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驿馆风云(十四)-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三十三章 驿馆风云(十四)

    “哼!当真是不知所谓!你以为她会查不到你的身上吗?”澹台奕訢冷笑道。

    白起眼中立刻浮起一抹警惕:“这怎么可能?她不可能猜到我还活着!最多不过是怀疑沐正丰罢了……”

    “白起,本宫警告你,不管你和那个人有什么阴谋计划,最好立刻就此打住,否则本宫也保不住你!”澹台奕訢厉声警告道,手中的湛泸剑寒光乍现,犹如壁立千丈的断崖,冷峻而巍峨。

    白起心下骇然,他知道自己一直辅佐的太子殿下从来都不是表面那般温文尔雅,但也从未见到过他如此肆无忌惮地将自己的阴冷弑杀表现出来,那个南宫浅陌究竟有何魔力?

    还有,他是如何知道自己一直与那个人保持联络的……

    正当白起心生疑窦之际,外面突然传来一道通禀的声音——

    “启禀太子殿下,东霂暄王求见!”

    澹台奕訢缓缓收起湛泸剑,低声对白起警告道:“你先下去,记住,这是本宫最后一次保你!”

    白起躲进内室前不可思议地望了一眼门外,这暄王来得这么快,定然是已经有了明确的线索,十有**也猜到了自己在整件事当中起到的作用……

    澹台奕訢一脸淡漠,一边摆手示意下人将那使臣的尸体拖下去,一边对莫庭烨淡淡道:“不知暄王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本王的来意你应该猜得到。”莫庭烨眸中的锋芒快速闪过,望着内室的方向若有所指地说道。

    只见澹台奕訢君子如水的脸上波澜不兴,握着湛泸剑的手却是几不可察地顿了一下,却没有逃过莫庭烨的眼睛。

    “本宫可以放弃沐正丰这颗棋子,但暄王总该拿出些诚意来才是,否则……”澹台奕訢说到这儿便停下了,犀利的目光直指莫庭烨。

    “呵呵!”不想莫庭烨却是冷笑一声,不屑道:“本王难道还不够有诚意吗?没有将此事追查到底就是本王给你南暻最大的诚意!弃卒保车,澹台奕訢,这桩买卖你并不吃亏!”

    澹台奕訢脸色微变,沉默了片刻道:“本王宫答应你的条件,但也希望暄王能够保证此事到此为止!”

    “成交!”莫庭烨爽快答应了他的要求。

    此时此刻,煜王府书房密室中,莫君煜正与二人对坐饮茶,而这二人亦不是旁人,正是今日在御书房唯右相之命是从的户部尚书赵构和他的准女婿,也就是现任刑部侍郎程之南!

    二人明面上是睿王一派的心腹,赵构的嫡长女甚至是睿王的侧妃,程之南自入仕以来更是颇得睿王看重,然而实际上,二人却都是莫君煜埋在莫君睿身边的暗棋!

    不得不说,无论是心思城府还是深谋远虑,莫君睿同莫君煜相比,差的可都不是一星半点儿!

    “王爷,南宫浅陌已然入狱,接下来咱们是不是……”程之南目露阴鸷之色,显然,他一直记恨着南宫浅陌曾以楼陌的身份几次三番坏他的事,此刻自然是想要落井下石!

    不想莫君煜却是摇了摇头,不赞同道:“不可。南宫浅陌没那么简单,九皇叔的反应也有些不对,本王总觉得他们似乎已经察觉到了睿王和沐阳侯府的阴谋。更何况,此事涉及到南暻,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会泄露了当年七皇叔的事。”

    没错,此次驿馆爆炸之事正是睿王与沐阳侯府所为,为的就是借机将这盆脏水泼到南宫浅陌头上,而他们所做的不过是从中添了一把火罢了,当然了,睿王夜宿青楼之事是他们安排的,怪就怪睿王自己没有脑子!

    “这怎么可能?!”程之南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南宫浅陌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难逃罪责,怎么可能全身而退!

    莫君煜高深莫测地笑笑,转而对赵构道:“赵大人以为如何?”

    只见赵构轻捋着胡须,沉声道:“臣以为王爷所虑不无道理,此事本就由睿王一派挑起,咱们只需隔岸观火即可。成,自然是好事;不成,将来暄王这把火也烧不到咱们头上。”

    事关重大,万一暄王帮南宫浅陌翻盘,这通敌叛国之罪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他们实在没必要牵涉过深,得不偿失。

    程之南低着头沉思了片刻,显然是把这话听进去了,因而也点头道:“王爷高见,下官自愧弗如!”

    “之南不必如此妄自菲薄,经此一事,无论成功与否,右相对你二人的信任都只会是有增无减,这可是好事!”莫君煜意有所指地笑道,他并未指望通过这一次的事情将睿王扳倒,能够借机扫除他的一些羽翼已经是收获颇丰了。

    直觉告诉他,南宫浅陌一定能够翻盘!他现在思考的是,要不要在这件事中找机会同九皇叔示好,以便日后行事……

    时值盛夏夜晚,空气中弥漫着湿热的气息,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压抑,烦躁,不安,种种异样的感觉蜂拥而至,这一夜,注定不会平静。

    刑部厢房中,画眉早早就熄了灯睡下,躺在床上,她的脑海中反复响起那人同他说过的话——他说,只要她劝冯石指证二小姐,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救冯石出去的,可结果呢,她唯一的弟弟冯石还是死在了大牢里。

    这世上究竟还有什么是值得相信的呢?曾经的她一心相信安氏,结果害得弟弟染上了毒瘾;后来她又相信那个人,结果却直接让弟弟命丧刑部大牢!

    她的亲人,那是她唯一的亲人啊,却因为她的愚蠢而付出了生命!老天爷这个玩笑开得真是一点儿也不好笑。

    “呼啦!”窗户响了一声,一道黑影跳了进来,画眉缓缓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中眼角有一滴泪水没入枕头,很快晕开消失不见,他还是来了,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取她的性命吗?呵呵,真好啊!

    那道黑影慢慢接近床边,床上的人睡得正熟,宛如婴儿一般,黑影身上陡然爆发出一阵杀气,拿起另一只枕头猛地捂住了她的口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