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别无所求-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五十三章 别无所求

    事实上,早在看见她这一身打扮的时候,颜舞便已知晓她想要做什么了。似靖远侯府这般的世家门第,约莫最不待见的就是这种狐媚惑人的女子了吧?她这是不愿给自己留一丝退路啊!

    “夫人,听说您要见我?”舞霓裳微微牵唇一笑,一瞬间风华绝代,令人心神为之一晃。

    靖远侯夫人挑剔的目光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眉心却是越皱越紧,半晌方才冷淡道:“你就是那位霓裳姑娘?”

    舞霓裳笑了,自己寻了个位置坐在她对面,“很显然,夫人要见的人就是我。”

    对于她这种有些张狂无礼的举动,靖远侯夫人眸中划过一抹不屑与轻视,只见她不疾不徐地倒了杯茶推到舞霓裳面前,“霓裳姑娘是个聪明人,应该知晓本夫人今日的来意才是。”

    “夫人应该是为了上官子谦来的吧?”舞霓裳不动声色地轻轻抿了一口茶,淡淡道。

    靖远侯夫人不置可否地盯着眼前的人儿,眼底的暗示再明显不过。谦儿年岁尚轻,一时被美色所惑也是有的,只是她靖远侯府百年世家望族,是绝对容不得一个风尘女子入府的,哪怕是为妾也断无可能!

    舞霓裳忽而笑了,眼角不经意流露出一股风尘媚态。

    靖远侯夫人不悦地看着她:“你笑什么?”

    “夫人多虑了,我对上官子谦别无所求,如果可以,我希望夫人能让他再不要出现在醉欢阁。”舞霓裳用淡淡的语气说道,仿佛对上官子谦此人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样。

    如此态度倒是让靖远侯夫人有些摸不透她的想法了,按理说不应该是这女子对谦儿死缠烂打百般诱惑吗?怎么现在看来倒全然不是这么回事……她此举是以退为进还是另有所图?靖远侯夫人眉间划过一缕深思。

    “夫人不必想太多,我从未曾想过要从上官子谦身上得到什么,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说句不好听的,上官子谦在我眼里与醉欢阁的其他客人并无什么不同,所以夫人大可不必费心去揣测我的目的。”舞霓裳轻飘飘的几句话,便将她的心思挑了个明明白白,如此敏锐而玲珑的心思倒是令靖远侯夫人对她高看了几分。

    “霓裳姑娘既如此聪慧,倒是令我省了不少力气,只是谦儿这孩子一贯是个认死理的,所以可能还需要霓裳姑娘帮本夫人一个小忙。”靖远侯夫人望着她的目光柔和了几分,接着道:“当然了,我靖远侯府自然不会亏待姑娘。”

    舞霓裳闻言不由笑了笑,“夫人大可不必如此客气,在这上京城中,我既不缺银子,更不缺关系,唯有一点要求——此事过后我与靖远侯府只当从不相识,桥归桥路归路,夫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靖远侯夫人闻言脸色变了变,心中微微有些不悦,冷笑道:“霓裳姑娘还真是自信,只是你这般行事是否也太不给自己留后路了些?”她靖远侯府可不是一般的小门小户,多少人巴不得能得到他们的庇护,这个舞霓裳倒是口气不小,竟直言拒绝了!

    “夫人以为我一个风尘女子,若是身后没有半点势力,凭什么能在这上京城站得住脚?”舞霓裳若有深意地说道,眼底隐隐透着一股子高傲,不错,靖远侯府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觑,可她却还不看在眼里。

    靖远侯夫人眉心紧锁,开始认真思量起她的话来,或许这个舞霓裳背后确实有什么不可得罪之人也说不准,看来今日倒是自己莽撞了。

    “夫人今日既然来找我,想必心中早已有了计划吧?夫人不妨说来听听,我尽力配合就是。”舞霓裳打了个哈欠,语气似是有些不耐。

    靖远侯夫人冷眼睨了她一眼,心中对她这粗鄙的行径颇为不屑,面上却是勉强笑着,“那就有劳霓裳姑娘了!”

    离开醉情楼的时候,舞霓裳却是遇上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来人一身藏青色官服,腰间束着一条墨绫腰带,上面坠着一块宫绦白玉,眉眼深邃,棱角分明,行动之间自有一股难掩的官威气势。

    “惜柔?”那人怔怔地望着她,神情间似是有些恍惚,眼底隐隐透着一抹难以置信。

    舞霓裳见状不由讽刺一笑,意外吗?他当然应该意外了,因为她不仅活着,而且活的好好的!可惜这些话,舞霓裳并不打算同他说。

    “这位公子莫不是认错人了吧?小女子可不是什么惜柔!”舞霓裳冷眼睨了他一眼,转而对身旁的丫头道:“臻儿,咱们走吧!”

    “等等!”那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眼底似有泪光闪烁,只听他语气激动道:“不可能,我不可能认错的,你就是她,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惜柔你竟然还活着!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一直……”

    “你这人好生无礼!我家姑娘都说了不认识你,你怎么还动手动脚的!”臻儿气冲冲地上前甩开了他的手,不悦地指责道。

    “我……抱歉,惜柔,我是不是弄疼你了?”那人立马撒开了手,言语间小心翼翼地问道。

    舞霓裳却是连看都懒得看他,心中更是嗤笑不已,今时今日,在对她做过那样罪不可恕的事情之后,他竟是还要演戏吗?这么多年来,故作深情的戏码他居然还没有玩腻!

    可惜,她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她了,没工夫在这儿配合他表演一出你侬我侬的俗套戏码!

    此时此刻,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就连看着他的一举一动都会令她感到无比恶心!舞霓裳敛了敛眸中的厌烦与不耐,冷着脸朝外走去。

    “惜柔——”那人在身后不住地喊道,却被锦舞派人拦下,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程大人,大庭广众之下,此举怕是有失礼数吧?”

    不错,眼前这人正是户部尚书赵构的准女婿,现任刑部侍郎程之南!

    被锦舞这么一说,程之南似是终于回过神儿来,拱手对身旁几位同僚道:“抱歉,程某今日有些失态了,改日定当请几位喝酒赔罪!”

    ------题外话------

    书友交流群:777247273

    群名:莫陌

    欢迎加入哦~(惊喜发现自建群一来每天掉一个收藏……保持微笑保持微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