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表白遭拒-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三十九章 表白遭拒

    司星辰揉了揉太阳穴,他也是后来才知道,楼陌与烈焰阁的关联,那一战,烈焰阁伤亡惨重,这件事换了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不介意!

    沐轻扬陷入了沉默,他觉得自己在这一瞬间宛若一个笑话,知情也好,无意也罢,总归事已至此,他也早已再无回头的余地了。

    “我去找大师兄,他应该有办法救你。”司星辰终究是于心不忍,他想,楼陌既然知道他来见二师兄却并没有阻拦,想来也并不是真的非要他死不可,或许只是失望了吧?

    不想沐轻扬却是摇了摇头道:“不必了,我既身为沐家血脉,就断没有独自苟活的道理,师弟,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把帮我救笙儿还有白澈一命,他们是无辜的……”

    “你到现在还觉得那个女人是个好人吗?!”司星辰气极了,控制不住地大声喝道。

    沐轻扬嘴角勾起一抹苦笑:“纵使她欺我也好,瞒我也罢,总归我曾答应过要护着她一辈子的,我不能食言。”

    或许,笙儿从来都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般单纯,这一点,他不是毫无察觉,只是他爱她,所以下意识地忽略了。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司星辰被他的固执气得脸色漆黑,他就不明白了,一个满口谎言心思深沉的女人,怎么就值得他如此不要命地去护着!

    “师弟,这些年我从未求过你任何事,这次就算我求你了行吗?”沐轻扬把姿态放得很低很低,用几乎是乞求的语气说着。就在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早已沉溺在对笙儿的爱中无法自拔,哪怕从此万劫不复!

    这一瞬间,司星辰忽然就明白了楼陌为何不愿再掺和此事,二师兄他真的是……固执到近乎愚钝!

    深吸了一口气,司星辰沉声道:“好,我答应你!但你记着,从此往后,你我之间再无任何师兄弟情分!”

    沐轻扬怔了怔,忽而嘴角化开一抹极淡的笑意,似是松了一口气,却又带着无尽的苦楚,“多谢!”

    “不必了!”司星辰冷冷丢下这么一句话便转身离去,夜风卷起的衣袂夹杂着几分凌乱的寒意。

    ……

    “星辰,你来了。”澹台奕訢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司星辰面色稍缓,皱了皱眉头道:“大师兄似乎猜到我会来找你?”事实上他原来是打算找楼陌一起商量救人的事宜,不料却意外得知了那件事,不得已才来找大师兄。可看大师兄这副模样倒像是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来意一般……

    澹台奕訢示意他先坐下,“轻扬的事我责无旁贷,且已经想好了万全之策,你大可不必忧心。”他答应沐正丰给沐家留一条血脉,至于最后活下来的是沐昭扬还是沐轻扬就由不得他沐正丰选择了!

    “我有什么可忧心的,”司星辰有些负气地说道:“沐轻扬他自己都不想活,我管的着吗?”

    “此言何意?”澹台奕訢眉宇间染上些许困惑,据他所知轻扬他在沐阳侯府并不受重视,为何还会……

    提起这个司星辰就来气,气冲冲地说道“那个死脑筋势要与沐阳侯府同生共死,这也就罢了,可他居然还为了一个心思叵测的女人跟我决裂,甚至求我一定要救那个女人和她的侄子!”

    澹台奕訢听罢眉心紧锁,道:“你说的那个女人是谁?”

    “就是你那个心腹白起的妹妹,白笙!”司星辰说着还颇为怨忿地看了他一眼,“我知道白起没死,你也不必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总之你转告他,让他管好自己的妹妹,少让她在沐轻扬面前胡说八道,楼陌不是她能诬陷诋毁的人!”

    “她跟轻扬说了什么?”澹台奕訢眼底浮起一抹浓郁的怒气,白起的妹妹如何他不感兴趣,但她不该去招惹师妹,触及他的底线!

    “这你可以自己去问她,沐轻扬的事既然你早有准备那我也就不多管闲事了,走了!”司星辰说罢便潇洒转身离去,该做的他都做了,至于剩下的就与他无关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澹台奕訢眸中划过一缕深思,如今看来星辰他似乎也不简单……

    同门数载,到今日,他们师兄妹四人终于还是分崩离析了!

    这样也好,正应了师父当日所言——既出谷,便再与逍遥谷无关!只是说起来,他们四人当中竟无一人专注于医术,悬壶济世,不免有些叹惋罢了。

    不过,轻扬的事,还是要让他看清楚沐阳侯府一家的真面目才好!

    “来人!”

    ……

    时值正午时分,烈日当空下的树梢纹丝不动。兵部尚书魏府院墙外面的古树下,一男一女正在激烈争执——

    “凤之尧,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我同你说过多少次了,我曾经嫁过人,我们之间不合适!”温尺素秀眉轻蹙,语气已然有些不耐。这人还真是长能耐了,她都躲到魏府去了,他居然还能翻墙进来,合着他学的轻功就用来干这个了!

    凤之尧却依旧不厌其烦地说道:“我也说过了,我并不在意这些,你心里分明也是在意我的,为何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说着眼中划过一抹受伤的神色。

    温尺素努力说服自己忽视他的眼神,转身就走,却被凤之尧一把拦下:“尺素,你这样对我不公平!我们这些年明明相处得很好!”

    “那是因为我们之间是兄弟,是朋友!”温尺素揉了揉眉心,语气缓和下来,清冷平静道:“凤之尧,以后不要再提这些了,我们不可能的……”抛开她杀手的身份不提,单是她与封玄那一段滑稽可笑的婚姻就足以在他们之间划开一道天堑鸿沟,再难逾越!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家庭琐事对一段感情的消耗吞噬程度,与其等到了那一日,所有的感情都被一一消耗殆尽,她宁可从来就没有开始过。

    “尺素,你看着我,”凤之尧双手握着她的肩膀,一字一顿道:“相信我,你所有的顾虑都不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问题,只要你愿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