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又现奇毒-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四十八章 又现奇毒

    摇了摇头,南宫浅陌叹了口气道:“看不出任何被人动了手脚的痕迹,但我心中有个猜测。”

    “是什么?”这次是上官子谦出言追问道。

    南宫浅陌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倒是看向了一旁的莫庭烨:“还记得上次驿馆爆炸一案当中上吊自杀的厨子一家吗?”

    “你是说,幻心散?”莫庭烨眯着眼睛问道。

    “什么?!幻心散?你是说天下四大奇毒之一的幻心散?”凤之尧心中陡然一惊。

    “如果说这世间有什么药物能令人一夕之间突然性情大变而不留一丝痕迹,那么我只能想到这一种药物。”南宫浅陌声音微沉地说道。

    凤之尧不解道:“可这幻心散不是出自南暻吗?怎会……”

    “难道说是澹台奕訢?”上官子谦提出了自己的怀疑。

    “不,”南宫浅陌断然否认,“绝对不会是他。”

    “哼,”莫庭烨顿时黑了脸,冷哼一声转过身去生闷气了,他就不明白了那个澹台奕訢有什么好,怎么陌儿竟这般维护于他!

    南宫浅陌无奈扶额,难得耐心地开口解释道:“澹台奕訢他此生最恨的就是幻心散,所以我敢肯定,他不会用这种毒,况且曦和公主出事对他也全无半分好处不是吗?”

    “这话说得倒也有几分道理,”凤之尧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旋即眼中划过一抹不怀好意:“不过,话说回来,你就那么肯定澹台奕訢不会用幻心散?”

    南宫浅陌凉凉看了他一眼,眼里的警告和威胁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连忙改口道:“咳,那什么,我就随口一说,随口一说……”

    凤之尧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却是腹诽不已,暗道南宫浅陌这女人报复心真重!一旁的上官子谦好整以暇地笑望着他,那眼里的意思分明在说:活该!明知道她不好惹,还非要去撩虎须!

    “好了,言归正传,说到底此事毕竟只是我的猜测,终究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南宫浅陌微微叹了口气,将话题扯了回来。

    “倒也不是全无办法。”温尺素忽然开口说道。

    “哦?尺素你有什么好主意?”凤之尧眼前一亮,连忙接话道。

    温尺素的目光却并未落在他身上半分,只听她淡淡道:“好主意倒也称不上,只是忽然想到一人,或许他知道得比我们多些。”

    南宫浅陌脑海中快速闪过一些什么,“你是说陶翁?”她倒是忘了,尺素同陶翁那老头的关系亦师亦友,而陶翁那个老头貌似颇有些玄乎的样子。

    “不错,我记得当年陶翁曾无意中同我提起过幻心散,所以我想或许他知道些什么。”温尺素淡淡道。

    “陶翁向来行踪不定,想要找他只怕是有些难度。”莫庭烨沉声道。

    众人默然,陶翁那个老头是出了名的脾气古怪,又行踪诡秘,一年当中也就只有那么几个月的时间会出现在庐阳城外的草庐,所以说能不能碰的上他全凭运气。

    温尺素想了想,道:“陶翁曾给我留下过一种特殊的联系方式,但要真正说起来我却是从未用过,所以我只能说试试看吧!”

    “无妨,此事不急,我想或许我们很快就能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相了。”南宫浅陌忽而想到什么,意有所指地道。

    “好了好了,时候不早了,咱们去吃饭吧,我都快要饿死了!尺素你也饿了吧?”凤之尧十分夸张地嚷嚷着,两只眼珠子滴溜溜直转。

    温尺素淡淡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于是,一行人离开了马场朝着城中醉情楼走去。

    不想刚走到楼下,便听着二楼闻子兮的声音从窗户里传了出来——

    “楼陌,快上来喝酒,就等你了!”

    南宫浅陌不禁挑了挑眉,揶揄道:“你确定要同我拼酒?”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厮似乎从来就没喝过自己过吧?

    “我一个人自然是不敢,可是今天不同啊,大家伙可都在呢,我就不信咱们这么多人还灌不倒你一个?”许是喝了不少酒,闻子兮此刻有些飘飘然,语气中满是兴致勃勃地说道。

    “说的不错,楼陌,你就说你敢不敢吧?”司星辰也来凑热闹。

    见她迟迟不曾开口,汶无颜没了耐性,一把推开这两人,从窗口探出了大半个脑袋,颇有些意兴阑珊地斜睨着她,一双酒醉微醺的桃花眼满是撩拨勾人之意。“陌陌,你别是害怕了吧?还是说你是迫于某些人的淫威不敢同我们喝个痛快?”

    这话便是针对莫庭烨了,南宫浅陌自是清楚他话里话外的激将之意,然而她南宫浅陌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退缩”这两个字!更何况,他们虽然人多,可自己和莫庭烨也不是吃素的!

    论起拼酒,她还没输过!

    “一起?”南宫浅陌笑望着莫庭烨,眼底快速划过一抹狡黠。这可不能怪她喝酒了,她只是——迫!不!得!已!

    看着她跃跃欲试神采飞扬的模样,莫庭烨心中原本被那几人激起的怒火瞬间消失不见,只见他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意:“有何不可!”

    “走走走,我和上官也一起去给你们俩助威帮忙!”凤之尧立刻两眼放光地说道。

    莫庭烨十分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就你们俩那点酒量还是省省吧,免得到时候我还要找人把你们送回府!”

    凤之尧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旋即想到什么,顿时眼前一亮:“我们两个确实酒量一般,但我们家属酒量好呀!你说是吧,上官?”

    说着用手肘碰了碰一旁的上官,眼神中满是兴味儿,后者闻言眼中立时划过一抹明亮的光彩,充满期待地望向了身旁那个红衣如火的女子。

    然而她的目光却并不曾在他身上停留半分,径直对着二楼的方向轻轻勾唇一笑,语笑嫣然道:“正好我也好久没有喝个痛快了,索性今日咱们就来个不醉不归!尺素你呢?”

    “乐意之至!”温尺素的神情依旧淡淡,只是熟悉的人能够注意到她眼底的那抹不易察觉的兴奋。

    ------题外话------

    书友交流qq群号:777247273

    群名:莫陌

    欢迎加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