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王府门前-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五十六章 王府门前

    程之南身形不可抑制地晃了一下,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苦涩来:“你没事就好,今早的事是我拖累你了,不过你放心,今后……赵语嫣不会再来找你麻烦了,你……”

    话未说完就被舞霓裳不悦打断:“你说赵语嫣?这么说,她是因为你才来醉欢阁闹事的?”

    想到方才赵语嫣那副飞扬跋扈不可理喻的模样,她不禁在心底冷嘲:原来他费尽心思不过也就娶了这样的一个女人!户部尚书的嫡出二小姐吗?呵呵,为了仕途他还真是够不择手段的!

    程之南脸上顿时僵硬了一下,目光有些躲闪不及地道:“抱歉……”

    “呵呵!”舞霓裳讥讽般的睨了他一眼,却是冷冷道:“我再重申最后一遍,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惜柔’,所以拜托这位公子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免得连累我们醉欢阁的生意!”

    “我……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程之南眼中似有挣扎,最后却是绝望地闭了闭眼睛,再抬眸时眼底已是清明一片。说罢便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那个赵语嫣可不像是个能听的进去劝的,这件事要不还是告诉小姐一声?”颜舞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后,语气平静地说道。

    舞霓裳轻轻拂了拂衣袖,“不必了,小事而已,只要他不来找我,相信那赵语嫣也就不会把心思放在我这儿了。”

    颜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话说得也有道理,也罢,最多这些天自己派人多盯着些赵府,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可惜,她们到底还是低估了一个女人的嫉妒心,尤其是像赵语嫣这种唯我独尊不可一世的女人——

    “颜舞?你怎么来了?”浅黛望着来人不由诧异地问道。

    只见颜舞脸色不大好,“小姐在吗?”

    “你来得不巧,小姐这会儿应该正在暄王府上……诶诶,你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啊?”颜舞转身就走,浅黛连忙在她后面追着喊道。

    自那日从马场回来后,暄王就马不停蹄地进宫求来了婚期,日子就定在九月初一,四国会举办之前,距今已经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因而这几日一直拖着小姐去府上赶制嫁衣,布置王府,这不,今个儿一大早,暄王就亲自来把小姐接走了……

    “来不及说了!下次再跟你解释!”颜舞头也不回地丢下这么一句话,说话间人已经没了影踪影。

    浅黛心下微沉,颜舞这般急切,只怕是真出了什么大事了!

    暄王府外,颜舞冷冷看着面前的人:“让开,我要进去找我们家小姐!”

    “已经派人进去通传了,还请姑娘稍候片刻。”墨冰面无表情地说道。王妃身边的丫头他们就只见过流云、浅黛还有锦舞三人,眼前这个虽说和锦舞长得一模一样,可这气质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谁知道是不是冒充的!

    颜舞周身的气息顿时又冷了几分,二话不说拔剑直指墨冰:“我说了我有要事找小姐,片刻都耽搁不得,你最好不要拦着我!”

    却见墨冰连眼皮都未眨一下,脸上更是毫无惧色,固执道:“姑娘这是要擅闯王府吗?”

    “哼,不过是个王府罢了,便是闯了又如何!”颜舞不屑轻嗤一声,手中的剑锋刃一转,直直朝着墨冰的命门而去,墨冰自是立刻拔剑相向,很快,二人就在暄王府的门前动起手来,杀气凛然,危机四伏。

    “都给我住手!”只听得一声厉喝,南宫浅陌和莫庭烨一同走了出来。

    “小姐!”

    “主子!”

    颜舞和墨冰二人立刻收了长剑,垂首说道。

    南宫浅陌沉声道:“颜舞,这是怎么回事?”颜舞这丫头一向性子冷清,怎么会无缘无语同墨冰动起手来?

    “小姐,颜舞有要事相告,却在这儿被人当做了用心险恶之徒,拦在了门外。”颜舞言简意赅地冷声说道,语气中夹杂着三分怒意。

    莫庭烨闻言不由地挑了挑眉,目光随即望向了一旁的墨冰,后者也不解释,只是闷声道:“回主子,确是如此。”

    莫庭烨嘴角可疑地抽了抽,狠狠瞪了他一眼,心道:就这种臭脾气,又没有眼力见儿,活该他一辈子打光棍儿!而后又冲着南宫浅陌讨好地笑道:“陌儿,今日这事完全是墨冰这臭小子自作主张,可不关我的事啊!”

    墨冰见状不由张了张嘴,却在自家主子的威压下愣是没说出话来,心里怎一个憋屈了得!明明是主子吩咐了不许任何打扰他和未来王妃培养感情的,再加上他确实是不认识这位颜舞姑娘啊……

    南宫浅陌闻言却是脚下一个趔趄,险些绊倒,回头古怪地看了看墨冰,那目光里竟破天荒地带着几分同情,跟着这么个不靠谱的主子,墨冰他们几个也是不容易……

    “出什么事了?”南宫浅陌敛了敛心神朝颜舞问道。

    颜舞眸中划过一抹懊恼,沉声道:“霓裳姑娘不见了。”

    南宫浅陌眸色一冷:“什么时候的事?”

    “今早辰时,霓裳姑娘说是要出去逛逛,我便吩咐了几个人跟着,不想半途中遇到了一驾失控的马车,在街上横冲直撞的,当时场面一片混乱,等到人群散了,下面的人这才发现霓裳姑娘不见了。”颜舞三言两语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那驾马车呢?”南宫浅陌很快便抓住了关键所在。如果霓裳是在街上被人趁乱劫走的,那么那驾马车一定有古怪!

    颜舞的脸色变了几变,道:“马车是府上四小姐的。”

    “你是说南宫浅汐?”南宫浅陌意外地望着她,眸中划过一抹深思,南宫浅汐根本就不认识霓裳,怎么会无缘无故对她下手?

    颜舞点点头道:“不错,阁里的人亲眼看见四小姐从马车里跌了出来,怕是受了些轻伤,这会儿已经回府了。”她刚刚从镇国将军府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有大夫提着药箱进府,想必定是三姨娘秦氏命人请来替四小姐看伤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