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同门决裂-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三十八章 同门决裂

    “呵呵!”南宫浅陌嘴角勾起一抹讥嘲,冷笑道:“我要是真做得绝,你沐阳侯府绝不会存活到今日!沐轻扬,我不是没有提醒过你,那封信就是我给你的最后机会,只是很可惜,你并没有当一回事。”

    “驿馆爆炸的当日,厨子做的菜是螃蟹、苋菜、甲鱼、豆腐还有番茄,这些东西放在一起吃会有什么效果你不会不知道吧?!”

    这几样食物相生相克,同时食用会让人陷入昏睡,那日大哥曾无意中问起过此事,他就随口告诉了他……想到这些,沐轻扬神色间渐渐染上了一丝惶恐不安,陡然提高了声音:“不,这不可能,这一定是巧合!”

    “信与不信全在于你,我言尽于此,今日来见你最后一面已是全了我们最后的情分了!”南宫浅陌突然觉得一股烦闷堵在心头,迫使她想要立刻离开,再待下去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等等!”沐轻扬连忙急声叫住了她,声音艰涩而犹豫,“师妹,我想要求你最后一件事!”

    南宫浅陌停住脚步,却并未回头,事实上,对于沐轻扬即将要说出口的话她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笙儿是无辜的,你能不能……”沐轻扬试探着开口。

    “抱歉,我做不到!”南宫浅陌冷声拒绝了他,胸中蓦然涌起一股怒火,直到这一刻他竟然还固执地认为白笙是无辜的,真不知该说他蠢还是什么!整个沐阳侯府恐怕也只有他一个人一无所知地被蒙在鼓里!

    沐轻扬一听便有些急了,倏地站起身来一把抓住牢门的栏杆,口不择言道:“师妹,你已经害死了笙儿的大嫂,为何就不能高抬贵手放过她和白澈呢!”

    “你说我害死了姚氏?呵呵!这话是白笙告诉你的吧?”南宫浅陌几乎要被气笑了,她转过头来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沐轻扬,既然在你看来我南宫浅陌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那你又何必求我?!”

    说罢便头也不回地甩袖而去,她真是后悔今日来这一趟!原以为沐轻扬只是木讷寡言了些,不想此刻才发现他竟是如此的愚不可及!来的时候她甚至想过要设法救他一命,现在看来,倒是她自作多情了。

    “楼陌?”刚一出刑部,南宫浅陌迎面就碰上了匆匆而来的司星辰,他习惯了称呼她为楼陌,南宫浅陌也就没有刻意去纠正他。

    显而易见,他此刻出现在这儿也是来看望沐轻扬的。南宫浅陌稍稍调整了一下心态,淡淡道:“你也来了。”

    司星辰微微皱眉,楼陌这反应似乎有些不对,“你和二师兄怎么了?”他原以为以楼陌的性格定是会想办法救二师兄一命的,可现在看来似乎完全不是这回事啊!

    “没什么,你去看他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南宫浅陌语气有些淡漠疏离,她此刻实在不想提及沐轻扬的事。

    “诶诶,楼陌!”司星辰在身后喊着,南宫浅陌却是头也不回地策马扬鞭而去。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司星辰眸中划过一缕深深的忧虑与不安,她有多看重情义就有多决绝坚定。

    “二师兄,我有话问你。”司星辰走进牢房,郑重朝着沐轻扬问道。

    沐轻扬的神情显得有些颓丧,不甚在意地开口:“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驿馆爆炸的事你参与了多少?”司星辰沉声问道。他了解楼陌,如果说二师兄没有参与其中的话她是说什么也不会对他不管不顾的。

    沐轻扬自嘲一笑,摇头道:“说起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但又确实是与我脱不了干系。”

    “什么意思?”司星辰眉心紧蹙。

    “驿馆爆炸当夜,所有人在用过晚饭后都陷入了昏睡,这才令人有机可乘。而致使他们昏睡的饭菜是我无意中告诉大哥的。”说罢沐轻扬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不是感觉不到父亲与大哥的古怪,可他以为他们是至亲之人,他们不会利用他的……

    司星辰听罢眉头皱得更紧了,不应该啊,如果单单是这件事,楼陌应该不会这般生气才是,“除此之外,你是不是还做了什么事情?”

    “如果说还有别的什么事,那就是五年前,我去过一次南暻,救回了笙儿。”沐轻扬声音疲惫而倦怠地说道。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师妹为何会害死了笙儿的大嫂……

    “你说的这个笙儿是何人?”司星辰敏感地抓住了关键所在,直觉告诉他,这个笙儿一定有问题!

    “南暻已故谏议大夫白起之胞妹,五年前,白起被处斩,其夫人也就是笙儿的大嫂姚氏被师妹推入悬崖,坠亡。”

    司星辰的眸中陡然迸射出一股犀利的光芒:“你说白起?”

    沐轻扬点点头。

    “白起根本就没有死,二师兄,那个白笙一直在骗你!”司星辰咬牙恨恨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难道说师妹给我的那封信中说的就是此事?”沐轻扬难以置信地望着他。

    司星辰眯着眼睛问道:“什么信?”

    “师妹回到上京城后不久曾约我见了一面,问了一些很奇怪的问题,当晚又派人给我送了一封信,但是当时我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就没有拆开看,后来信就不见了踪影……”沐轻扬仔细回忆着当时的情景,实在想不出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

    “等等,你方才说你五年前去过南暻,楼陌她是不是问了你这个?”司星辰仿佛抓住了什么线索,急急问道。

    沐轻扬眼中划过一抹诧异:“你怎么知道?”

    司星辰心下一沉,半晌方道:“你可知五年前师妹在南暻淮安城受过一次重伤,自那以后,她便与大师兄再无联系。”

    “重伤?”沐轻扬脑海中猛然闪过了一些东西,“难道说当年我带领沐府影卫在西城门角楼截杀的那批人都是师妹的人?”

    “我想师妹给你的那封信应该就是想要告诉你此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封信是她给你最后的机会,可惜,你根本就没有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