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满门抄斩-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四十二章 满门抄斩

    “侯爷未免有些自视过高了吧?不妨告诉你,这就是殿下的意思,能给你沐家留下一条血脉,沐阳侯,你该知足了!至于留的是哪个,还由不得你来指手画脚!”另一道充斥着不屑与漠视的声音幽幽响起。

    “你!”苍老的声音怒不可遏,却又无可奈何。

    沉默了片刻后转而充满威压地低低道:“轻扬!”

    那语气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父亲……”绝望而失落的声音回荡在空寂的牢房里,似悲似叹。原来在父亲眼中,他就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孽子而已……他不明白,自己与大哥分明是一母同胞,可为何这么多年来无论他怎样努力,父亲的眼里却始终都看不到他?

    “你大哥是长子,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一道讥嘲的声音赶在沐轻扬开口妥协之前冷冷道:“沐阳侯,殿下吩咐了,只救沐二公子和白氏姑侄三人!”

    “沐二公子,请吧!”

    “不,不要,你们救救我,我还不想死啊!”沐昭扬的语气愈发地惶恐不安起来,仿佛带着一股深深的恐惧。

    罗域压低了声音道:“头儿,咱们现在怎么办?”

    “静观其变。等他们走了再说。”南宫浅陌沉声道。既然澹台奕訢要救人,那她也不会多管闲事去拦着,毕竟对于沐轻扬,她还不至于非要他死不可。只是,这沐正丰对沐轻扬的态度实在有些微妙……

    不消多时,牢里渐渐静了下来,只留下沐昭扬和白氏隔着栏杆抱头痛哭的声音。

    忽然,沐昭扬只觉得眼前一道黑影罩了下来,抬头望去,警惕道:“你是什么人?”

    “来问你话的人!”南宫浅陌站在背光的角度,以黑巾遮面,又刻意压低了声音,所以对方根本看不清她的面容。

    沐昭扬眸中划过一抹精光,他不想死,哪怕还有最后一丝希望!“我凭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

    “呵呵!”南宫浅陌讽刺地看着他,一语道破他心中所想:“就凭我能留你一命,如何?”

    “昭扬,别听他的!”沐正丰仿佛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双手扒在栏杆上急急开口说道。

    沐昭扬却全然不理会他,目光只死死盯着她:“此话当真?”

    “现在已经是午时正了,除了相信我你还有别的选择吗?”南宫浅陌淡淡瞥了他一眼,轻声嗤笑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沐正丰眸中划过一抹不安与忧虑,紧紧追问道。

    不待南宫浅陌有所回应,便听得沐昭扬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昭扬!”这一次是沐正丰和白氏齐齐喊道。

    “够了,你们救不了我还不能让我自救吗?!”沐昭扬脸上染上了几分疯狂,双目猩红地怒声吼道。他现在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活下去!

    沐正丰和白氏不可置信地望着他,眼前的这个人让他们感到陌生无比,心中一时间不由百味陈杂,从小培养长大的继承人何时竟成了这般模样……

    南宫浅陌斜睨了沐正丰夫妇一眼,眼角划过一抹讽刺,呵呵,这就是沐正丰不惜以命换命想要保下的好儿子吗?

    “告诉我,冯石是谁杀的?”冷清凌厉声音单刀直入地问道。

    沐昭扬眸中快速闪过一丝挣扎于慌乱,眼神飘忽不定,“我不是都招认了吗,人是我杀的!”

    “呵呵,”南宫浅陌嘴角微勾,目光凌厉如锋刃般直直逼向他:“看来你是不想要这个活命的机会了。”

    “不!”沐昭扬眸中藏着深深的惶恐畏惧,他当然想要活命,可那个人他真的不能说,否则以那人的本事一定会让他死得更快!

    南宫浅陌凤眸微眯,不再给他考虑的时间,作势就要离开,果然,身后立刻传来沐昭扬急切的声音:“等等!我可以告诉你那个人是谁,但你一定要保我平安无事!”

    “可以。”南宫浅陌顿住了脚步,目光落在他身上,似是在等待着他的答案。

    沐正丰急了,厉声喝道:“昭扬,住嘴!”

    “那个人就是第一楼的……呃……”话音未落,沐昭扬便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喉咙,瞳孔猛地一缩,死死盯着沐正丰的方向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南宫浅陌眸光陡然迸射出一股寒芒,“沐正丰,你还真是忠心耿耿,竟然连自己的亲儿子都能下得去手!”她到底还是小瞧了沐正丰这个老匹夫,这种一招封喉的阴毒功法可不常见,虽不致命却也足以令人此生再无开口的机会!

    正待要再问,却听着罗域低声在耳提醒道:“头儿,将他们押赴刑场的人就要来了,咱们必须立刻离开!”

    南宫浅陌眸中划过一抹深色,末了沉声道:“撤!”

    果然,他们前脚刚刚离开刑部大牢,后脚章邯的人就到了,押着沐阳侯府一干人等前往刑场,当然了,其中还包括易容后的“沐轻扬”,“白笙”还有“白澈”三人。

    正午的日头正毒,火辣辣的光线刺得人眼生疼。刑场边上几棵槐树的树梢却是纹丝不动,天气闷得人心里直发慌。刑部的衙役们穿着厚厚的官服,额上的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淌,官服的颜色较之平时更是明显深了几分,显然是被浸湿了。

    “午时三刻已到,行刑!”

    随着监斩官章邯一声令下,几个刽子手当即饮了一口酒喷洒在铮铮发亮的铡刀上,手起刀落,鲜血溅了一地,殷红一片。

    街角尽头,南宫浅陌和罗域隐匿在人群中,不动声色地观望着刑场上的一切。

    “头儿,沐昭扬最后所说的‘第一楼’可是江湖中声名赫赫的那个第一楼?”罗域疑惑问道。

    “除此之外别无解释。看来这个公孙珩也并非表面这般不问世事。”南宫浅陌的目光始终锁定在沐正丰身上,声音微沉地嘱咐道:“这件事你就不要再继续追究了,就当今日的事从未发生过,记住了吗?”

    “是!”罗域见头儿难得出现这般严肃冷峻的神色,于是也不再多问,当即应下不提。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