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损友之祸(下)-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十二章 损友之祸(下)

    第三十二章 损友之祸(下)

    “我跟老爷子解释了,可他偏不信,还四处派人寻大夫给我看诊,说是一定要给我正回来不可,最后闹得整个锦官城都知道我是个断袖!再加上我家老太太成日地跟我这哭啊,说什么对不起老祖宗,闻家就要在我这断了香火了……我都快被逼疯了,只要一出门就会有人指指点点,用奇奇怪怪的目光盯着我,看得我直发毛,弄得我最后连门都不敢出了!我思来想去就只有骗老爷子说我有心上人这一个法子了,但我要是随便胡诌一个,让老爷子查出来是谁家的姑娘,一准儿立马跑去跟人家提亲去,这不没办法,正好你又失踪了,所以……”

    “所以你就拿我做幌子?”楼陌挑眉,以闻老爷子的精明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亲孙子是不是断袖,退一万步说,就算他闻子兮真是断袖,闻老爷子也只有藏着掖着的份,又怎么会宣扬到人尽皆知的地步呢!这分明就是给闻子兮下的套,目的就是为了逼闻子兮成亲罢了,可怜闻子兮在闻老爷子和闻老太太的连环攻击之下晕头转向失了分寸,竟没转过来这个弯儿来,就这么被糊弄了,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呀!但最可气的是这货还把自己给牵连进去了,等回到锦官城见到闻老爷子和闻老太太,该如何收场啊!楼陌只觉得一阵头疼……

    “闻子兮你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吗,怎么一对上你家老爷子就那么蠢呢!”楼陌恨铁不成钢地道。

    闻子兮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你什么意思?”

    “闻老爷子从小把你养大,你是不是断袖,你觉得闻老爷子会不清楚吗?锦官城中的传言你应该派人去查过了吧,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对吧!那你就没想想以你在锦官城的势力,为什么会查不出来?”楼陌忍不住扶额,她觉得闻子兮简直笨到无可救药,一年前的事,到现在还想不明白……

    “我靠!是我家老爷子给我设的套!我就说怎么什么都查不出来呢!”闻子兮终于反应了过来,自家老爷子也忒狠了,逮着自己亲孙子坑啊!最可恶的是他居然没有发现,真是太丢人了!

    “楼陌,你听我说啊,这件事情实在不能完全怪我啊,我也是受害者,老爷子套路太深了,他一面制造流言,一面给我施加压力,还让老太太天天在我跟前扰乱视听,我一时不察,这才失了方寸!”闻子兮赶紧跟楼陌这儿认错,把事都往家里老爷子身上推,楼陌不会把老爷子怎么样,但对他可就不一定了啊……

    楼陌又怎么会不知道他打的什么鬼主意,事实上,她也不愿对上闻家那个老爷子,那老头儿实在有些难缠,所以,还是把闻子兮给卖了吧,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何况她现在这幅样子老爷子也不认识,她这次也并没有想要去见老爷子的意思……

    “在我回到锦官城之前,闻老爷子那边你自己去给我解释清楚,要是我回去的时候,闻老爷子派人来找我说这件事,哼哼,闻子兮,我一定揭了你的皮!”楼陌对闻子兮威胁道,她回锦官城是有要事要办的,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就会前往东霂上京城,她可不想把时间都耗在这些无厘头的事情上!

    闻子兮耷拉着脑袋,紧抓住楼陌的袖子:“楼陌,真的没商量了吗,你知道的,以我家老爷子的脾气,你要是不在场替我求个情,他真的会灭了我的!”

    “说得好像我在场你家老爷子就会顾及你的面子似的!”楼陌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老爷子又不是没当着我的面揍过你……

    闻子兮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家那个老爷子……唉,这真的都是命啊!他还是先回去找老太太诉诉苦吧,没准能帮他拦着老爷子点儿……

    “唉,那我走了啊楼陌!”

    “慢走不送!”楼陌不耐烦道。

    “楼陌,你就真的不挽留一下吗?说不定下次你就见不到一个活蹦乱跳的我了!”闻子兮一脸哀怨。

    楼陌一个茶杯砸过去——“滚!”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了屋子,天已大亮,楼陌睁开眼,门外敲门声响起——

    “姑娘,你醒了吗?”

    “流云,进来吧!”楼陌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肩膀,昨日好像有点用力过猛啊!

    “我让厨房熬了醒酒汤,姑娘可要用上一些?”流云走了进来,将洗漱的盆子放在桌上。

    “不必了,你知道我的酒量的,倒是你们几个,昨晚该不会就睡在后院了吧?”楼陌拿起帕子洗脸,忽然想起来昨晚她离开的时候,这几个人可都喝得醉醺醺的,青风直接倒在地上了……

    “我和锦舞迷迷糊糊地把浅黛拖回了房间,至于青风和青越嘛,在后院睡得可香了,今早才醒!”流云的语气平静地说道,但楼陌却从中听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她放下帕子,不禁有些好奇地看向流云,这不像是流云的风格啊!难不成那两个惹到她了?

    见楼陌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流云淡淡地说道:“昨日姑娘走后,青风不一会儿又醒了,和青越一起拉着我们三个拼酒,被我们放倒了。”

    就这么简单?楼陌有些难以置信,流云不像是会为了这么点儿小事就记仇的人啊!但看流云并不想多说的样子,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开个玩笑罢了,回头问问锦舞就知道了。

    楼陌见流云就要过来给她梳头,连忙道:“帮我编成辫子就行,千万不要太复杂的,不方便我行动!”她真的不喜欢那些繁复的发式,偏偏流云还总是要给她梳那些个什么发髻……

    “好,那就听姑娘的吧!”流云一脸不乐意却又无可奈何,没办法呀,她要是不妥协,姑娘一准儿能扎个马尾就出门!

    “对了,流云,我今日有事要出门,你们都不必跟着我,事情办完我自会回来的。”

    “另外,通知颜舞,让她派情报组的人帮我查一下有关东霂镇国将军府嫡女南宫浅陌的事情!”

    “南宫浅陌?她可是有什么不妥?”流云有些纳闷,无缘无故的查一个深闺小姐做什么?

    “你家姑娘我,现在就是南宫浅陌!”楼陌扔下一个重磅炸弹,起身去吃早饭了,留下流云一个人在哪里久久不能回神……姑娘什么时候变成南宫浅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