了眼睛,一瞬间眼中的凌厉杀意直直刺向了那个罪魁祸首的女人,只见他一步一步地向她走去,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冰刃之上,缓慢而绝望。

    “你想做什么?替她报仇,杀了我吗?”赵语嫣犹自不屑地笑道。看着他的目光就像看着一只渺小而卑微的蝼蚁。

    程之南却是蓦地凑近了她,平静道:“二小姐说笑了,不过一个青楼女子,如何值得你我二人因此而反目?”

    “崖上风大,待久了恐得了风寒,之南送二小姐回府吧!”程之南周身的戾气瞬间散得干干净净,仿佛刚才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一阵阴风吹过,赵语嫣愣了愣,不知怎的,只觉得背脊涌上一阵彻骨的寒意,直入肺腑。

    “二小姐?”程之南温润好听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却不知这声音听在赵语嫣心中只觉得无比恐惧,宛若一根毒刺深深没入了心头,再难拔出。

    不,他程之南不过是一个没有背景没有权势的穷书生罢了,有什么可畏惧的!想到这儿,赵语嫣敛了敛心神,笑道:“你说得对,咱们走吧!”

    却说这边南宫浅陌和上官子谦二人好容易从崖底上来,不想刚刚接近崖顶,还没来得及多做准备,便见着一道青碧色身影就这么直直摔了下来——

    “霓裳!”上官子谦心中猛地一缩,当下顾不得多想,下意识地朝她飞过去,堪堪将人抱在怀里,二人便一起急速往下坠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