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当众求婚-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四十七章 当众求婚

    “莫庭烨,”南宫浅陌猛地吸了一口气,只觉脑海中一道炫目的光彩闪过,继而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我们成婚吧!”

    “噢~”南宫浅陌的声音不算小,人群中立刻响起了一片接连不断的起哄声音,皆是目光暧昧地在二人之间游走。

    莫庭烨怔怔地望着她,等回过神儿来脸上立刻染上了一股狂喜,双手握着她的肩膀,语无伦次地说着:“陌儿,你,不是,你刚刚说了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南宫浅陌此刻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干了什么,顿时窘得不行,**!她刚才绝对是被美色所惑,居然当众向一个男子求婚!

    虽说赐婚的圣旨早就已经下了,可到底是婚期未定,她这是得有多恨嫁啊!

    “陌儿?”见她迟迟不说话,莫庭烨立刻换上了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望着她,非要她再重复一遍不可。

    南宫浅陌瞧见众人充满兴味儿的视线后,不由地暗暗咬牙:“这么多人看着,莫庭烨你的节操呢!”

    不想某人却是一脸无所谓:“节操是什么东西?陌儿你别转移话题,快再重复一遍你方才说了什么?”

    靠!南宫浅陌被噎了一下,险些破功,转身就要走,却听见他在后面嚣张至极地扬声笑道:“陌儿,我明日就去找司天监看日子,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南宫浅陌闻言顿时脚下一个踉跄,只觉得胸中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这厮的行径实在是太恶劣了,说的好像她有多么迫不及待要嫁给他一样!也不想想她是那种人吗!

    比赛结束,南宫浅陌和莫庭烨所在的第三组胜出,早在比赛开始前南宫浅陌就已经派人去通知祁佑带六枚炸弹过来,此刻祁佑早已等候多时。

    “头儿,东西都拿来了。”祁佑走上前来说道。

    南宫浅陌拍了拍他的肩膀,“嗯,辛苦了!”

    祁佑望着她有些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什么时候养成了这吞吞吐吐的破毛病!”南宫浅陌不悦地蹙眉道。

    祁佑立刻站直了身子,直言问道:“头儿,我就是觉得这炸弹毕竟是咱们苍狼的东西,要是被他们摸索出来制作方法,那咱们岂不是……”

    “无妨,最后获胜的是第三组,贺兰瑾瑜和汶无颜都不是什么有野心的人。”更何况,就算是他们有那个野心,也未必就能研制出炸弹来,一个不小心还会把自己的小命搭上。

    见南宫浅陌心中自有成算,祁佑自然也就不再多虑,毕竟在他看来,他们头儿是无所不能的,只要她说了没问题,那就一定没有问题!

    事实上,当他们苍狼得知头儿真正的身份其实是个女子后,震惊之余,头儿在他们心里的地位那是与日俱增,简直就是一个神一般的存在!当然了,这些南宫浅陌自然是不知道的。

    “暄王的骑术和箭术果然名不虚传,令本宫着实佩服!”北堂啸忽而笑着同莫庭烨寒暄道。那表情看着很是真诚,仿佛没有赢到彩头他一点儿都不介怀似的。

    他这般的表现反倒让南宫浅陌心生疑窦,要知道方才这彩头可是他北堂啸主动提出来的,如今却什么好处也没捞着,是他把情绪掩藏得太好还是他根本就另有所图?南宫浅陌眸中划过一缕深思。

    只见莫庭烨淡淡睨了他一眼,不咸不淡道:“北堂太子过奖了。”

    对于对方的冷淡态度,北堂啸并未有任何不悦,反而是一笑置之。

    因为莫熙瑜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所以比赛结束后大家便都各自散了,霍长歌自是陪着她回宫不提。

    裴若水和赵语嫣被府上的侍卫护送回府,北堂啸、夙问、贺兰瑾瓈兄弟还有澹台奕訢也都相继回了客栈。

    而汶无颜一众则是吵嚷着要去喝酒,魏祎原本也想要凑个热闹,却被文凝之给摁住了,想到自家老爹那震天的大嗓门,只好悻悻作罢。

    转眼之间马场上就只剩下了南宫浅陌、莫庭烨、温尺素还有舞霓裳,当然了,凤之尧和上官子谦自然也是赖在这里的。

    “方才惊了的那匹马在哪里?”南宫浅陌忽而问道。

    “已经被侍卫们抓住关起来了,我方才检查过,没发现什么异常。”凤之尧接过话来道。起初他也怀疑是不是有人在那马上动了手脚,可经过仔细查看却发现那马再正常不过,至于之前的突然发狂就跟中了邪似的,委实令人费解。

    南宫浅陌皱了皱眉头,对其他人道:“走,去看看!”

    没有异常就是最大的异常,倘若那马真的没有什么不对劲,又怎么会突然发狂?据她所知,莫熙瑜的马可是由专人喂养的大宛马,性情最是温顺不过了。

    几人朝着马厩走去,负责养马的马倌正在收拾马圈,见众人前来连忙起身行礼。

    南宫浅陌止住了他的动作:“公主的马一直是你负责照料的?”

    “是,正是小的。”马倌有些诚惶诚恐地答道。

    “从昨日至今晨,这马可有旁人靠近过?”南宫浅陌沉声问道。

    “回将军,并没有什么人靠近,这皇家的马厩一直都是由小的一人打理,曦和公主的马一直都很听话,小的实在不知它为何就突然发了狂……”那马倌说着都快哭了,他照料的马惊吓到了公主,他这条命只怕也快要到头了!

    南宫浅陌皱眉:“带我们去看看那马!”

    “是,几位请随小的来。”

    只见那匹马被单独关在一间马房里,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几乎没了动静。

    “把门打开!”南宫浅陌道。

    那马倌显得有些犹豫,这马可是劳动了不少禁军侍卫才制住的,要是再跑了,他可没法交差啊!

    莫庭烨冷眸眸光一寒:“让你开门你就开门,哪来那么多废话!”

    那马倌吓得脸色一变,连忙哆嗦着拿钥匙去开门。

    南宫浅陌上前仔细查探了那马的情况,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怎么样?”凤之尧急切地问道。

    ------题外话------

    本文新建书友qq群:777247273

    群名:莫陌

    欢迎加入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