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驿馆风云(二)-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二十章 驿馆风云(二)

    莫庭烨拧不过她,只好冷着脸道:“我让墨风跟着你。”

    “不必,我身边还有青越他们,流云浅黛你们两个去通知父亲和大哥,然后守在府里,无论出了什么事都不要慌乱,保护好夫人。青越跟我走!”

    “是!”青越立刻正色答道。

    说着便已经出了青墨居,身后,莫庭烨的脸色漆黑一片,那双紫眸中仿佛蕴藏着无尽怒火,愈发显得邪肆妖异。

    “主子……”墨风小声问道。

    “进宫!”莫庭烨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再大的火气此刻也只能暂且压下。

    暴雨如注,电闪雷鸣,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驿馆外,京兆尹已经带兵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礼部一众官员也都冒雨赶来,竭力安抚各国使臣,可惜成效并不显著。此时的驿馆早已被炸得面目全非,一片废墟,再加上暴雨的冲刷,更是凌乱不堪。

    南宫浅陌和青越赶到时,各国使臣正与礼部官员僵持不下,争得面红耳赤。

    “伤亡情况如何?”南宫浅陌走到京兆尹卫仲身边沉声问道。

    卫仲正忙得焦头烂额,抬眼见是她,一下就像抓住了主心骨似的,语气焦灼道:“伤亡人数正在清理,但北凛的夙问将军、西霄三皇子还有南暻太子都受了伤,已经送去医馆了。还有就是,南暻的轻羽公主当场死亡……”

    天子脚下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他这个京兆尹怕是要做到头了。

    南宫浅陌闻言心中不由一沉,怪不得没有见到这些身份贵重的人物,竟然是受伤了,甚至还死了一个公主,如此一来事情恐怕有些棘手。

    “睿王殿下呢?”南宫浅陌声音微沉,出了这么大的事,这里居然没有个主事的人,双方自然吵成了一锅粥。

    京兆尹卫仲提起这个就头疼不已,“刚接到消息就派人去睿王府通知睿王殿下了,但不知怎么回事儿,到现在都还没到。”

    南宫浅陌的眉头越皱越紧,以她的身份想要压住这些使臣怕是有些困难,早知如此就让莫庭烨也一起过来了。继而问道:“刑部的人来了吗?”京兆尹府只负责这上京城的安全事宜,刑部才是真正能查案的人。

    “刑部章大人……诶,来了来了!”卫仲正要说话,却看见刑部尚书章邯带人走了过来,于是立刻迎了上去。

    “章大人,您终于来了!现场就交给您的人了,本官这就带人去疏散围观百姓!”卫仲说着便招呼京兆尹的人往外围散去。

    章邯将他这副明显想要置身事外的表现看在眼里,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却还是立刻命人接手,迅速展开搜索救援。

    “去帮我取个火把过来!”南宫浅陌一面仔细检查着地面的情况,一面对身旁的青越吩咐道。

    章邯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不悦道:“胥扬将军,你在干什么?!”

    南宫浅陌接过青越递过来的火把,淡淡道:“现在雨下这么大,如果现在不收集现场证据,等明日天一亮,这里什么都不会剩下,还是说章大人能够凭空推测出制造这起爆炸事件的人?”

    “你!”章邯被噎了一下,顿时有些下不来台,却又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事实。

    忽然,一道尖锐的吵嚷声响起——“你们东霂这简直就是蓄谋已久,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和谈?我呸,狗屁的和谈!我看你们根本就没有和谈的诚意,放眼整个临渊大陆,哪个不知道只有你东霂掌握了这种炸药的秘术!”

    一众使臣闻言俱是一愣,旋即想到了鹰嘴崖的惨烈伤亡,顿时怒上心来,齐齐将矛头对准了礼部官员,你一言我一语,根本就不给他们留说话解释的余地。

    雨,更大了,地面上一片泥泞,驿馆废墟之外吵吵嚷嚷的声音不断,场面一度混乱不堪,更有甚者都已经撸袖子动起手来,京兆尹的人根本拦不住,又或者是不敢拦——

    卫仲也有他的顾忌,这种时候,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万一手底下的人下手没轻重,再伤了使臣,他这个京兆尹就是那个被拿来顶雷的!

    “头儿!”罗域沉稳有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苍狼的驻扎地在城外,这一路赶来,浑身上下早已被瓢泼的大雨浇透,然而目光却依旧锐利冷静,透着一股摄人的坚毅。

    南宫浅陌转身望着他,直接下了命令:“一刻钟时间,把所有闹事的人全部给我扣下,我只有一点要求——不允许伤到他们!”

    “是!”罗域扬声应下,而后立即转身往闹事处走去。

    抬手给兄弟们打了个手势:“全部拿下!下手注意点轻重!”苍狼们立刻闻声而动,动作迅敏而快速,宛如猎豹般矫捷。

    “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对我们动手?”一道愤怒的声音不住地叫嚣着。

    罗域不屑地冷睨了他一眼,手下的动作更快了,几乎都让人看不清。京兆尹的府卫们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就连卫仲也呆住了,待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后,顿时慌了,颤巍巍地吼道——

    “你们是什么人?谁给你们胆子动手的?!”

    “是本王!”莫庭烨阴沉着脸走了过来,刺金云纹的靴子溅起一地泥水,强大的威仪气场令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一阵寒意。

    卫仲哆嗦了一下,立刻上前行礼:“暄,暄王殿下,您怎么来了?”

    “你不是问谁给的胆子吗?本王就站在这儿,有什么话不妨一次性说清楚!”雷雨交加下,莫庭烨的声音显得愈发冷厉,直逼得人喘不过气来。

    卫仲身上的汗登时就下来了,脸色难看至极:“王爷,下官没有那个意思,下官只是担心会影响和谈……”

    “哼!”莫庭烨冷笑一声,毫不留情面地讥讽道:“是担心和谈还是担心自己的乌纱帽保不住你自己心里有数!”

    说罢便懒得再理他,转而对一旁的罗域道:“罗域,送他们进宫,不是要找皇上讨个说法吗?本王就给他们这个机会,让他们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