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激烈赛事-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四十五章 激烈赛事

    夙问沉默不语,既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更没有开口的打算,末了还是北堂啸开口:“魏小姐请说便是。”

    魏祎古怪地看了冰块似的夙问一眼,登时被冻得打了个寒颤,回过神儿来继续问道:“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就只有一个靶子啊?”不是四个组比赛吗,一个靶子怎么比?

    “夙将军的意思是最先射中靶心的一组获胜,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最先到达弓箭摆放的位置,那么自然也就不用射了。”北堂啸笑着同她解释道。

    事实上,如果没能最先到达,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射出那一箭,只是,这样一来就需要最后的那个人拥有极强的臂力和腕力,才能在更远的距离上射中靶心,想要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

    很快,抽签的结果出来了——

    北堂啸、夙问、贺兰瑾瓈还有莫熙瑜、赵语嫣、魏祎为第一组;

    澹台奕訢、司星辰、闻子兮、南宫杉还有霍长歌、文凝之为第二组;

    莫庭烨、汶无颜、贺兰瑾瑜还有南宫浅陌、南宫浅夏、温尺素为第三组;

    第四组则是莫君煜、南宫枫、上官子谦、凤之尧以及裴若水、舞霓裳。

    看到这个结果后,南宫浅陌下意识地睨了莫庭烨一眼,直觉告诉她这人定是动了手脚……偏偏后者却一副天命如此的模样看得她一阵无语,不就是一个比赛吗?至于非得分到一组吗!

    经过简单的战术讨论之后,比赛很快开始了,第一棒上场的分别是北堂啸、司星辰、汶无颜以及莫君煜。

    随着一声锣响,四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乍一看竟是大有齐头并进之势,渐渐地,莫君煜的马稍稍落后了半个马身,却也并未被撇下太远。

    这时,一旁的南宫浅夏忽然慌了,抓着南宫浅陌的胳膊说道:“二姐,怎么办,我好紧张啊!”自己的骑术虽说也不算差,但放在今日这些人当中恐怕只有垫底的份了!

    南宫浅陌紧紧回握着她的手,定定看着她低声道:“不要慌,按咱们商量好的战术来,一会儿你去接第二棒,尽力就行,被拉开距离也不要自乱阵脚,我们一定会追回来的!”

    看着她肯定的眼神,南宫浅夏紧绷着的情绪总算是松了几分,深吸了一口气,道:“二姐,我知道了,你放心!”

    接下来是第二棒,第一组和第二组上场的是分别是贺兰瑾瓈和闻子兮,而第三组和第四组则是选择了女子上场——南宫浅夏和裴若水!

    不出所料,马一开跑,南宫浅夏就被远远甩在了后面,就连裴若水都比她快了一大截。

    南宫浅夏开始有些慌乱,正当这时,南宫浅陌方才的话在她脑海中响起,咬了咬牙,猛地一抽缰绳,竟是追了上去!不知是超常发挥还是怎样,她最后竟与裴若水一同回到终点!

    饶是如此,第三组还是被落下了不小的距离,第一组的赵语嫣和第二组的文凝之都已经出发了,贺兰瑾瑜这边才将将从南宫浅夏手中接过了弓箭。

    而一旁第四组的舞霓裳几乎是与他同时冲了出去——

    舞霓裳今日穿了一身大红色骑装,此刻策马疾驰的她如同一道火红的玫瑰一般炫目,场上所有人的视线都忍不住被她吸引。很难想象,平日里看起来妩媚动人的女子竟还有如此势不可挡的一面,一路上与贺兰瑾瑜不相上下!

    唯有南宫浅陌和温尺素相视一笑,这才是真正的舞霓裳,可以风情万种妩媚妖娆,亦可以潇洒肆意敢拼敢闯!

    一旁的上官子谦完全沉浸其中,无法自拔,直到舞霓裳将弓箭递到她手边,这才慌忙扬鞭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温尺素也已经如一道闪电一般追了出去,凌厉杀伐的气场陡然释放出来,生生将一同出发的上官子谦甩在身后。

    “真没想到霓裳姑娘的骑术竟如此出色!”贺兰瑾瑜下马后微笑着看向那道火红色的身影,眼中不乏欣赏与敬佩。

    舞霓裳不禁莞尔一笑道:“霓裳技艺粗鄙,让三皇子见笑了!”

    而贺兰瑾瓈望着她的目光中却是染上了一抹贪婪与欲色。只听得他朗声笑了笑,道:“霓裳姑娘太过谦虚了,本皇子倒觉得霓裳姑娘的骑术不输任何人!改日定要同姑娘好好讨教一二!”说话间目光不断在舞霓裳身上来回打量。

    对于这种眼光,舞霓裳见的多了,淡淡扫了他一眼,回绝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霓裳万不敢如此自视甚高。”

    殊不知舞霓裳此话在贺兰瑾瓈看来就是不识抬举了,冷笑一声,道:“是吗?那倒是本皇子说错了!”不过是个欢场女子,也敢这般拂他的面子!

    一旁的贺兰瑾瑜皱了皱眉,不着痕迹地挡在了舞霓裳面前:“二哥快要上场了吧?”

    “哼!”贺兰瑾瓈警告地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多谢三皇子替霓裳解围!”舞霓裳盈盈一拜,轻声道。

    女子的声音如水,合身的红色骑装包裹着曼妙的身姿,贺兰瑾瑜竟是蓦地红了耳根,别开了眼去,慌乱道:“举手之劳而已,姑娘不必挂怀。只希望姑娘莫要怪罪二皇兄唐突才是。”

    “噗嗤!”舞霓裳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西霄三皇子还真是可爱呢!听见她的笑声,贺兰瑾瑜直接从耳根红到了脖子,慌忙躲到一边去了。

    旁边南宫浅陌用手肘怼了怼她,压低了声音提醒道:“适可而止啊,仔细你们家醋坛子翻了!”上官子谦这会儿是正在比赛,没见着这些,要是知道了只怕有的折腾!

    舞霓裳妩媚一笑,水眸中波光潋滟,却是意有所指地道:“醋坛子翻也好不翻也罢,总归与我没什么干系。”

    “你……”南宫浅陌无奈,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就霓裳这性子只怕比尺素还犟,于是只好在心里默默替某人点了根蜡,希望他的立场足够坚定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