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归兮尘定-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五十八章 归兮尘定

    到底是从小练武的靖远侯世子,虽说武功及不上莫庭烨等人,但在程之南这个白面书生面前却是绰绰有余了,只一拳,便让他倒在地上好一会儿没爬起来。

    眼看着他还要继续打人,南宫浅陌连忙上前一把拉住了他,冷声道:“够了!别忘了我们今日是来干什么的!”

    程之南缓缓从地上爬起来,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渍,眼含讥讽道:“二位真是好大的气势!”

    “我问你,赵语嫣把霓裳带到哪儿去了?!”上官子谦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厉声质问道。

    “你说什么?霓裳被赵语嫣带走了?”程之南一下子慌了神,顾不上嘴角的伤连忙追问道。

    “都这个时候了,你他妈还在这儿跟我装什么大头蒜!”上官子谦死死抓着他的领子,警告道:“我奉劝你一句,管好你自己的女人,至于其他,不该你惦记的就别惦记!”

    眼看着程之南呼吸渐渐困难起来,南宫浅陌忍住心中的厌恶抬手隔开了上官子谦的手,沉声道:“你再好好想想,赵语嫣有可能把人带到哪去?”

    “咳——咳咳!”程之南捂着脖子大口大口地穿着气,苦笑一声道:“赵语嫣被赵大人惯坏了,府里的一众侍卫任由她差遣,我也猜不准她会把人带到哪儿去……”

    “大人——大人!赵二小姐派人送来了一封信……”门外书童忽然来报。

    南宫浅陌眸色一凛,直直盯着程之南手中的那封信,像是要将他看穿似的。在两道灼灼逼人的视线下,程之南打开了信封,脸色忽的一变:“城外归兮崖,赵语嫣邀我前去,说有要事相商……”

    上官子谦蓦然变了脸色,厉声喝道:“你说什么,归兮崖,怎么会是归兮崖?!”

    “归兮崖是什么地方?”见他脸色不对,南宫浅陌心中忽而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沉声问道。

    上官子谦神色渐渐染上一抹惶恐不安:“归兮崖,是上京城外至阴至邪之地,崖上枯木朽株,寸早不生,唯有一株千年的古槐,正正长在崖边上,古往今来无数人在此无故丧命,尸骨无存。”

    “还愣着做什么,归兮崖在什么地方?”南宫浅陌不信邪,但再要耽搁下去,霓裳的性命可就堪忧了!赵语嫣此人绝对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在她眼里,一条人命根本就不算什么!

    “我同你们一起去!”程之南目光坚定地望着二人。

    “你去干什么?!就凭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不添乱就不错了!”

    “上官!”南宫浅陌不赞同地看向了他,“赵语嫣要见的人是他,倘若我们取而代之,谁能保证不会激怒她?再者你也说了,归兮崖危机四伏,万一她一怒之下对霓裳做些什么你我要如何应对?”

    上官子谦脸上浮起一抹懊恼,闷声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让程之南一个人只身前去。”

    “不行!”上官子谦一听这话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开什么玩笑,让他一个人去,去干嘛,送死吗?赵语嫣不会拿他程之南如何,却未必会对霓裳手下留情!

    南宫浅陌头疼地扶额,“你先听我说完!程之南必须一个人上归兮崖,只有这样赵语嫣才不会起疑心,至于我们,当然不能坐以待毙,既然是归兮崖,那就应该不止有一条路——”

    上官子谦闻言顿时心里突的一跳,“你该不会是想……”从后山崖底上去吧?

    “就是你想的那样。”南宫浅陌肯定道。

    “你莫不是疯了?你可知归兮崖有多高?!”上官子谦急了,她知不知道,多少人在归兮崖坠崖后尸骨无存!就算她自恃轻功卓绝,想要从崖底上去又谈何容易!

    南宫浅陌淡淡道:“你以为,归兮崖比之笀川无溟崖如何?”

    “自然是笀川无溟崖更为险峻,可是就算如此,那归兮崖也不是你说上就能上的……”上官子谦试图劝服她。

    “既如此,那你大可不必担心了。”南宫浅陌定定看着他,眼底的那股坚定自信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信服。区区一个归兮崖而已,她还不放在眼里!

    想到此刻还处在危险中的霓裳,上官子谦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同意了她的主意:“好!我同你一起去!”

    临行前,南宫浅陌对程之南再三警告道:“我不管你如今对霓裳是个什么心思,我只要你记住一点,见到霓裳后切记不要露出一丝一毫的担忧,只说你当日认错人了便是。”

    “放心,我心里有数!”程之南郑重点头,他自然知道这其中的轻重,眼下赶在他们从崖底上去之前稳住赵语嫣才是最重要的。

    “事不宜迟,咱们分头行动!”

    说着就同上官子谦一起骑马往归兮崖崖底赶去……

    来兮若尘,归兮尘定。

    百丈高崖,魂归故里。

    说的,便是这神秘阴邪的归兮崖了。

    “二小姐,咱们真的要在这里等姑爷吗?”崖底阵阵阴风吹来,赵语嫣身边的丫头水袖扶了扶胳膊,莫名觉得有些胆寒。

    赵语嫣狠狠瞪了她一眼,不悦地训斥道:“怕什么!今日要死的可不是我们!”说着便阴恻恻地瞥了一眼崖边那棵枝丫横斜的古槐树——

    只见那树下用绳索吊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子,绳索的另一端被绑在赵语嫣脚边的一块巨石上,下方就是一眼看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再朝那女子仔细望去,被风扬起的凌乱发丝下,一张精致的小脸苍白如纸,毫无血色,却仍依稀可见其绝世之貌,赫然正是失踪了的舞霓裳!

    这个贱人不是最会勾引男人吗?那她倒要看看,在这性命攸关生死存亡之际,程之南会做出什么选择!

    赵语嫣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狰狞与畅快来,仿佛已经看到了程之南的选择。

    “二小姐,程大人已经到了山下。”一个侍卫前来通禀。

    赵语嫣脸上忽而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容,冷笑道:“来的倒快!去,把那个贱人给本小姐弄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