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身世之谜-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五十一章 身世之谜

    不说话,也不睡觉,成日里就那么干站着发呆,自己废了那么大劲儿救他回来难道就是为了让他成为一具行尸走肉不成?

    “我没想做给谁看。”良久,灰衣男子方才沙哑着嗓子开口。

    白衣男子仿佛突然失去了耐心,冷笑着讥讽道:“别再自欺欺人了,他们从来就没有把你当做过家人,到死都是如此。从头至尾,被愚弄欺骗的都只有你自己一个人而已!”

    灰衣男子的目光颤了颤,唇色愈发泛白,半晌方才艰涩地问道:“为什么,我想要知道为什么被放弃的那个人,是我?”

    终于还是不甘心,终于却还是失望了,他现在迫切地需要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这二十多年来的信仰怎么就成了一纸嘲弄?!

    “你要原因是吗?好,那我告诉你,因为你根本就不是沐正丰和白氏的亲子!”

    很多时候,真相之所以是真相,就是因为它的冷漠无情,残忍到不留一丝余地。

    澹台奕訢的话宛如一颗炸弹在沐轻扬心中炸开来,一时间他只觉得自己思绪纷乱异常,释然,迷茫,或许还有讽刺,种种情绪交织在一处,连他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如果说他不是沐阳侯的亲子,那么他究竟是谁?

    似是看出了他的疑问,澹台奕訢接着道:“我想你现在一定很想知道自己究竟是谁,沐正丰夫妻收养你在身边又有何目的,对不对?”

    沐轻扬怔怔地望向他,似是在等待着他的答案。

    “呵,”澹台奕訢忽而冷笑了一声,“你不会想要知道的,看在咱们同门一场的情分上,我奉劝你一句,人这一辈子不是所有东西都是知道得越多越好,很多时候,真相往往伴随着逃脱不开的枷锁,一旦打开那层封锢,你便再无回头的余地。”

    沐轻扬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我信了二十多年的东西一朝却被告知全都是谎言与利用,大师兄,你告诉我,我该如何?”即便是真相需要付出代价,他也不想要继续活在自我催眠当中,浑浑噩噩地度日。

    “身份的谜团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澹台奕訢的声音听起来布满了沧桑倦怠,像是在问沐轻扬,却更像是在质问自己……

    “可人这一辈子,总该有些东西是真的,不是吗?”沐轻扬眼中渐渐凝聚了一股坚定之色。

    看着他眼底的坚定与执着,澹台奕訢忽而叹了口气,一时竟不知今日点醒他的举动究竟是对是错?这件事情一旦揭开,那个人一定不会放过沐轻扬的,届时他过得只怕会更痛苦,因为在那个人眼里,除了满心的怨愤与仇恨再无其他……

    见他不说话,沐轻扬不由恳切道:“大师兄,关于我真正的身份,你知道的,是不是?”

    “是,但我现在无法告诉你,等四国会结束后,你随我回南暻吧,届时你所想要知道的一切真相都会摆在你面前,只希望到时候你不要后悔。”澹台奕訢蓦然闭上了眼睛,或许,这一切都是命,谁也逃不掉。

    沐轻扬苦笑着点头:“好。”除此之外,他哪里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呢?

    “还有一件事,你要切记,无论如何都不要让人看见你肩膀上的那块睚眦刺青,记住,我说的是任何人!”澹台奕訢盯着他的眼睛郑重嘱咐道。

    沐轻扬皱了皱眉,纵使心中有再多的疑问,此刻却还是点头应下了,继而提起另外一件事:“大师兄,笙儿她是不是在你那儿?”

    却见澹台奕訢的视线陡然变得凛冽起来,语气中带着森冷入骨的寒意:“那个女人心思太深,我劝你不要再同她混在一起,否则的话你早晚要被她害死!”

    “可是……”沐轻扬还想要争辩什么,却被他冷声打断——

    “没有可是!”澹台奕訢眸中染上了一抹杀意,“若她不是白起唯一的妹妹,就凭她敢把心思动到师妹身上这一点,便足够我杀她一万次了!”

    沐轻扬默然,看来师妹在大师兄心中一直都是一个不可触碰的存在,龙有逆鳞,触之即死!

    “大师兄,你和师妹她……”

    “够了!管好你自己,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操心!”澹台奕訢语气冷漠地宛如千年寒冰,整个人的气息陡然变得阴沉暴戾起来,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意。

    说罢便飞身离去。

    ……

    残月如钩,夜凉如洗,分明是仲夏时节,清冷冷的大街上却透着一股子莫名的寒凉之意。

    “小姐,出事了!”南宫浅陌从醉情楼喝完酒,刚一回到青墨居,流云便急匆匆地迎上来低声回道。

    “怎么了?”南宫浅陌眯了眯眼睛道。

    流云左右环顾了一圈,顺手关上门,这才道:“画眉死了!”

    南宫浅陌正要去柜子里拿换洗衣物的手蓦然顿了一下,沉声道:“什么时候的事?”

    “今日下午,凝翠院的几个丫头在荷花塘里采莲子时发现的,人已经死了几天,尸体都泡得发臭了。”流云皱着眉头道。

    南宫浅陌蹙了蹙眉,“凝翠院的丫头?”

    “正是,许是天气太热,这些日子三姨娘秦氏胃口不佳,故而每日都会派丫头去采莲子回来,熬冰镇莲子粥消暑。”这一下午的功夫,流云已经将事情了解得差不多了,因而回答得很快。

    “每日都去,那为何到了今日下午才发现?”南宫浅陌从中嗅出了一丝不对劲儿来。

    流云道:“浅黛去打听过了,说是这两日秦氏来了小日子,见不得凉。”

    还真是巧合呢!南宫浅陌心中冷笑不已,只是不知秦氏在这件事当中究竟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呢?

    “尸体怎么处理了?”换了一身轻便睡衣的南宫浅陌坐在软塌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打在桌沿上,眉间划过一缕深思。

    她其实并未想过非要要画眉的命不可,可现如今人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只怕是所有人都会把怀疑的目标放在自己身上,毕竟真要算起来,画眉确实是个背主之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