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初见太后-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一十五章 初见太后

    “你要知道,身为公主就要有公主的样子,乱嚼舌根那是市井泼妇的做法!”

    这最后一句话说得毫不留情面,莫熙璇登时就红了眼睛,愤愤道:“父皇您就是看不惯我,在您眼里曦和比我强,灵犀比我强,就连那个粗鄙不堪的南宫浅陌都比我好,既然您如此看不上我,那您不如干脆杀了我啊?!”

    “你放肆!”莫御城气得眼前一阵发昏,指着莫熙璇说不出话来。

    门外候着的元公公闻声心下担忧不已,正要开门进去时却见着威仪赫赫的皇后迎面走来,只好上前行礼道:“奴才见过皇后娘娘,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不咸不淡地睨了他一眼,“皇上在里面吗?”

    “回娘娘,皇上正在与元嘉公主交谈……”元公公心中连连叫苦不迭,皇上本就在气头上,皇后娘娘这一进去势必要引得皇上更为不悦,他要不要先去请太医院的人过来候着?

    果然,下一刻便见着皇后直接越过他径自走了进来,元公公顿时头疼不已,连忙招来一个小公公去太医院将院判王太医寻过来。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后一进门就看到了跪在地上哭得一塌糊涂的莫熙璇,顿时心疼得不行,这语气自然就不自觉地带了几分怨气。

    皇上见来人是她,不由地眉头紧蹙,不悦道:“皇后如今进朕这御书房倒是如履平地了!”

    皇后不管不顾地将莫熙璇扶起来,“臣妾身为后宫之主,进御书房也没有碍着什么祖宗规矩吧?倒是不知璇儿这是犯了什么错,您让她在地上跪着?”

    对于皇后的咄咄逼人,莫御城脸色有些不悦,冷哼一声,道:“皇后若是好奇不妨问问你养的这个好女儿,方才都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

    莫熙璇只伏在皇后怀里痛哭,并不回答,看得莫御城又是一阵心烦,这个元嘉当真是被宠坏了,一点儿规矩都没有!

    “传旨——元嘉公主口出狂言,目无尊长,禁足一个月令其静思己过!”

    说罢也不管皇后和莫熙璇的反应,阴沉着脸拂袖而去,似是连一刻都不愿意与她们多待。

    皇后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哼,莫御城,如今那个孽障一回来你便是连表面上的功夫也不愿做了是吗?

    “璇儿,随本宫回去!”皇后的眸中一瞬间闪过了失望,愤怒,不甘,种种情绪最后淬成了这世间最阴毒的寒冰,令人不寒而栗。

    ……

    次日一早,暄王府便接到了来自枫公子的帖子,邀他府上一叙,莫庭烨自然猜到这个想要见他的人不会是南宫枫,而是他未来的岳母大人,心里顿时一阵紧张,连忙道:“墨风,去把本王那件玉锦月华绣金丝云纹长袍拿来!”

    墨风愣住了,主子他不是从来不穿白衣的吗?今日这是……

    见墨风迟迟不动,莫庭烨冷冷睨了他一眼,那周身的寒气吓得墨风一个激灵,连忙跑开去寻那件衣袍了。

    不消半盏茶的功夫,换了套白色衣袍的莫庭烨仔细整理了一下衣襟,再三确认没有什么不妥之后,不敢多做耽搁,立刻便携了礼物朝着镇国将军府赶去。

    不得不说,为了在未来岳母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莫庭烨也是拼了。

    与此同时,南宫浅陌也接到了宫里召见的圣旨,心里诧异之余,还是匆忙收拾了一番后便骑马朝着皇宫而去。

    “元总管,今天要见我的应该不是皇上吧?”一路随着元公公往内宫走去,南宫浅陌忽然开口问道,话里却都是肯定的语气。

    今日休沐,如果是皇上召见的话应该去勤政殿,可显然他们现在走的方向并非如此。

    元公公脸上浮起一抹赞赏,有心提点一二,于是状似不经意的提起:“咱家听闻昨日元嘉公主去陪太后娘娘说话,似是聊起了一些趣闻。”

    南宫浅陌听罢凤眸微眯,眼中似有寒意慢慢凝聚,元嘉公主么?她记得自己应该没有得罪过她吧?当然,除了五年前在第一楼的那次,不过她们二人当时并未谋面,她应该并不知道是自己才是。

    算了,此刻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不再多想,南宫浅陌伸手将袖中一个不起眼的荷包塞给了元公公,继而笑道:“多谢元总管提醒了!”

    元公公笑着将荷包收起,知道她这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于是也不再多言,领着她朝着长乐宫而去。

    “兰姑姑,烦请兰姑姑前去通传一声,胥扬将军到了!”元公公笑呵呵地对着太后身边的兰青兰姑姑说道。

    只见那兰姑姑先是不着痕迹地打量了南宫浅陌一眼,而后便微微一笑,道:“元公公、胥扬将军稍候,太后此刻还未起,容老奴前去通禀一声。”

    元公公眸中闪过一抹深意,却是面不改色地笑着应下了,继而又对一旁的南宫浅陌道:“胥扬将军,那您就在此稍候片刻,咱家这就回勤政殿复旨去了!”

    南宫浅陌微微牵唇一笑,道:“有劳元总管了!您请便。”

    日头渐渐升起,炎炎烈日下的阳光格外刺目,直晃得人眼晕,南宫浅陌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嘲讽,下马威么?看来这位太后娘娘的手段也没有高明到哪儿去!

    若是寻常的世家小姐,在这炎炎烈日下站了两个时辰,定然是要吃不消的,可南宫浅陌却是不同,对于一个站军姿从来没输过的人而言,这两个时辰不过是多出了些汗罢了,她还不放在眼里。

    长乐宫殿内,太后微微抬眸,似是不经意地问起:“她还在外面?”

    “回太后,确是如此。”兰姑姑眼中划过一抹赞赏之色,站了两个时辰而面不改色,甚至连一句怨言都没有,这份心性可不是哪个姑娘都能有的!

    “没有晕倒?”太后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

    兰姑姑眼底浮起一抹笑意,知道太后这是对那位胥扬将军有所改观了,于是笑着说道:“这位胥扬将军行如风站如松,依老奴看还真有几分铮铮铁骨的血性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