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驿馆风云(十三)-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三十二章 驿馆风云(十三)

    “把冯石的死讯告诉她吧,我想她应该不会无动于衷的。另外,放出消息去,就说画眉接受不了他弟弟的死讯,人已经疯了。”南宫浅陌沉声道。

    “小姐的意思是……”青风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引蛇出洞!”

    沐昭扬绝不会轻易放过画眉,所以他一定会去亲自确定画眉是否是真的疯了——如果是真疯,难保她不会胡言乱语;如果是装疯,那她一定会将他的事情供出来,无论是哪一种结果都会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而这世上就只有死人才不会乱说话!

    她可以肯定,沐昭扬一定会来找画眉,而这就是他们最好的突破口!

    “这件事烈焰阁的人不要出面,青风,你去叫罗域派苍狼的人过来,记住,画眉绝不能出事!”

    说罢,又对青越郑重叮嘱道:“青越,你现在立刻回府一趟,告诉大哥,此事我自有安排,让他千万安抚住父亲和二哥,千万不可轻举妄动,静观其变就是。”

    “是!”青风青越二人应声而去。

    就在二人离去后,一道颀长的身影缓缓走近,霸气凌然的气场让人难以忽视,隔着几丈远的距离南宫浅陌都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不悦怒气。

    “你……”对上某人灼灼的视线,南宫浅陌莫名有些心虚。

    男子背着光,脸上的神色晦暗不明,“舒坦了?”

    “嗯?什么?”南宫浅陌愣了一下。

    “把自己弄到牢里来你就心里舒坦了是吧?”莫庭烨十分不爽地说道。明明还可以有别的办法,非要选这个最受罪的,他是疯了才会同意她的主意!

    南宫浅陌一阵无语凝噎,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的想来体验生活,这不是为了查案吗?当然了,这话她也就是在心里想想,是万万不会当着某人的面说出来的……

    “咳,那个,有事需要你帮忙……”南宫浅陌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

    莫庭烨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既没有说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南宫浅陌见状自动忽略了他的不悦,直言道:“单凭画眉一个人的口供最多定沐昭扬一个人的罪,想要将整个沐阳侯府连根拔起,我还需要更多的证据。”

    既然知道了沐阳侯府与南暻密不可分的关系,那就绝不能再姑息放任,否则东霂永无宁日!

    “我怀疑当年白起根本就没有死,这些年与沐阳侯府的联系也都是由他在暗中进行的。”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为何沐阳侯府会对白笙一个孤女那么上心。

    “知道了,明日给你结果!”莫庭烨闷声道。明明是一肚子的火气,却在见到她的那一刻顿时就烟消云散了,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南宫浅陌看着他那副傲娇的模样不由地摇头失笑……忽而想到什么,犹豫再三还是觉得有必要跟他说一声:“莫庭烨,沐阳侯府陷害我一事大师兄应该不知情……”

    看到某人急转直下的脸色,南宫浅陌赶紧补充道:“我不是想要替他说话,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或许可以……”

    “我会去找他谈判的!”莫庭烨冷声打断了她,语气有些别扭地说道。

    他们当然可以自己去调查沐正丰通敌叛国的证据,只是那样需要耗费许多时间,眼下最快的途径就是让澹台奕訢为了保住白起而主动拿出证据!可他就是不愿意从陌儿口中听到那个人的名字!

    南宫浅陌悻悻地笑了笑,内心却尴尬不已,靠,她本来就对澹台奕訢没有半分心思,干嘛要心虚?!真是见了鬼了。

    ……

    “砰!”的一声,客栈里的桌子应声而碎,昭示着动手的人内心藏着多大的怒火——

    “你在利用我!”年轻男子目眦尽裂,双目猩红地瞪着那个安然坐在轮椅上的人,恨不得当即杀了他!

    怪不得,怪不得他要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去刑部杀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原来是为了陷害她!可笑自己竟然成了害她入狱的帮凶而不自知!

    轮椅缓缓转了过来,阴恻恻地冷笑一声,凉凉道:“利用又如何呢?左右人你都已经杀了,难不成你还想要去同她解释不成?别妄想了,她是什么样的性子你应该比我清楚,覆水难收!”

    “你非要如此吗?”男子深深闭上了眼睛,声音里饱含疲惫与痛楚,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痛恨过自己的身份,身上流淌着的每一滴血都无比令他作呕!

    “哈哈哈——”公孙珩放肆阴狠地狂笑不止,原本疤痕交错的脸上愈发狰狞狠厉,“是我非要如此吗?不,是他们逼我的,是他们逼得我走投无路,既然如此,那就大家一起下地狱好了,一起去陪她!”

    暗沉喑哑的声音中盛满了疯狂涌动的恨意杀机,仿佛入了魔障一般,无法自拔,唯有走向毁灭。

    ……

    深夜,古色古香的房间内,一股淡淡的沉水香香雾缓缓升腾而起,渐渐盖过了浓郁肃杀的血腥味,下午还在宫中大放厥词的那个使臣此刻俨然冰冷冷地倒在血泊中,脖子上的那道断口整齐的血痕昭然醒目,一刀毙命,剑刃上滴血不染,显然用的是剑气。

    一双白皙透明而又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摩挲着剑刃,神情淡淡,冷清而疏离。

    “殿下,眼下可是咱们趁机扳倒南宫一族的最好时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下首站着一个四五十岁模样的中年男子,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串串难以消磨的痕迹,却不难看出其昔日的面容——赫然正是南暻五年前就已经被问罪的谏议大夫白起!

    “白起,看来你是越来越不把本宫的话放在心上了!竟然敢瞒着本宫私自行动!”澹台奕訢的声音冷漠而孤绝,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与此同时,手中的湛泸剑直指白起眉心,剑风过处削落了几缕发丝。

    白起不可置信地望着他,眸中满是痛惋之色:“殿下,那个女人就那么重要吗?重要到你可以为了她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