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驿馆风云(九)-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二十八章 驿馆风云(九)

    “那本王现在就告诉你,本王不同意!”莫庭烨的脾气像是点着了的炮仗一般,一发不可收拾,至于理智什么的早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莫庭烨,你冷静一点!”南宫浅陌有些头疼地望着他,怎么就忘了还有这位祖宗!她敢打赌,以莫庭烨的性子,她前脚进了刑部大牢,他后脚就能把刑部给拆了!

    “陌儿!”莫庭烨不悦地蹙眉看着她,脸上写满了不赞同,他当然知道此事既然与她无关,她自是问心无愧,更不在乎去刑部走这一遭,可他就是不愿意看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他莫庭烨两世放在心尖上疼宠的女人岂是任谁都能欺辱的!

    今日他就是要保下他的女人,他倒想看看谁敢说一个不字!

    “本王今日就把话撂这,南宫浅陌你们谁也不能带走,否则别怪本王翻脸无情!”

    莫庭烨的话恍若宣誓一般,字字掷地有声,阴沉如墨的脸色再加上冷厉慑人的无上威仪,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抖了一下,站在原地不敢吭声。

    毫无疑问,此刻若是他们当中还有人想要将南宫浅陌带走,这个昔日的东霂战神一定会大开杀戒!不消多问,因为他眸中满溢的凛冽杀意已经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

    “九皇叔,此事不如进宫交由父皇定夺?”一旁的煜王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

    只是说完这话莫君煜就后悔了,他是疯了才会在这个档口上去惹九皇叔的不痛快!果然,下一刻便感受到一道充满压迫的冷厉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让他浑身不自在,恨不得赶紧找个借口溜走。

    “煜王殿下所言甚是,下官也觉得此事交由皇上定夺比较合适,至于刚才的事是下官思虑不周了,不知胥扬将军意下如何?”章邯硬着头皮开口,他自是知道暄王的脾气,所以转而去问南宫浅陌的意见。

    只是这话虽是对南宫浅陌说的,目光却时不时地停留在莫庭烨身上,显然是担心这位暄王殿下来硬的……

    “莫庭烨,我有话要同你说,跟我来!”南宫浅陌赶在他开口拒绝之前说道。

    莫庭烨当然已经猜到她要说什么,他知道自己无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于是索性就不给她开口的机会,直直站在原地不动,也不说话。南宫浅陌看着他那副“我什么也没听见,我就是不走”的表情,不由一阵头大,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那闹脾气!

    “章大人,麻烦你们先派人将尸体带回刑部,我稍后就来!”说罢,南宫浅陌脾气也上来了,二话不说一把拉过某人就往角落走去。

    留下莫君煜和章邯一众人等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这还是那个脾气又臭又硬冷面战神吗?就这样被一个女子拉走了?

    “章大人,你看这……”莫君煜有些手足无措地问道。

    章邯叹了口气,摆摆手道:“先把尸体送回刑部吧,叫仵作过来验尸!”事到如今,他能有什么办法,这暄王向来是个摸不透脾性的,皇上又惯着,真要惹急了他,他就是当场把自己砍了只怕皇上都不会说一个不字!

    却说南宫浅陌这边刚把莫庭烨说服了,不想一拐角就见着禁军首领傅邑迎面走来,莫庭烨刚刚缓下来的脸色瞬间有如六月阴天,雷电交加。

    “好你个章邯!”某人咬牙切齿地说道。

    事实上,章邯确实是有些冤枉了,他这边倒是想压下来,可刑部那么多人看着呢,这件事怎么可能不传出去!更何况,还有一些好事之人是专门盯着这件事的……

    “暄王殿下,胥扬将军,皇上请你们二人进宫一趟。”傅邑面无表情地说道。皇上既然派了傅邑这个禁军统领过来而非元公公,那意思就很明显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他们二人“请”回去!

    莫庭烨气得登时就要动手,却被南宫浅陌一个眼神瞪了回去,只好阴沉着脸拿傅邑练眼力。

    南宫浅陌脸上倒是毫无意外之色,冯石招供这么大的事要是不惊动皇上那才叫奇怪!

    “走吧!”南宫浅陌对傅邑淡淡说道,在转身的那一刻眼中快速划过一抹诡谲与嘲讽,既然对方这么迫不及待地要治她于死地,她要是不配合一下岂不是太可惜了?

    勤政殿内,三国使臣满脸倨傲地坐在一侧,仿佛在等着东霂给他们一个交代。而此刻正襟危坐在龙椅上的莫御城则是脸色漆黑如墨,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章邯自被宣来后便一直站在下首,一脸苦色,却又不敢说一句话——如今案子没查清楚不说,还把暄王和未来的暄王妃给牵扯了进来,他敢保证,此刻若不是还有使臣在场的话估计皇上只怕是连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想到这,章邯不由愤愤地瞪了一旁比他先进来一步的户部尚书一眼,心道肯定是这个赵构鼓动在南暻使臣面前胡言乱语,惹是生非。早知如此他就不该留他的女婿在刑部任职!现在好了,害自己惹怒了暄王和胥扬将军不说,就连皇上也一并得罪了!

    “东霂帝,都这么久了,你们这位胥扬将军该不会是畏罪潜逃了吧?”忽然,一位南暻使臣不怀好意地说道,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愠怒。

    旁边的北堂啸和贺兰瑾瓈则是不动声色地坐在一旁,隔岸观火。说句不好听的,死的又不是他们国家的公主,他们自然乐得作壁上观,不管东霂和南暻怎么斗,总归这把火烧不到他们身上就是了。

    同样被宣召进宫的南宫渊和南宫枫正待要出言反驳,这时,莫君煜却忽然抢先一步出列:“这位大人似乎有些过于着急了吧,还是说大人自己心虚不希望胥扬将军出现?”

    朝中向来温和清贵的煜王极少有这般言辞犀利的时候,在场的官员不由对他有了一个新的认知,就连莫御城也微微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地望着他,却并没有任何要出言阻止的意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