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比赛彩头-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四十四章 比赛彩头

    于是,众人很快便达成了共识。

    “只是不知这分组又要如何来呢?”霍长歌今日穿了一身青碧色的骑马装,衬得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愈发地晶莹剔透了,此刻只见她清澈如水的眼眸中布满了好奇和难以置信的惊喜。

    好奇还可以理解,可这惊喜是怎么回事?

    南宫浅陌注意到,她这话虽是冲着自己和莫熙瑜说的,可那目光却是不着痕迹地落在了站在左手边的二哥南宫杉身上,这个发现不禁令她挑了挑眉,目光饱含深意地看了二哥一眼。

    南宫杉本就没有料到她还请了霍长歌,这会儿正故作陌生地绷着脸,不妨却别她这一个眼神看得险些破了功,轻咳了一声,连忙转过头去同汶无颜他们说话去了。

    霍长歌见状不由地眸色暗了暗,渐渐染上了几分失落与自嘲的情绪,对于后面裴若水和赵语嫣说了什么是一句也没听进去。

    一晃五年过去了,他怕是早已忘了自己了吧?只是没有想到,镇国将军府最纨绔不堪的二公子南宫杉,竟然就是天下四大势力之一——玲珑山庄的少庄主容华公子!

    霍长歌心中的情绪一时间纷乱异常,有惊,有喜,有高兴,亦有失落。高兴的是自己再一次见到了他,失落的是他不记得自己了。

    众人这厢正说话间,凤之尧四人已经来到了马场。温尺素依旧是面无表情,冷着一张脸,而凤之尧却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

    反观上官子谦和舞霓裳这一对儿则要令人费解的多——舞霓裳一副言笑晏晏心情不错的表情,上官子谦则是欲言又止地望着她,目光一刻也不曾从她身上离开,两人间的异样气氛连周围的人都察觉到了,可偏偏舞霓裳却是浑然不觉……

    啧啧啧,南宫浅陌见状不由地在心里默默替上官子谦点了根蜡,只怕他的情路比之凤之尧也顺畅不到哪去!

    “尺素,霓裳,快过来,大家决定分组接力赛马,我们这正商量着要怎么分组呢?你们两个有没有什么好主意?”南宫浅陌笑着开口。

    舞霓裳走上前来,先是大大方方地同在场的王孙贵胄行了一礼,而后便轻笑道:“倒也好办,咱们这一共是二十四人,不如正好分成四组,每组六人,至于如何分……索性抽签好了,这样也公平。”

    “好主意!”莫熙瑜和魏祎异口同声地赞道,而后相视一眼,默契地笑了。说起来,魏祎、文凝之还有莫熙瑜和霍长歌,这四人算是顶好的闺中密友了,今日难得聚在一处,自然都是高兴的。

    “既然是比赛,总归要有个彩头吧?要不然岂不是没意思?不知暄王意下如何?”汶无颜一边摇着他的桃花折扇,一边挑眉看向莫庭烨。

    澹台奕訢眸光一闪,继而笑着附和道:“千机公子所言甚是,此刻是在东霂,暄王又身为东道主,依本宫看此事不如就交由暄王拿个主意,诸位觉着呢?”

    闻子兮同司星辰对视一眼,挑了挑眉,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决定再添一把火:“这主意不错,若是没有彩头大家比赛又哪来的拼劲!”

    于是大家的目光纷纷望向了莫庭烨。

    莫庭烨自打见到这几个对陌儿心思不明的人后,这脸色就再没好过,阴沉地仿佛下一刻就能滴出墨来。偏生汶无颜此刻又将话题抛给了他,脸色登时就更黑了,周身更是不断释放着冷气。

    站在他身旁的莫君煜下意识地摸了摸胳膊,不着痕迹地往边上挪了几步。

    南宫浅陌自是没有注意到这几人之间的暗潮汹涌,她确实是认真在想彩头的事,至于南宫枫兄弟二人即便是看出来了,却也没有半分想要替他解围的意思——妹夫什么的难道不就是拿来考验的吗?

    贺兰瑾瑜倒是有心想要替暄王说几句话,可奈何他也没有什么好主意,总不能说赢的人能得银子吧?

    “听说苍狼的武器装备皆是天下独一份的,不知胥扬将军可否割爱,将那‘炸弹’拿出来几枚作为彩头?”北堂啸忽而眸光一闪,打破了沉默。

    众人心中顿时一个激灵,心道这北堂啸还真是敢开口,那可是人辛辛苦苦研制出来的武器,又怎么会轻易拿出来送给别人?不过话虽如此,其中一些人看向南宫浅陌的眼光中却还是带上了几分期待和贪念!

    莫庭烨的眉头紧紧皱起,一股强烈的怒气散发出来,看着他们的目光中渐渐染上了凛冽的寒意,哼,一个二个倒是打的好注意,说到底还不是想要参透那些武器的制作方法,继而成全自己的野心!

    正待要拒绝,却被南宫浅陌打断——

    只见她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只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既然北堂太子开口了,那我南宫浅又陌岂有拒绝之理!今日赛马,获胜的那一组每人皆可获得一枚炸弹!”

    众人纷纷惊讶地咋舌,六枚炸弹,足以将一座镇国将军府夷为平地啊!就这么轻易地送出去了?

    不可思议之余,便听着那道冷冽的声音道:“想要如何利用这枚炸弹那是你们自己的事,不过咱们需得有言在先,彩头是送出去了,但我可不想在东霂听见它们爆炸的声音!否则我定会让大家一起‘热闹’起来的!”

    这话便是说给那三国的人听得了,炸弹可以给你们,能不能仿制出来各凭本事,但若是想要借此出兵东霂,那么抱歉,她会在这之前先将三国夷为平地!

    “既然如此,那这场比赛不妨再增加些难度,派人去对面终点处摆一个靶子,接力的最后一人不仅要赛马,还要在过程中射中靶心,最先射中靶心的一组获胜。”向来寡言的夙问突然开口,并提出了一个建议。

    莫庭烨深深看了他一眼,早已体会到南宫浅陌的意思的他,也不含糊,干脆地应下:“可以。”

    “咳咳,那个,我有个问题哈……”魏祎突然有些尴尬地开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