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找上门来-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五十四章 找上门来

    说罢也不待众人开口,便神情恍惚自顾自地转身离开了。

    “之南今日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整个人都怪怪的,还有,刚才那个女子不是醉欢阁的花魁嘛?”其中一个人不解地问道。

    另一个人摇了摇头,眼底划过一抹幸灾乐祸:“谁知道呢,不过今日之事若是被赵大人知道了,之南兄怕是要……”婚期将近,却和一个花魁牵扯不清,这话传到赵大人这个未来岳父的耳朵里,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行了行了,总归同咱们没关系,走走走,咱们吃饭去!饿死了!”另外一个人不满地催促道。

    醉欢阁。

    “姑娘,你……还好吗?”臻儿有些担心地问道。姑娘自回来后便一直坐在那儿,一言不发,平日里可没见她这样过……

    舞霓裳缓缓转过身来,没好气地点了点她的脑袋,轻声笑道:“我能有什么不好的,你这丫头也太过小心了!”

    “是吗?你是拿这话骗自己呢吧?”门被人推开,一道纤瘦却并不羸弱的白色身影潇洒地推门走了进来。

    臻儿见着来人顿时松了一口气,自觉地关上门出去了。

    舞霓裳抬头见是她,不由笑道:“你怎么来了?”

    南宫浅陌双手抱臂,斜斜倚在门边上,眯着眼睛睨着她凉凉道:“既然不高兴,为什么一定要逼自己?”靖远侯夫人确实是个看重门第规矩的,但是只要有心,也不是全无办法不是?她可是听说某人今日打扮得妖娆魅惑地就去见人靖远侯夫人了!

    “太累了,我不想这样,小心翼翼地讨好着每一个人,我怕我终有一天会失去自我。”舞霓裳望着窗外,眸中带着一股淡淡的凉薄,她可不想为了一个男人而改变自己!

    “你知道吗?我今天见着他了,一晃五年了啊,他还是和从前一样,冠冕堂皇得像是个谦谦君子。呵!”舞霓裳盯着手上嫣红妖异的指甲,嘴里无不讽刺地说着。

    “你说的人是——”话说到一半便停下了,南宫浅陌蹙眉望着她,眼底带着隐隐的担忧,是那个伤她至深的人吗?

    “嗯,不错,就是他。”舞霓裳语气淡淡,就像是在不经意间提起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般。

    “还恨他吗?”话一出口,南宫浅陌便自觉问了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这么多年过去,她从来都不提及任何与那个人有关的只言片语,是真的放下了还是任其在心底腐烂生根,除了她自己,谁也不得而知。

    舞霓裳却是浅笑着摇了摇头,悠悠道:“在来上京城之前,我原也想过再见到他会是个什么场景,是恨不得杀了他,亦或是别的什么,然而却没有料到,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我的心里竟这般平静,倒像是无悲无喜似的。”

    “只除了他那副惺惺作态的模样让我觉得有些恶心罢了。”说着,她的眼底划过一抹淡淡的厌恶与不耐。

    “他认出你了?”南宫浅陌问。

    “应该是吧,不过我没有承认,过去的那个凌惜柔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就只是舞霓裳而已。”她的语气平淡如水,仿佛在诉说着一件与自己全然无关的事。

    是了,不顾一切地爱过,也真真切切地恨过,过往的一切如今她已不想再提及,就做个陌生的路人好了。

    南宫浅陌望着她,斟酌了片刻,开口劝道:“既然已经决定同过去划清界限,那为何就不能给他留一个机会呢?或许他值得你试一试……”上官子谦对霓裳的用情至深他们都看在眼里,如果可以,她自然希望他们能幸福!

    舞霓裳却闻言是淡然一笑,道:“我和他之间有太多太多无法跨越的鸿沟了,我实在没有把握迈出那一步后究竟又能走多远,而我,不想冒险。”

    “你是说你们二人的身份?”南宫浅陌蹙眉问道。除了这个,她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了。可是这个问题真的会是横在他们之间真正的问题吗?

    “是,却也不全是,”

    一双纤细而白皙的素手给她添了一杯茶,接着道:“我承认,对他我确实是有些喜欢的,但这种喜欢并不足以支撑我同他一起去克服那些未知的难题,或者换句话说,他在我心里的地位还远远没到我可以为了他而不顾一切的地步,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南宫浅陌闻言心中忽而升起了一阵感慨,曾几何时,她对莫庭烨又何尝不是如此!罢了,康庄大道也好,羊肠小径也罢,总归是要他们二人自己去走的,感情的路上,旁人,爱莫能助!

    “好了,我也不劝你了,只要你自己想好了,我无条件支持你的决定!要是哪天真嫁不出去了我养你!”南宫浅陌笑着打趣道。

    “哈哈,那以后可就得仰仗将军您了!”舞霓裳望着她调侃道。

    二人相视一笑,其中的默契自不必多言。

    此时此刻,舞霓裳心中由衷地升起一股子庆幸——所谓“知交”二字,不过是先知而后交,姑且先不提这“交”,单单是一个“知”字便是多少人终其一生求之而不得的!

    可叹她这一生何其有幸,竟能认识这样的好友!

    ……

    户部尚书府上,赵语嫣一身锦绣华裳,摔了一地的古董花**,此刻正面目狰狞地怒视着前来传话的小厮。

    “他程之南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婚期将近,他居然敢当众同一个青楼女子拉拉扯扯,又将我置于何地?!”她赵语嫣长到这么大,还从来还没有人敢这般下她的面子,从来没有!

    花厅里丫头小厮乌泱泱跪了一地,一声都不敢吭,诚惶诚恐地低着头。

    “啪——”又是一个珍稀古玩落地,摔成了碎片粉末。丫头小厮们吓得猛地一哆嗦,头垂得更低了。

    “来人,去给我查清楚,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历!”赵语嫣语气中带着一股子阴狠毒辣。哼,她倒要看看,是哪个不要脸的狐媚子敢跟她对着干!

    ------题外话------

    本文书友交流群:777247273

    群名:莫陌

    欢迎加入,欢迎骚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