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驿馆风云(十二)-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三十一章 驿馆风云(十二)

    凤家在东霂的地位非同一般,而凤家主的话更是权威,没有人会想要去质疑,就连南宫浅陌也不例外,她与凤家主的接触虽然不多,却是格外相信这个老者的医品的,也正因如此,她心中对于冯石真正的死因才更为怀疑——

    放眼整个临渊大陆,能够成功瞒过凤家主的眼睛而置人于死地的人一定是用毒的个中高手!遗憾的是他们现在手中没有任何证据,所以必须引对方率先露出马脚!

    南宫浅陌很快便想明白了这一点,故而语气平静地说着:“皇上,冯石的药方确是出自微臣之手,驿馆爆炸的炸弹用的也是苍狼失窃的武器装备,但微臣坚持自己的药方绝不会有问题,驿馆爆炸一案更与微臣无关,为了避嫌以示清白,微臣愿意入刑部大牢等待案件审查清楚!”

    清冷淡漠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勤政殿上方,正气凛然,不愧不作。

    更有周身那股波澜不惊的气度与风华令所有人都为之一振。

    唯有莫庭烨不同,他深邃紫眸的暗潮涌动之下是满满的心疼与担忧,他明明知道陌儿有自己的想法,而自己接下来只需要配合她就够了,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心中是又心疼又生气——

    既心疼她如此地坚韧独立,又恼怒她始终不愿依靠自己,将所有事情都扛在自己肩上……

    他的陌儿,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依靠自己?莫庭烨眼神黯了黯,不再说话。

    望着咄咄逼人的右相还有不动声色的三国使臣,莫御城神色复杂地看了南宫浅陌一眼,末了沉声道:“胥扬将军南宫浅陌涉嫌驿馆爆炸一案,暂时收押刑部,章邯,离朕给你的破案期限还有两日,你自己掂量着办!”

    说罢便拂袖而去,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微臣定当全力以赴!”章邯立刻领旨,心中却是有苦说不出,还有两日的功夫,案子的谜团却是越来越大……

    出了勤政殿,澹台奕訢毫不意外地拦住了莫庭烨的去路,语气不善道:“暄王殿下可否借一步说话?”

    莫庭烨眯着眼睛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他一眼,眸中寒光乍现,哼!自以为是的道貌岸然之辈,也就陌儿会觉得他是真的温文尔雅!

    两人的目光碰撞间,火星四处迸射而出,谁也不曾相让,诡异的气氛令原本想要同莫庭烨商议一下案情的章邯下意识地闭上了嘴,先行一步回刑部去了。

    “本王的时间有限,不知澹台太子有何见教?”莫庭烨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像是连一刻都不愿意同他待在一起似的。

    澹台奕訢冷然一笑道:“暄王殿下觉得自己能够给师妹什么?如今你甚至连她最基本的安危都护不住!”

    “澹台太子未免也太多管闲事了吧?陌儿她是本王的王妃,就不劳你操心了!”莫庭烨本就因为南宫浅陌执意要入刑部大牢的事而窝火不已,这会儿偏偏澹台奕訢还刻意提及此事,顿时所有的怒火都一股脑儿地冲着他去了。

    澹台奕訢脸色变了几变,与师妹的错过是他此生永不治愈之痛,他并不后悔当初的做法,只是憎恨命运的捉弄……

    “既然还未成婚,那便还不算是你的王妃,本宫奉劝暄王一句,还是莫要太过自信才是!”倘若莫庭烨无法照顾好她,那么他不介意制造些变数出来!

    莫庭烨紫眸危险地眯了眯,“本王自信自然是有自信的资本,至少本王从来不曾因为旁的事情伤害过她!从前不会,今后更不会!”

    说到这里顿了顿,话锋一转,凑近了澹台奕訢耳边接着道:“不过既然澹台太子这样说了,本王也想要奉劝你一句——不是自己的东西最好不要觊觎,否则那代价不是你能付得起的!”

    说罢也不理会澹台奕訢阴沉如墨的脸色,转身甩袖离去。

    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莫庭烨一张邪肆俊脸上写满了危险与不悦——澹台奕訢是吗?本王看你最近是太闲了!

    刑部大牢内,不知是不是莫庭烨授意,南宫浅陌发现自己住的牢房环境简直堪称华丽,一应日常用品应有尽有不说,各类陈设摆件更是琳琅满目,在感叹某人胡闹的同时,南宫浅陌的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小姐,结果查到了!额……”青风和青越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牢房外,在看到牢房内的装潢后二人嘴角俱是一抽,只是青风眼中却是快速划过一抹苦涩,不过他掩饰得很好,无论是南宫浅陌还是青越都没有发现。

    南宫浅陌显然也注意到了二人的目光所在,略微僵硬地咳了两声,道:“是沐昭扬吗?”

    青越脸上不由浮起一抹钦佩:“小姐您是怎么猜到的?”

    “这上京城内有此实力和野心的人屈指可数!”南宫浅陌脸上的冷意一点一点凝结,看来这个沐阳侯府是绝对不能再留了!

    青风沉思了片刻,道:“小姐,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即便是查到了那个与画眉相交甚密的男人是沐昭扬,他们手中也没有确切的证据来证明他与驿馆爆炸一案有关。

    “画眉知道冯石死了吗?”南宫浅陌忽而问道,凤眸中闪烁着星星光芒。

    青风摇头:“画眉自下午去见过冯石之后便一直待在房间内,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道:“小姐,你说会不会是画眉她为了保护那个人而对冯石……”

    “不会,”南宫浅陌十分肯定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我离开的那一段时间里,应该是有人避开了刑部的守卫悄悄见了画眉,并让她去说服冯石作伪证指证我,至于条件……应该是保冯石性命无碍。”

    “而冯石,应该也是为了画眉而妥协,这才甘愿被人利用。”

    “这么说来,画眉是被骗了,那个人从头到尾就没有想过要放冯石一条生路……”青越心下骇然,不得不说这个人好深的谋算,所有的时间点都掐得刚刚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