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背后主人-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十四章 背后主人

    第三十四章 背后主人

    沿着脚下石子铺成的甬路,楼陌跟随墨风走进了客厅。

    “陌姑娘请坐,墨寒和墨冰二人已经去请我家主子了,还请陌姑娘在此稍候片刻,我家主子随后就到!”墨风吩咐一旁的小厮给楼陌倒了杯茶。

    “无妨!只要不是太久就行,我不喜欢等人!”楼陌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端起茶抿了一口,这茶叶倒是不错,上好的君山银针,可惜这泡茶的人不懂这茶……

    “姑娘放心,主子很快就到!”墨风赶紧说道,生怕这陌姑娘一个不高兴转身就走,那他可就交不了差了……

    “但愿如此!”楼陌淡淡地道。若是那人敢跟她摆谱,在这里晾着她,哼,别怪她翻脸!她可向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墨风拱手说道:“陌姑娘,那在下就先行告退了!”说罢就摆手示意那小厮也一同退下。

    楼陌负手而立,打量着整间屋子,只见正对着门的那面墙上挂着一幅山水画,两边题有一副对联——“不设藩篱,恐风月被他拘束;大开户牖,放江山入我襟怀!”这意蕴倒是不错,想来写这对联之人也是个心胸开阔之人!而这字迹与院外牌匾上的字迹如出一辙,看来应当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夜冥绝进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客厅中央,一白衣女子负手而立,背对着门,似是在欣赏墙上的那副对联,这个背影,好熟悉,就像是……夜冥绝倏地一惊!他为何会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和那个人的背影那么像!会是她吗?

    听到有脚步声靠近,楼陌回过头来,午后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显得越发的唯美柔和,她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子,他似乎很高,身材笔挺,一身墨色玄衣,脸上覆着半张黑金色的玄铁面具,那面具和他面部曲线倒是极为贴合,上面刻着暗色花纹,却只盖住了脸的上半部分,露出线条锋锐的薄唇,还有弧线刚毅却不失完美的下巴,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

    “听说,你要见我?”楼陌走到椅子前坐下,用一只手撑着脑袋,很是随意地说道。

    夜冥绝回过神儿来,径直走到主位上坐下,直直地望着楼陌的眼睛:“你就是陌尘!”他语气肯定地道。

    “不错!是我!”

    “不知阁下是哪位?”楼陌从眼前这个男子身上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他究竟是何人?

    “你觉得呢?”夜冥绝有些玩味地说道,就在刚刚看到她侧脸的那一刻,他已经确定了,她就是那天救了他的人,不过看她的样子应该是还没认出他来,不过这样最好,反正他也没有打算以真面目与之相见,现在的他只是血刹楼楼主夜冥绝而已!

    “我没什么觉得,阁下要是不想说就算了,我也没兴趣知道你的身份,你不如直说说找我什么事好了!我还有事,没时间跟你这瞎耗!”楼陌冷声道,这人可真够恶劣的,什么叫“你觉得呢?”她又不是算命的,怎么会知道他是什么人!真是可笑!

    夜冥绝忍不住挑眉,果然是有多大的本事就有多大的脾气吗?还真是一点儿耐心都没有啊!

    “夜冥绝!”

    “什么?”楼陌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夜冥绝?他这是在告诉自己他的名字吗?等等,他说夜冥绝!

    “你是血刹楼楼主!”楼陌皱眉,没想到他居然就是江湖上神秘的血刹楼楼主,而这三年里,他一直在派人调查她的烈焰阁,今日又将她请来,难道是猜出了自己的身份?不!应该不会!楼陌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先不说自己现在是个女子,而无情公子是个男人,就算他能猜到无情公子女扮男装,可她眼下不过十三岁,而烈焰阁可是已经建立十一年了,任谁也不会觉得烈焰阁会是一个两岁的孩子建立的!想到这里,楼陌心中稍安,但还是对眼前的这个男子充满了警惕,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有些事情姑娘心里知道就好,不必说出来!”夜冥绝看着眼前这个对自己防备甚重的女子,缓缓开口:“此次请姑娘前来是有一事相求——”

    “说吧,谁要死了?”楼陌语出惊人。

    “什么叫‘谁要死了’!姑娘你说话怎么如此难听!”一个锦衣男子走了进来,只见他身着月白色暗纹长袍,衣垂青色玉佩,足踏云履。头戴白玉长冠,绯色薄唇,肤质偏白,此刻他眉头紧皱,凤眸微挑,显然是有些不悦!

    看到男子进来,脸上还带着一丝愠怒之色,而此时一旁的楼陌脸色更是差的出奇,夜冥绝赶紧岔开话题:“之尧,你来了,这位就是陌尘姑娘!”

    凤之尧一脸怀疑地看向楼陌:“你就是陌尘?”

    楼陌本不欲发火,但这人的眼神实在是让人生气,便忍不住怼他:“我不是,难不成你是?倒是看不出来这位公子居然是女扮男装的吗?”

    “你——真是岂有此理!本公子不过是问你一句,你何必如此出言不逊!”凤之尧怒声道,这女子如此年轻,脾气还这么冲,一看就不像是医术高明之人!说不定就是个冒牌货!

    看到这人恼羞成怒,楼陌忍不住讥讽道:“方才我也不过是问了一句,公子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呢!”

    凤之尧被自己的话给噎了回去,怒气冲冲地走到一旁坐下,眼睛死瞪着楼陌。

    楼陌却浑然不在意,望着夜冥绝不耐烦地道:“说说看,到底是谁快死了?”

    凤之尧待要发火,却被夜冥绝一个眼神给制止了,“陌姑娘如何得知我们想请你救人?”

    “整个庐阳城都知道我陌尘医术高明,而你的属下又是在和生堂外开始跟踪我的,我自认除了医术没有别的什么值得你们惦记的!但如若是一般的病症,你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地请我前来,如此想来,怕是有人危在旦夕,命不久矣!”说着楼陌似笑非笑地看了夜冥绝一眼,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她就看出此人身中剧毒,虽有深厚的内功底子,面上看不出什么异样,但他的指甲颜色不对,和正常人乳白色偏粉的指甲相比,他的指甲惨白暗淡,还隐隐带着一点青色,显然是中毒已深的表现!

    夜冥绝眼底划过一抹赞叹,好个聪慧机敏的女子!想来她一开始就猜到他派人请她前来的意图,却是一直沉住气没有开口,而她刚才看向自己的那一眼,想必也已经断定这求医之人就是自己!如此,那便没有必要再多做试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