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霓裳失踪-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五十七章 霓裳失踪

    “小姐……”颜舞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没由来地露出一股怒意来。

    南宫浅陌望着她的神情,沉声问道:“颜舞,你可是想到了什么?”

    只见颜舞点了点头,道:“小姐还记得靖远侯夫人吗?那日见过她以后,刚一从醉情楼出来,霓裳姑娘便碰上了刑部尚书程之南,那程之南没头没脑地说了几句似是而非的话。”

    “等等!”

    南宫浅陌忽然开口打断了她,眉心紧蹙地问道:“你是说程之南?”她一直都知道曾经有个人将霓裳伤得很深,却因着怕触碰到她的痛处,故而从来没有仔细问过那个人的身份,不想那个人居然是程之南!

    可是,不对啊,按照时间来算,当年霓裳一个人在上京城流落青楼的时候,程之南他人分明在南暻淮安城,又怎会……还有,霓裳说曾亲眼看着他与别人成婚,可程之南与赵语嫣只是订婚,至今尚未完婚!

    南宫浅陌陷入了深思,总觉得心中似乎有一个谜团越来越大,越走越深……

    颜舞诧异地望着她:“小姐难道不知此事?”那日小姐明明还同霓裳姑娘聊了很久,难道霓裳姑娘并未向小姐提起这件事?

    南宫浅陌心知此刻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于是忙敛了敛心神对她道:“无事,你继续说。”

    颜舞按下了心中的疑惑,接着道:“本来大家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想着不过是个举止轻浮之人罢了。”

    “谁成想第二日一大早,户部尚书府的二小姐赵语嫣就领着一帮侍卫来醉欢阁闹事,点名要找霓裳姑娘的麻烦,当时情况混乱,那赵语嫣又屡屡出言挑衅,我一时没忍住,就出手伤了她的侍卫,此事我原本打算告知小姐的,可霓裳姑娘却说不是什么大事,就让把此事按下了。”

    “一连几日,那赵语嫣都没什么动静,我也就放松了警惕,谁知今日竟……”说到这,颜舞脸上不由闪过一丝懊恼与自责,若非她掉以轻心,霓裳姑娘也不会……

    南宫浅陌将她的自责看在眼里,于是拍了怕她的肩膀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不要想太多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赶紧找到霓裳才是!”说着眼底不由划过一抹冷意,照这么说来,霓裳的失踪十有**同这个赵语嫣脱不了干系!

    程之南的未婚妻吗?很好,果然是一对儿“璧人”!她定会好好送他们一份大礼的!

    几人正说着,却见上官子谦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眉宇间泛着焦虑不安,见着南宫浅陌也顾不上打招呼便急声问道:“我听说霓裳她失踪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昨日夜里才从外地谈生意回来,一回府就听说母亲跑去见了霓裳,当下心里便担心不已,生怕母亲对她说了什么过分的话,于是今日一大早便想着要去醉欢阁看她,谁知竟得知霓裳她人不见了,醉欢阁的人现在到处在找人!

    “你先别急,咱们……”南宫浅陌看着他急得方寸尽失的模样,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我怎么可能不着急!”关心则乱的上官子谦陡然提高了声音,然而,在莫庭烨冷厉目光的注视下气势顿时弱了几分,冷静下来以后自觉语气不大好,故而脸上浮起一抹歉意和尴尬,对南宫浅陌悻悻道:“抱歉,我……”

    “行了行了,别说了,先找人要紧,”南宫浅陌打断了他的话,直接安排道:“咱们兵分三路,颜舞,你带人先去查那驾马车。上官,你和我先去一趟刑部侍郎程之南的府上,然后再去赵府,看看赵语嫣在哪里。”

    最后又对莫庭烨道:“我想赵语嫣但凡是有点脑子,就不一定会将人明目张胆地带回府,烈焰阁在上京城的人手不够,莫庭烨,借你的人在郊外四处搜寻一下,动作务必要快!”

    莫庭烨点点头:“放心,我亲自带人去。”难得陌儿想起来求助于他,他怎么可能推辞!

    上官子谦却是皱着眉头,不解地看向她:“此事同程之南还有赵语嫣有何关系?”

    南宫浅陌一把拖起他往前走:“别废话了,再晚怕是就来不及了,我路上再同你解释!”

    正午时分,日头高升,天气燥热得仿佛在人心口处压着一块巨石,怎么都喘不过气来。

    南宫浅陌和上官子谦很快便来到了程府,烈日下,程府朱红色的大门紧闭,门前连个守门的门房小厮都没有。

    顾不上许多,上官子谦直接推门而入,直至二人走到了中庭,方才见着一个书童模样的人迎了上来,指着他们二人道:“诶诶,你们两个是什么人啊,怎么一声不响地就进来了?”

    “程之南人呢?”上官子谦眉宇间泛着一缕急躁不耐,相当不客气地问道。若不是因为他,霓裳又怎么会无故被牵连!倘若霓裳有个三长两短,他定要他程之南偿命!

    关于程之南和舞霓裳之间的纠葛,南宫浅陌并未对上官子谦言明,一来是怕他冲动行事,二来,这种事情还是由霓裳自己亲口同他说比较合适。

    那书童被他周身散发的隐隐戾气吓了一跳,支支吾吾道:“我家大人他,他在书房……”

    “让开!”上官子谦一把推开了他,直接朝着书房走去。

    “咣铛!”一声,书房的们被上官子谦一脚踹开,南宫浅陌跟在后面微微皱了皱眉,却并未阻止他。

    程之南手中的毛笔一抖,即将完工的一幅画就那么毁了,目光不悦地看向来人:“阁下是……”上官子谦不常在京中,又从来不涉朝政,故而程之南从未见这位传说中的靖远侯世子。

    然而不待上官子谦开口,他便看见了随后进来的南宫浅陌,于是冷声嘲讽道:“不知胥扬将军光临寒舍有何贵干?”

    忽而瞥见桌上那幅尚未完成的画上的女子,上官子谦顿时眸光一寒,一把扯住他的领子,上去就是一拳:“程之南你他妈混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