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驿馆风云(六)-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二十五章 驿馆风云(六)

    章邯和煜王已经将冯石从同安堂带了回来,此刻正在审讯,但是显然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信息,除了一点——冯石的鞋印与现场的鞋印完全相符,但怪就怪在他坚决不承认自己和驿馆的爆炸案有关。

    章邯被他气了个仰倒,偏生暄王临走前又特意嘱咐了不许用刑,于是只好一脸怒容地坐在那里喝茶,若不是顾及着煜王还在,他早就摔杯子了!

    “煜王殿下,章大人!”南宫浅陌进门后与二人打了个招呼,便单刀直入地问道:“冯石带回来了吗?”

    提到这个,章邯就气不打一处来,怒气冲冲道:“人是带回来了,鞋印也都比对过了,与现场的完全一致,可那小子就是咬死了不认!”

    说着又朝着一旁的莫庭烨道:“暄王殿下,咱们为什么不能对他用刑?”

    “他有严重的毒瘾,换句话说,就是服用了大量的阿芙蓉,身子已经是油尽灯枯了。这个时候别说是动刑了,就是稍微有点儿刺激,他可能下一刻就会死。”南宫浅陌坦言解释道。

    “他奶奶的,这都什么事?!那照你这么说,咱们非但不能动刑,还得好吃好喝地供着他?”章邯气得吹胡子瞪眼,他这一辈子办过大大小小多少案子,还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

    南宫浅陌也是头大,现在最好的突破口就是冯石,可偏偏他还……等等,画眉!南宫浅陌突然眼前一亮,立刻叫来青越低声吩咐了几句就令他离开了。

    “你昨夜的问讯有什么结果?”莫庭烨很快冷静了下来,他们现在一定不能自乱阵脚,否则就是正中敌人下怀!

    南宫浅陌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些许困惑:“旁人我不知道,可按理说,以夙问还有澹台奕訢的武功,倘若有人深夜潜入驿馆,他们二人不可能一点察觉都没有。”

    “这一点确实是有些古怪,据下官所知,不止是这二人,北凛太子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连他也没有发觉吗?”章邯若有所思地说道。

    南宫浅陌摇了摇头,接着道:“再有就是所有人的证词都说当晚很安静,他们睡得很好,直至被一道惊雷吵醒,紧接着就发生了爆炸。”

    “这有什么不对吗?”莫君煜有些不解地问道。

    南宫浅陌结果莫庭烨递过来的茶杯抿了一口,道:“煜王殿下昨夜睡得好吗?”

    “啊?”莫君煜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给弄得一头雾水,茫然地看着她不知如何是好。

    “是了!”章邯突然大喝一声,看向南宫浅陌的目光里带了赞赏和钦佩:“昨夜暴雨如注,所有人应该都不会睡得太安稳,可偏偏驿馆的人睡得人事不知,未免也太过巧合了!”

    南宫浅陌点点头,“正是如此,所以我怀疑行凶之人应该是给驿馆中人下了某种微量的迷药,但我昨夜在检查现场时,并没有发现任何迷药的痕迹,或许是被暴雨冲刷掉了,又或许对方用的不是迷药。”

    “胥扬将军,你把我弄得有些懵了,到底是不是迷药啊?”章邯蹙着眉头问道。

    南宫浅陌微微垂眸,褐色眼瞳中似有浮光流动,“我想再去一次现场,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见见那个冯石。”

    这时,青越走了进来,朝着南宫浅陌使了个眼色,用嘴型说道:“人来了。”

    “章大人,冯石现在在哪?”南宫浅陌立刻向章邯问道。

    章邯深深看了她一眼,半晌方道:“随我来吧!”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南宫浅陌似乎对那个冯石了解颇多的样子……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刑部大牢,牢门一开,迎面便飘来一股古怪的味道,南宫浅陌嗅了嗅,是雨后的潮湿加上已经干涸的血的味道。再往里走,整个牢房里光线十分昏暗,只有两边几盏油灯闪着微弱的光。

    风一吹,又灭了两盏。

    这里常年不见天日,连空气都是浑浊的。关在这里的人,或许一辈子也出不去了。原来,这不光是潮湿和血的味道,还有一种充满了绝望和死寂的气息。

    冯石住得那间牢房条件相对要好上一些,起码看上去要干净清爽得多,一见到南宫浅陌,冯石的目光不自然地闪了闪,而后便又立刻垂下了头,目光呆滞宛如发呆一般。

    “冯石,你其实根本就不想戒毒对不对?甚至于你一直都知道自己日日服用的药是什么东西,你只是不愿告诉她罢了!”南宫浅陌没有问他任何与案件有关的问题,反倒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话。

    然而冯石却不自觉地抖了一下,良久才沙哑着嗓子道:“没用的,戒不掉了。”他的眼神空洞无物,仿佛失了魂的木偶。

    南宫浅陌望着他,心中形成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你们不是亲姐弟吧?”

    冯石蓦然抬头望着她,旋即慌乱地掩饰道:“你在胡说什么,我听不懂。”

    南宫浅陌心下一沉,心里的猜测仿佛得到了证实,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道:“是谁让你把炸弹埋在驿馆的?”

    “没有谁,是我自己。”冯石放弃了为自己辩解,索性直接承认了驿馆爆炸一案。

    然而南宫浅陌却是不信,“你没那个本事盗取炸弹,说吧,是谁把炸弹交给你的?”且不说冯石没有半分武功,单是他染了毒瘾身体虚弱这一条便绝无可能潜入守卫森严的苍狼营地,就更别说盗取炸弹了。

    种种迹象表明,冯石背后一定有人指使!

    冯石不再说话,像鸵鸟一般把脸埋在膝间,他染上了毒瘾,本就是个将死之人,没什么好可惜的。

    “把人带进来!”南宫浅陌对青越低声吩咐道。

    不一会儿,画眉便用帕子掩着口鼻走了进来,“二小姐,您叫奴婢来这里是?”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冯石单薄瘦弱的身子又抖了几抖,却仍旧没有抬头,甚至有些慌乱地迅速转过身去。

    南宫浅陌没有说话,而是微微抬手示意她看看牢房里的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