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身份之谜-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十五章 身份之谜

    第三十五章 身份之谜

    “姑娘聪慧,不知能否为在下解毒?”夜冥绝不再兜圈子,开门见山地问道。

    楼陌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缓缓开口:“我需要先诊脉,才能确定这毒是否在我能力范围之内!”言外之意是她不保证能解了这毒。她虽医术不凡,可也不是自视甚高之人,这世上从来都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她又不是神仙,可不敢保证什么毒她都能解,更何况自古以来,医者救人不救命!所以还是把话说在前面为好,免得解不了毒反倒惹上麻烦……

    凤之尧轻嗤:“哼,不过是没本事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罢了!”

    “我有没有这个本事尚未可知,但你凤大公子却是一定没有这个本事的!”楼陌不屑地瞥了他一眼,这人还真是摆明了瞧不上她啊!自恃有几分本事就瞧不起人,她楼陌平生最讨厌这种人了,当真是一**子不满,半**子晃荡!

    “你!口出狂言!你最好有本事解毒,否则——”凤之尧被戳到痛处,恼羞成怒,面色难看之极!

    “否则如何?凭借你凤家少主的身份派人追杀我一个弱女子不成?哈哈,你若是不怕丢尽你凤家百年医药世家的颜面,我倒是乐意奉陪之至!”自骄自傲,狂妄无知,典型的官二代富家子弟,就算有几分能耐又如何,担得起凤家的担子吗!楼陌鄙视这种人!

    门外的墨风等人听到这句“弱女子”不禁满头黑线,有这样连他们三个大男人都打不过的弱女子吗!陌姑娘真是太谦虚了!

    听着楼陌把凤之尧噎得无话可说,夜冥绝竟觉得有些好笑,难得有人把凤之尧气得跳脚,实在是太有意思了,这个陌尘姑娘的性子他喜欢!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很快,他也会被气得跳脚……

    要是凤之尧知道他此刻的想法,一定会气得半死,大骂他有异性没人性,他都被这女人损成这样了,作为哥们儿的夜冥绝竟然还觉得有意思!

    这边凤之尧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来:“你不要太过分!”

    夜冥绝赶紧给凤之尧使眼色,示意他坐下,转而望向楼陌:“陌姑娘如何知道他就是凤家少主?”他记得刚才凤之尧进来时,他只是称呼了一声“之尧”而已,而看他们的样子今天应该也是第一次见面才对。

    “他如此看不上我的医术,身上又带着一股药香,那必然是自己就是学医之人,况且——江湖传闻凤大公子和血刹楼楼主关系斐然,如今看来倒也并非空穴来风啊!”早在凤之尧一进门楼陌就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夜冥绝身为堂堂血刹楼楼主,为人冷酷无情,杀伐果决,但同他说话的语气却是十分熟捻,虽然依旧有些冰冷,但却比对旁人温和了不知多少倍,二人之间关系定然非比寻常,再加上凤之尧身上那掩盖不住的药香和夜冥绝身上的如出一辙,楼陌可以断定,这凤之尧必然是替夜冥绝诊治之人,再联想到之前江湖上的那个传闻,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夜冥绝听完楼陌的话,心中越发地觉得这个女子不简单,心思敏睿,一针见血,三言两语就戳到凤之尧的痛处,这样一个女子,她真的会给自己解毒吗?毕竟她看上去可不像是什么良善之辈,她武功明明在墨风等人之上,却还是随他们前来见他,她,究竟有何目的!夜冥绝心中有些怀疑,不得不承认,他有些看不透这个女子的心思……

    眼下还是尽快解毒为妙,其它的容后再说,于是夜冥绝向楼陌开口:“陌姑娘心思细腻,在下佩服,就依姑娘所言,先为在下把脉如何?”

    楼陌看了他一眼,显然,他在怀疑她,而她又何尝不是!不过没关系,先看看再说!于是,楼陌走上前去,将手搭在夜冥绝手腕上--

    忽然,楼陌心下一惊,这脉象……是鸩羽千夜!她抬头深深地看了夜冥绝一眼,血刹楼楼主和东霂瑄王是什么关系?为何会中一模一样的毒!还是说这只是个巧合?不,不对,楼陌从来就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什么巧合,她脑海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血刹楼楼主就是东霂瑄王!

    但还有一点说不通,人人皆知东霂瑄王是这世上唯一拥有紫瞳之人,自己上次救他也是因为无意中看到了他的紫瞳,可眼前这个人瞳色与常人一般无二,这要是放在现代,倒也能说的过去,买个美瞳带上就解决了,可在这个时代并没有能够改变人瞳孔颜色的手段,这一点,她跟师父学医三年,完全可以肯定!

    到底是怎么回事!楼陌此刻只觉得脑海中疑团种种,如果他就是东霂瑄王,自己要不要救他呢?如今她已不是逍遥谷中人,可以不受逍遥谷规矩的约束,但她并不想同皇室有所牵扯,可如果不救他,自己已经知道了他是血刹楼楼主的身份,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万一牵扯出烈焰阁可就麻烦了……

    见楼陌迟迟没有说话,夜冥绝打断了她的思路:“陌姑娘,可是在下的脉象有什么不妥之处?这毒你可能解?”

    抬头对上夜冥绝那双深邃的眼睛,楼陌顿时回过神儿来,心下有了决定:“楼主这毒倒不是不能解——”

    “你说你果真能解这毒?”凤之尧神色激动地冲上来,一把抓住楼陌的手腕,完全忘了刚刚他还在怀疑楼陌医术的事……就连夜冥绝眼神也突然一亮,紧紧盯着楼陌,他身上这毒可有十几年了,若是真的能解……

    一把甩开凤之尧的手,楼陌嫌弃地道:“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有轻度洁癖!”

    夜冥绝嘴角可疑地抽了抽,这女人……

    而凤之尧此时只想着她能救夜冥绝,全然不在意楼陌的嫌弃,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楼陌:“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可以为他解毒?”

    这凤之尧虽说是傲慢了一些,但对夜冥绝这个朋友倒是真心的,于是也不再吊他们的胃口:“这毒虽是麻烦了些,却也不是不能解,只是我为什么要救他呢,毕竟要想彻底解了这毒可是要花费不少功夫的,而我貌似和他并不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