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恩断义绝-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三十七章 恩断义绝

    夏侯华绫闻言顿时破涕而笑,道:“你这孩子,怎么净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陌儿什么性子我这个做娘的还能不知道吗?肯定是她那犟脾气又上来了,你怎么可能能拦得住她!”

    南宫浅陌无语望天,这真的是亲娘吗?她表示严重怀疑!

    “阿烨啊,你和陌儿也都不小了,这亲事打算什么时候办呢?”夏侯华绫亲切地抓着莫庭烨笑眯眯地问道。

    南宫浅陌微窘,她这算是被嫌弃了吗?与此同时脑海中自动脑补了一下古代十八岁大龄剩女的境况……

    莫庭烨却是饶有兴致地瞟了她一眼,这才略显为难道:“夫人所言甚是,我也正有此意,只是南宫将军那边怕是还舍不得陌儿这么快就出嫁……”说着脸上适时地露出了一抹赧色,像是不好意思似的。

    阴谋,绝对是阴谋!自己搞不定她的父兄,就想从她娘这里下手,不得不说莫庭烨这一手曲线救国玩得很溜啊!南宫浅陌在心里暗搓搓地腹诽道。

    果然,美人娘亲中计了,当即保证道:“阿烨别急,陌儿她父兄那里有我,你只管去挑选良辰吉日就是!”

    “如此便多谢夫人了!”莫庭烨立刻满脸欣喜地说道。

    夏侯华绫满意地点点头,全然把南宫浅陌这个亲闺女抛到了脑后……

    此时此刻,玉笙院内。

    “你说什么?!那个小贱人竟然回来了!”安氏尖利刺耳的声音嘶吼着,脸上满是狰狞狠厉之色。

    安氏的兄长安连成连忙一把捂住了她的嘴,低声警告道:“你给我闭嘴!皇上已经下令,沐阳侯府三日后满门抄斩,你这么不管不顾地嚷嚷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是不是?!”

    安氏满目的愤恨不甘,最终却只能暗暗忍下,“难道就这么轻易让她逃过一劫吗?”

    “不然你还想怎样?单凭画眉一个身份卑微的奴婢,如何能够识得身份贵重的沐阳侯世子!南宫浅陌那个丫头玄乎得很,难保她回过头来不会联想到咱们身上,届时你我都脱不了干系!”安连成阴沉着脸呵斥道。

    安氏的脸上此刻阴云密布,俨然与平时那个温和大方的大姨娘判若两人,只听她语气阴狠道:“那就让画眉永远地闭上嘴!”

    安连成眸光中划过一抹诡谲,低哑的声音仿佛淬着无尽的阴毒:“这件事最好是借别人的手去做,别牵扯到自己身上。”

    “放心!”安氏冷冷吐出两个字。

    ……

    翌日傍晚,南宫浅陌正在栖霞苑里被拘着练习刺绣,晚风拂过,发出轻轻的沙沙声,只那么一阵,就消失在无限的宁静之中。清风微漾,岁月静好,自是美人如画的场景,当然,前提是忽略某人时而郁闷时而绝望的叹息声……

    在南宫浅陌第n次扎到手后,夏侯华绫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瞪着她,像是在控诉着她的不用心。

    看得南宫浅陌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她这哪是学什么刺绣,分明是在自虐好吗!

    “小姐……”青风忽然进来喊了一声,欲言又止地望着她。

    南宫浅陌立刻如释重负一般对夏侯华绫扯开一抹笑容:“娘,我去去就来!”说着就要脚底抹油。

    “去吧去吧,今日就到这吧,反正你心思也不在这儿!”夏侯华绫头疼不已地扶额叹息道。这个女儿当真是没有半分像自己,女红刺绣一窍不通,刀枪棍棒反倒是信手拈来,也不知道阿烨那孩子究竟看上她哪点了!

    南宫浅陌自是不知自己娘亲心里的想法,随青风走到了廊下,这才出声问道:“出了什么事了?”

    “刑部刚刚派人传来消息,沐轻扬要见你。”青风直言道。

    南宫浅陌轻轻抿唇,眸光一缕暗芒闪过,半晌方才沉声道:“走吧!”

    皇上已然下了圣旨,后日午时就是沐阳侯府处斩的日子。到底是同门一场,有些事情总归是要有一个了结的,去见他最后一面也好。

    说起来,短短几日,这已经是南宫浅陌第三次来到刑部大牢了,第一次是审问冯石 ,第二次是她自己被关进去了,如今,是来看望沐轻扬。不得不说,事实还真是无常。

    “沐轻扬……”站在牢门口,南宫浅陌的声音平静,波澜不兴。

    牢房中那人缓缓转过身来,张了张嘴,声音微涩:“师妹,你来了。”

    听到他这声“师妹”,南宫浅陌微微皱眉:“沐轻扬,我以为我们之间的同门情谊早在五年前的淮安城就断了。”那日西城门角楼一战,烈焰阁损失惨重,她自问终将无法释怀!至于今日的牢狱之灾,她亦曾写信提醒过他,只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五年前,就因为我无意中透露了云亲王夫妇的行踪吗?你就要我整个沐阳侯府陪葬?”沐轻扬有些嘲讽地笑道。

    南宫浅陌蹙眉:“我让流云送去给你的信你没有看?”她明明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同他说清楚了,也表明了立场,若他仍是执迷不悟,他们之间便从此恩断义绝,各不相干。

    “信?”沐轻扬有些诧异,忽而想到什么,又道:“你在信中写了些什么?”他记得自己当时接过那封信后笙儿突然派人来说她不舒服,信就被他随手放在了桌子上,后来就再没见到了,他当时也没有太过在意。

    南宫浅陌忽然觉得有些讽刺,真相什么的在这一刻忽然就不重要了,沐轻扬自己做出的选择,她又何必多问!

    “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沐阳侯府通敌叛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用不着我在背后做什么,至于你要怎么想那是你自己的事,我无权置喙。我南宫浅陌自问从未有过对不起你的地方,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

    可惜的是,沐轻扬显然并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只听他语气激愤道:“这不可能!沐阳侯府是被冤枉的,我父兄绝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师妹你为何一定要做得这么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