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驿馆风云(十一)-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三十章 驿馆风云(十一)

    “自是如此。”赵构一脸坦然地说道。

    南宫浅陌嘴角微勾:“本将军记得刑部侍郎似乎是赵大人的准女婿吧?章大人,本将军可有说错?”

    “不错,刑部侍郎程之南确与赵大人府上嫡出次女赵语嫣定有婚约。”章邯立刻肯定道。

    赵构的脸色僵了僵,旋即道:“不知胥扬将军此话何意?”

    “启禀皇上,外面刑部侍郎程之南有急事求见!”元公公突然来报。南宫浅陌和莫庭烨对视了一眼,心下有种不好的预感,直觉告诉她,冯石出事了!

    莫御城脸上神色变幻莫测,沉声道:“让他进来!”

    “是!”

    很快,程之南疾步而入,一进大殿便跪下急声道:“启禀皇上,刑部出了大事,冯石死了!”

    “你说什么?!”章邯的脸色倏地一变,声音陡然提高了好几度,冯石是此案唯一的突破点,刚一开口指证南宫浅陌怎么就死了呢?

    在场的众人俱是震惊不已,旋即便把怀疑的眼光看向了南宫浅陌,不是他们多想,实在是此事太过凑巧,让人不得不怀疑!

    “人是怎么死的?”龙椅上的人沉声问道,声音中已经隐隐带了几分薄怒。

    程之南下意识地看了南宫浅陌一眼,仅仅是这一眼便足以在众人心中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并且很快地扩大蔓延开来。

    “回皇上,仵作查验过尸体了,说是药性相克中毒而亡。”程之南的声音在整个安静的大殿上显得格外清晰。

    章邯有些急了,顾不上君臣之礼,连忙上前抓着他问道:“是什么毒?我不是嘱咐你们仔细检查他的吃食了吗?!”

    程之南脸上泛起了一丝难色,小声道:“仵作说,是他喝的药有问题……”

    “什么?这怎么可能,那药可是……”章邯心下骇然,南宫浅陌若是想要杀冯石,又何必费这些心思!

    莫御城见众人脸上神色不对,于是沉声问道:“药是何人所开?”

    “回皇上,是微臣所开!”南宫浅陌抢在程之南开口之前答道,说着又给了莫庭烨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莫御城目光复杂地望着她,不知为何却始终没有开口再问。

    “皇上,冯石此人长期服用一种名为阿芙蓉的药物,且已经染上了毒瘾,所以微臣才会给他开药以控制他的毒瘾发作,但微臣愿以军人的名义担保,微臣给冯石所开之药绝无半分问题,请皇上另行派人验尸!”

    南宫浅陌坦然自若地说道,神色间毫无半分慌乱不安之意。

    “皇上,微臣认为此事绝非胥扬将军所为,请皇上明察!”章邯立刻随声附和道。他相信南宫浅陌的人格品性,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更何况,毒杀冯石对于她而言完全是得不偿失!

    莫御城沉吟了片刻后,道:“宣凤家主及凤之尧即刻前往刑部验尸,无论如何今日定要给朕一个结果!”

    “皇上,臣以为不如请太医院的御医们一同前往,以协助凤家主重新验尸?”右相裴肃忽然开口,这凤家主和凤之尧可都是暄王一派的人,难保最后他们不会暗存包庇之心!

    这个南宫浅陌既然不能为睿王所用,不如索性就送她一程!裴肃低垂的眼角流露出一丝阴险狠厉。

    莫御城又看了看一言不发的莫庭烨,总觉得他今日平静得有些异常,自进殿以来就没说过一句话……罢了,阿烨和陌儿两个人都不是心里没有成算的,想必他们应该早有准备,于是果断同意了裴肃的要求——

    “准奏!”

    裴肃闻言眸中立刻闪过一抹喜色,今日定要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南宫浅陌再难翻身!

    正当裴肃这边暗自欣喜的时候,殊不知,旁边看似对他惟命是从的户部尚书赵构的眸中不经意间划过一抹幽光——很好,一切都是按照他们的计划而行的!

    两个时辰后,凤家主和凤之尧以及太医院的一众御医进了勤政殿,只见凤之尧一脸沉色,凤家主也是面色凝重,众人心中的猜测更甚。

    “启禀皇上,经查验,草民发现冯石确是死于药物中毒,而毒源正是那碗药!”凤家主的声音有些艰涩,他也不愿相信此事会与南宫浅陌有关,可他反复查验了好几遍,冯石确是死于那碗药……

    南宫浅陌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以凤家主和凤之尧的医术,应该能查出不妥来才是,除非……有人暗中对那碗药做了什么手脚,而且手法极为高明!

    “皇上,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南宫浅陌她炸毁驿馆在先,谋害案件证人在后,此案涉及四国邦交,臣请对南宫浅陌革职查办!”凤家主话音刚落,便听着裴肃义正言辞地说道,面上更是摆出了一副为东霂着想的架势。

    “皇上,此事疑点重重,万不可听信一面之词而妄下定论啊!”南宫渊急了,他现在无比后悔没有提前通知岳父大人一同进宫,陌儿若是真被当做要犯抓起来了,他要如何是好!

    说着便不住地给一旁的莫庭烨使眼色,示意他开口求情,还好,莫庭烨这个准女婿没有令他失望——

    “皇兄,冯石之死与陌儿无关!早在驿馆爆炸之前冯石便已经在服用陌儿给他开的药了,事实上那个时候他的毒瘾已经得到了控制,所以那药方一定没有问题!这一点只需要比对一下前后两张药方就能证明!”

    莫庭烨有条不紊地分析道,说着便把目光看向了凤家主身上。

    凤家主微微叹了口气,眸中划过一抹挣扎与歉意,却仍是实事求是道:“暄王殿下,草民看过那张药方,各种用药都极为凶险,用量稍有偏差就有可能致命,而导致冯石死亡的那碗药的残渣草民也比对过了,用量都是完全按照药方来的……”

    这话里的意思便是说,冯石的死问题是出在了药方之上,而药方恰恰是南宫浅陌开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