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驿馆风云(四)-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二十二章 驿馆风云(四)

    澹台奕訢闻言轻轻嗤笑一声,不再开口。

    北堂啸气则是定神闲地坐在一旁不说话,看着南宫浅陌的目光中流露出一股深思--看来澹台奕訢也不是全无半分弱点啊……

    南宫浅陌装作看不见他们言语之间尔虞我诈的暗中交锋,轻咳了一声,正色道:“爆炸发生时几位在做些什么?可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事情?”

    率先开口的居然是夙问,只听得他特有的冷硬声音传来:“当时我正在房中歇息,没有听到任何动静,整个驿馆都很安静。”

    北堂啸点点头,附和道:“本宫就住在夙将军隔壁房间,当时睡得很沉,直到那声惊雷响起方才醒来,紧接着就听到了爆炸声,之后便是夙将军冲进来护送本宫离开,途中夙将军因为替本宫挡了一下爆炸落下的横木,这才手臂受了伤。”

    南宫浅陌了然地点点头,示意她知道了,转而又对贺兰瑾瓈二人道:“二皇子和三皇子有什么发现吗?”

    贺兰瑾瓈自然不会配合,倒是贺兰瑾瑜仔细想了想,摇头道:“我睡得很早,周围也一直很安静,我与北堂太子一样也是被那道惊雷吵醒的。”

    “那不知三皇子肩上的伤是……”南宫浅陌的目光落在了他刚刚包扎好的伤口上。

    此言一出,贺兰瑾瓈却是倏地变了脸色,显得极不自然。

    只见贺兰瑾瑜淡然一笑:“慌乱之中不小心被梁上的横木砸伤的。”

    南宫浅陌注意到,在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一旁贺兰瑾瓈明显松了一口气,再联想到刚才贺兰瑾瓈那不自然的表情,心中对他这肩伤的来源不禁有了猜测。暗道,贺兰瑾瑜果然还是同五年前一样的心善无争……只是可惜了……

    正当南宫浅陌——询问当时情形之际,外面忽然一阵吵嚷声响起,听着似乎像是墨痕的声音——

    “大夫呢?快来看看这个人是怎么了!”来人语气焦灼地大声喊道。

    里面的大夫闻声连忙跑出来,不想搭眼一瞧那冯石的情形,却是当即停住了脚步,声音微沉道:“这人我救不了,你们抬走吧!”说着就要回里间去。

    墨痕急了,这人可是有重要嫌疑的,要是在他手里死了他拿什么去和主子交差,于是忍不住出言相胁道:“大夫,你连脉相都没看就说救不了,是不是太敷衍了!我不妨同你把话撂这儿,今天这人要是有个好歹我看你这同安堂也可以关门大吉了!”

    “救不了就是救不了,随你怎么办!”那大夫四十多岁的样子,也是个犟脾气,一听墨痕这话顿时没了好脸色,一甩袖子进里间继续处理伤患去了。

    墨痕顿时傻眼了,他还没见过脾气这么差的大夫!

    “怎么回事?”南宫浅陌听着吵嚷声从内堂走了出来,朝着墨痕蹙眉问道。

    “王妃,您快来看看这个人还能不能救了!”墨痕一见是南宫浅陌不由眼前一亮,也顾不得行礼,只迫不及待地想让她救人,脸上满是焦急与期望之色。

    南宫浅陌微微蹙眉,脚下却是不停地朝着地上躺着的那人走去,在看清楚对方面容的那一刻,向来波澜不惊的她的脸色微变,眉头蹙得更紧了——怎么会是他?!

    没有时间思考,南宫浅陌当机立断用金针封住了他周身几处大穴,继而抬头对墨痕道:“帮我把他抬到里间床上去。”

    “是!”墨痕早已习惯了对他们这位主母的话言听计从,说话间已经利落地将人抬了进去。

    “王妃,情况如何?”墨痕有些按捺不住地问道。

    南宫浅陌一面执笔写着药方,一面头也不抬地问道:“你是在哪儿发现他的?”冯石的出现实在有些古怪,按理说只要他按时服用自己开的药,是决计不会再一次昏倒抽搐的,除非……他又服用了阿芙蓉,并且加大了用量!

    墨痕先是一愣,而后四下张望了一下,这才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道:“方才,这个人鬼鬼祟祟地出现在驿馆附近,我把他抓过来刚审问了没两句,他就这样了……”

    手中的笔陡然顿了一下,原本笔走游龙的墨迹出现了一丝凝滞,南宫浅陌眸中寒光乍现,透着凛冽刺骨的森森寒意,然而出口的语气却是风平浪静:“去让伙计抓药吧!”

    冯石,希望事情最好不是她猜测的那般!南宫浅陌在心里暗暗道。

    “陌儿,这边的事情解决了吗?我有事要和你谈。”说话间莫庭烨也赶到了同安堂。进门就直直冲着南宫浅陌去了。

    南宫浅陌轻轻抬眸望向他,不解道:“还有些情况需要了解一下,怎么了?”

    莫庭烨抿了抿薄唇,没有说话,只是从他微沉的脸色可以看出他此刻心情并不好。在他看来,南宫浅陌询问得应该差不多了,继续留下来肯定是因为担心那个澹台奕訢的伤势……

    哼!利用受伤博取同情的阴险小人!奸诈之徒!某人在心底不住地抱怨着,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一股浓郁的酸味。

    偏生事件的主角南宫浅陌没有半分察觉,见他不语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他没有什么要紧事,于是转身就进了内室。

    “对了,这个冯石你多注意一下,他可能有问题,具体的等我问完再同你细说。”南宫浅陌忽然停下脚步补充了一句。说着不待他有所回应便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站在原地的莫庭烨脸色臭到不行,浑身散发着一股阴冷寒气,看得一旁的墨痕下意识往后缩了两步,不敢凑上去说话。

    “人看好了,出了什么事唯你是问!”莫庭烨丢下这么一句话便离开了同安堂。

    墨痕一脸茫然地站在那儿,所以,他们英明神武的主子火急火燎地追到这里就为了问王妃这么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

    天将明时,倾盆暴雨终于淅淅沥沥地停了下来,大雨过后的空气中弥漫着沉寂压抑的气息,一夜过去,整个上京城内人心惶惶,对于驿馆的突然爆炸众说纷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