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驿馆风云(三)-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二十一章 驿馆风云(三)

    那些闹事的使臣本就都不是什么能主事的人,这会儿自然不会真的自作主张想要去面见东霂皇上,于是就都偃旗息鼓了。

    见状,莫庭烨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冷笑,“罗域,去找个地方先把人安置下来!”

    罗域下意识看了看南宫浅陌,见她没有反对,于是打了个手势示意兄弟们把人带走。

    礼部尚书崔誉一身狼狈地从使臣那边走过来,朝着莫庭烨道谢不已:“多谢暄王殿下施以援手,下官这就进宫告罪!”

    莫庭烨淡淡扫了他一眼,道:“把这烂摊子收拾好了再去也不迟!莫君睿呢?”

    “这,下官已经派人去通知了,但睿王殿下许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崔誉苦笑着说道。皇上命他协助睿王殿下接待三国使臣,如今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睿王反倒不见了踪影,他一个礼部尚书又能如何?

    “墨风,去睿王府把人给我找来,本王倒要看看是被什么天大的事给耽搁了!”莫庭烨怒声喝道,在场的人毫不怀疑,倘若此刻睿王站在这里的话,莫庭烨一定会直接动手!

    南宫浅陌此刻对现场也看得差不多了,将火把递给青越,对卫仲道:“卫大人,不知受伤的人都送到哪家医馆去了?”

    卫仲的眼光往莫庭烨身上一瞟,反应极快,连忙态度恭敬道:“是离这里最近的同安堂,就在隔壁那条街上。”

    “可否劳烦大人派个认路的衙役随我走一趟?”南宫浅陌显然并未注意到他态度的转变,她此刻需要去找澹台奕訢他们了解一下爆炸发生时的具体情况。

    莫庭烨见她目光始终不曾落在自己身上,心中不由升起一股烦躁感,眉头紧锁,周身的冷气嗖嗖往外窜,吓得卫仲愈发不敢吱声了。

    “章大人,里面情况如何?”莫庭烨越过卫仲直接朝着刑部尚书章邯问道。

    章邯招来心腹在耳边嘱咐了两句,这才对他拱手道:“王爷,还请借一步说话!”

    莫庭烨眸中浮起一抹深色,却并未拒绝他的要求,随他往街角走去。

    “王爷,下官有一言还望王爷如实相告!”章邯面色凝重,神情严肃。

    “说!”

    章邯顿了顿,直言道:“此事可与王爷有关?”

    蓦地,莫庭烨的目光如利刃一般直直逼向了他,“你想说什么?”

    章邯不为所动,面色凝重道:“三国的使臣各有死伤,救出来的人都已经送去同安堂了,但最糟糕的是……南暻的轻羽公主当场死亡。”

    “下官方才查看了一下,发现这驿馆周围埋了不少引线,现场还残留下一些火药的残渣粉末,纯度很高。这一点相信方才胥扬将军也有所察觉。王爷,今日之事不是本官想说什么,而是在找到确切的证据之前,所有人都会将矛头指向您和胥扬将军,还望王爷早做打算。”

    “本王心中有数,有劳章大人提醒了。”莫庭烨说着眸中划过一抹深思,看来驿馆爆炸一事果然是冲着他和陌儿来的,很好,既然有胆子来挑衅他,就最好有那个能耐承受他的怒火!

    “驿馆这边就有劳章大人了,切记保护好现场!”莫庭烨说罢正要往医馆去,却忽然看见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什么人?!”墨痕立刻追了上去。

    不一会儿便抓着一个消瘦的少年到莫庭烨面前,那少年像是心慌极了,浑身都在打哆嗦。

    “你是什么人?”莫庭烨紫眸半眯,语气深沉地问道。

    那少年抖了一下,跪在地上哆嗦道:“小人,小人冯石……”

    墨痕紧紧瞪着他:“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有什么企图?”

    冯石抬头看了莫庭烨一眼,又极快地低下了头,喃喃道:“小人只是睡不着,四处走走……”

    “胡说八道,大半夜的偷偷摸摸走到驿馆,居然还敢狡辩?还不快从实招来!”墨痕上去就是一脚,不耐烦地喝道。

    冯石猝然被踢倒在地,眼神飘忽不定,一看就是心虚的模样,墨痕正待要发火,却见他忽然抽搐了起来,浑身发抖,嘴唇发紫。

    “喂,你别装模作样啊!”墨痕没好气地骂道,半天见他没有反应,不像是装的,这才把目光看向了莫庭烨。

    “送去医馆!”莫庭烨说罢便朝着同安堂而去。

    同安堂内,所有大夫连同伙计都忙得不可开交,南宫浅陌进门后便朝着内室走去,受伤的澹台奕訢、贺兰瑾瑜还有夙问坐在那儿,北堂啸和贺兰瑾瓈在一旁陪同。

    “不知几位伤的严重吗?”南宫浅陌皱着眉头问道。

    澹台奕訢一见是她,不由地目光一暖,温和笑道:“小伤而已,师妹不必担心。”

    师妹?几人闻言脸上皆是有些神色不明。贺兰瑾瑜对于这个称呼显然有些诧异,但却并未多问,只是轻声道:“我也只是皮肉伤罢了,不知驿馆情况如何了?”

    “情况已经控制住了,还请诸位放心,今日之事东霂定会给各位一个说法。”南宫浅陌定定说道,继而又对夙问道:“夙将军伤势可有大碍?”

    相较于二人的温和,夙问就显得冷硬许多,沉默了片刻方才吐出两个字:“无碍!”

    南宫浅陌抿了抿嘴,“我想同各位了解一下现场当时的情况,不知可否……”

    澹台奕訢了然一笑,十分配合地道:“师妹有什么问题直问便是,左右我们此刻也帮不上什么忙,能够尽快查清真相当然最好。”

    不待南宫浅陌开口,就听着一旁的贺兰瑾瓈出言讥讽道:“澹台太子还真是心胸宽广,就连亲妹妹死在了驿馆都毫不在意啊!”三国使臣中死了的不在少数,但这身份最为贵重的也就只有南暻的轻羽公主了。

    南宫浅陌闻言眸光一沉,正要开口却听得澹台奕訢率先回道:“本宫向来泾渭分明,无故迁怒于人的事情本宫可做不出来!”

    “澹台奕訢你别太过分!”贺兰瑾瓈咬牙指着他怒声道,别以为他听不出来他这是在指桑骂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