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十一章 再探大牢-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四十一章 再探大牢

    “她的过去我无从参与,但她的现在和将来都必须有我在身边!”凤之尧定定看着她,郑重说着,神色是从未有过的认真。由始至终,他再没有比这一刻更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了!

    南宫浅陌深深望了他一眼,出言提醒道:“她是个杀手,上京城那些名门闺秀能够信手拈来的礼节规矩、琴瑟笙箫,她全都一无所知,我曾亲眼见到过她与那些人的格格不入……”

    那个时候,她还是西霄平西将军的夫人,当日闻府寿宴上,几乎是所有人都在刻意疏远她,虽说尺素的性子本就清冷,不爱凑热闹,可那种孤立无援的感觉却也足以令她望而生却。

    更何况,尺素曾经是西霄平西将军封玄的夫人,这一点是无可辩驳的事实,依着凤家的门第,倘若有人刻意为难,想必尺素的日子必然不会顺当。

    作为好友,她不得不多替她思量周全些。

    凤之尧沉默了片刻,眸中浮起一抹懊悔,愧疚与心疼交织在一处:“抱歉,是我的疏忽,竟是从未替她考虑过这些,尺素她也从来都不跟我提起……”

    是他太过自私,不曾设身处地地为她考虑,如尺素那般的女子,是断然不会拘泥于后宅的,她该有自己一片天空,江湖也好,军中也罢,总归是要自由自在的。

    看着他的神情,南宫浅陌心下不由浮起一抹安慰,好在凤之尧是真心对她,作为至交好友,她唯有希望他们的情路能够尽可能地顺畅些。

    “信任二字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你想要她将后背交于你,就该替她挡去那些流言蜚语,毕竟,隔在你们中间的不单单是门第之见,还有世俗礼教,你懂我的意思吗?”南宫浅陌意有所指地说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凤之尧忽而扬唇冲着她莞尔一笑,道:“楼陌,谢啦!”说着便一阵风似的走了。

    轻功不错嘛!南宫浅陌在身后暗暗赞叹道。

    起身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下筋骨,忽而想到什么对流云道:“我一会儿写几个帖子,你派人帮我送一下。”

    流云闻言自去准备写帖子的花笺了,浅黛却是一脸兴致勃勃地问道:“小姐是要?”

    “上次进宫时不是答应了要给曦和公主还有灵犀郡主下帖子,请她们一同出宫玩吗?本来是打算第二日就喊她们出来的,谁知正好赶上驿馆爆炸,耽搁了这么些天,索性这几日闲来无事,不如一起去郊外骑马好了!”南宫浅陌笑着解释道。

    浅黛闻言立刻眼前一亮,欣喜若狂,“既然请了曦和公主还有灵犀郡主,不如索性把魏大小姐和文小姐也一起叫上,人多了热闹啊!”

    南宫浅陌正要点头,却又听她接着道:“对了对了,还有温姑娘和霓裳姑娘!这可是给凤公子制造机会的大好时机,凤公子一定会感激您的!”

    南宫浅陌头上滑下几条黑线,她是月老吗?还得负责牵线搭桥……不过浅黛说的也不无道理,只不过这样一来要请的人恐怕就多了……

    最终,在南宫浅陌的坚持下,就只请了相熟的一些朋友,本就不是什么正式的宴请,自然也就没必要全覆盖了。可饶是如此,帖子也下了十好几张呢!

    却说流云这边前脚刚张罗着要找人出去送帖子,后脚罗域就来了。

    “罗域,你怎么来了?”南宫浅陌显然有些意外。苍狼驻扎在城外,罗域没事应该不会轻易往城里来才是。

    “头儿,”罗域想了想,还是决定把一直缠绕在自己心头的疑惑问了出来:“那日审问沐昭扬时,属下觉得有一件事很奇怪。”

    南宫浅陌脑海中快速闪过了什么,皱眉问道:“与冯石的死有关?”

    “头儿你知道?”罗域惊讶不已。暄王不是嘱咐他不要把此事说出去吗?

    南宫浅陌心下微沉,心道果然如此,她就说为何那日她一问起冯石之死莫庭烨就刻意转移话题,果然是有问题!

    “说说看!”清冷的声音沉稳而平静。

    “当日……”

    待罗域说完自己的怀疑,南宫浅陌眉心紧蹙,语气十分肯定地说道:“人绝不会他杀的。”

    “头儿……”罗域欲言又止,若谋害冯石的凶手不是沐昭扬,那岂非头儿的嫌疑还是最大的?

    南宫浅陌却是摇了摇头道:“冯石死于中毒不错,但那个用毒之人手段极为高明,就连我也想不明白其中的具体缘由,但可以肯定的是,沐昭扬绝对没那个本事!”

    罗域下意识地说出了自己的怀疑:“那会不会是沐轻扬?”

    “不会是他,虽说沐轻扬擅长医毒,但他的用毒之术其实并不高明,如果动手的人是他我绝不可能会毫无察觉。”南宫浅陌直接否认了他的猜测。

    “等等!今日是不是沐阳侯府问斩的日子?”南宫浅陌忽而问道。

    罗域微怔,旋即想到了什么:“头儿你是想……”可这就快要到午时了,他们就这样直接去刑部大牢真的没有问题吗?

    “不错!你跟我一起去。”南宫浅陌向来是个行动派,当即便放下手里的东西,说话间人已经出了青墨居,罗域见状也来不及多问,赶紧跟了上去。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此刻的刑部大牢内守卫居然异常松懈,二人简直就是如入无人之境。

    “头儿,这似乎不大对啊!”罗域一边往前走,一边疑惑道。

    南宫浅陌紧紧皱起了眉头,她想她大概猜到这是怎么一回事了——能够不动声色地换掉刑部大牢的守备,这么多年过去,澹台奕訢的势力果然早已不容小觑!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传来一阵低低的争执声,“嘘!”南宫浅陌一把把罗域拽到身后,示意他仔细听。

    “爹,爹我还不想死,爹你让他们救我啊!你明明答应过我的!”焦急而慌张的声音急急说道。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本侯明明同你们殿下说好的要保下的人是本侯的长子沐昭扬,而不是这个根本就无足轻重的孽子!”一道苍老低沉的声音咆哮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