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驿馆风云(十六)-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三十五章 驿馆风云(十六)

    “沐正丰人呢?”莫庭烨一面将信件收入袖中,一面朝墨风问道。

    “半个时辰前刚刚骑马出城,墨冰和墨寒两个亲自带人跟着的,随时可以拿下!”墨风有条不紊地答道。

    起身看了一眼窗外繁星点点的夜色,莫庭烨沉声道:“时候不早了,动手吧!”

    “是!”

    黎明将至,所有的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归于平静,不留一丝痕迹。

    一大早,章邯匆匆赶到刑部,罗域已然在那里候着了。

    “这位罗小将,敢问昨夜的问讯情况如何了?”章邯迫不及待地问道。

    罗域面不改色道:“章大人放心,沐昭扬已经认罪。”足足一个晚上的时间,他要是连沐昭扬这种人都审不出来,那也就没脸在苍狼里混了。

    “!”章邯不可思议地望着他:“真的认罪了?他承认冯石也是他杀的?”

    罗域正待要开口,却见莫庭烨大步走了进来,于是立刻上前一步,从袖中掏出一封密信交给他,道:“王爷,这是沐昭扬的口供。全都供认不讳,但是有一点比较奇怪——”

    “对于他是如何毒死冯石的,这一点沐昭扬始终没有交代得十分清楚。”他其实是想说,冯石的死真凶或许另有其人……

    章邯闻言陷入了沉思,显然他对此也是持有怀疑的。但时间紧迫,他现在也没有更多的证据来佐证这一点,更何况,沐昭扬已然认罪。

    莫庭烨拆开信大致扫了一眼,便递给了章邯,而后又对罗域道:“辛苦了,现在随本王进宫!”目前的这些证据已经足够他死一万次了,至于冯石的真正死因并不是他们现在所要关注的重点。

    “是!”

    旭日东升,耀眼的阳光给巍峨高耸的皇城披上了一层浅金色纱衣,庄严而威仪。皇城正中是一座高达巍峨的宫殿,红砖绿瓦,飞檐鹤立,端的是大气磅礴之势,正上方悬着一块金漆油木匾额,上书“正德殿”三个楷书大字。

    殿内,文武百官分立于两侧,三国使臣齐聚,就连在爆炸中受了伤的夙问和贺兰瑾瑜都来了,却独独少了一个沐阳侯!

    “皇上,驿馆爆炸一案微臣已查到了新的证据,可以证明胥扬将军是被陷害的!”章邯率先出列回禀道。

    “嘶!”一石惊起千层浪,章邯的话在众朝臣心中投下重重一击,分明是已经棺定论的事情,怎么就突然有了反转?

    与此同时,睿王一派的人脸色倏地变了,尤其是在发现沐阳侯没有到场之后,越国公和裴肃对视一眼,心里几乎同时发出一个声音——事情有变!

    坐在上方的莫御城将这一切都收之眼底,不动声色地问道:“章邯,那就把你查到的证据都说说吧!”

    “微臣遵旨!”章邯不紧不慢地从袖中把今早暄王给他的那份罪状拿了出来,元公公立刻接过来呈给了莫御城。

    就在众人都好奇那罪状上写了些什么的时候,章邯再次出声:“前天夜里,寅时三刻,沐阳侯世子沐昭扬偷偷潜入刑部,意图谋害案件重要证人画眉以杀人灭口!方才呈给皇上的就是他的罪状!”

    众人一片哗然,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章邯接着道:“经审问,沐昭扬对其密谋盗取苍狼武器装备,在驿馆埋伏炸弹,事发后令冯石为其顶罪,乃至于威胁冯石陷害胥扬将军一事供认不讳,现证据确凿,另,画眉亦可作证。”

    “沐阳侯何在?”莫御城阴沉着脸问道。

    话音刚落,莫庭烨便站了出来:“启禀皇兄,臣弟有本要奏!”

    众朝臣更觉不对,暄王平时可不是个喜欢奏事的,除非是真的出了什么大事……

    “说!”莫御城盯着手里的罪状,神色莫辨。

    “臣弟参沐阳侯沐正丰通敌叛国,意图谋逆!”莫庭烨再次丢下一枚重磅炸弹,惊得众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越国公和裴肃对视一眼,心知不妙,故而也聪明地选择了保持沉默,若无其事地等待着他的下文。至于赵构、程之南还有煜王三人更是眼观鼻鼻观心,生怕一个不小心引火烧身。

    莫御城深深看了他一眼,眸中的漩涡越聚越深,沉声道:“可有证据?”

    “还请皇兄过目!”说着便将一封密信递给了元公公。

    莫御城的脸色在看完密信之后瞬间变得阴云密布,俨然有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站在下首的一众官员心头突突直跳,纷纷低垂着脑袋,再不敢多做议论,生怕牵连到自己。

    “来人,立刻将沐正丰带来见朕!”莫御城此刻胸中充斥着滔天的怒意,恨不得当场杀了他!

    在这个档口上,也就只有莫庭烨才敢开口说话:“皇兄,人昨夜已经扣下了,墨冰!”

    话音刚落,墨冰便帮着一个形容狼狈面如土色的人走了进来,众人抬眸望去,可不正是沐阳侯吗!

    “皇上,皇上,微臣冤枉啊!”沐正丰一进来就直直跪下了,不住地哭诉着,声泪俱下,不知情的恐怕真会相信他是清白的。

    “冤枉?哼,朕看你是一点儿也不冤枉!”莫庭烨鹰眸中盛满了怒火,“元培,把东西拿给他看!”

    元公公立刻将密信和沐昭扬的罪状一并拿给了他。

    罪状也就罢了,当沐正丰看到那密信下方鲜红刺目的私印的那一刻,情不自禁地抖了一下,密信和罪状一同飘落在了地上。

    只见他眼中划过一抹不可置信的神色,下意识地抬头望向了一旁的澹台奕訢,后者却是连半分眼神都为停留在他身上。

    直至此刻,沐正丰才明白,为何自己深夜赶往城外见到的不是白起,而是暄王的人——他这颗棋子,埋了二十多年,终究还是被弃了!

    心下的荒凉空芜陡然而生,沐正丰反倒渐渐平静了下来,整了整衣襟,郑重俯身叩首,声音听起来却是悲怆而苍凉:“臣沐正丰,认罪!”

    他这一生都忠于南暻,也正因如此,他才必须认罪,只有这样才能不牵连到殿下身上,这是他欠他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