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挑拨离间-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一十一章 挑拨离间

    舞霓裳见状不由笑道:“尺素可不止是懂武功而已,在这军中绝大多数人都未必打得过她!是吧尺素?”她可是记得某个只懂医术和轻功的人常常被她们尺素揍得鼻青脸肿还乐此不疲……

    温尺素凉凉看了她一眼,懒得理会她话里的调侃。

    魏祎则是立刻一脸崇拜地望着她,“尺素你居然这么厉害?!我能拜你为师吗?”

    温尺素闻言嘴角立刻抽了抽,“教你可以,拜师还是算了!”她对收徒弟可没什么兴趣!

    魏祎有些遗憾,但转念一想,只要能学武功,拜不拜师的其实也就是走个形式,再说了,对着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女子喊师父,她自己也怪别扭的!

    “成!那咱们什么时候开始?”魏祎兴致勃勃地问道,显然已经迫不及待了,如果不是此刻宴会还未结束,她怕是立刻就要拉着温尺素去切磋一二了!

    温尺素眸光一闪,淡淡笑道:“就明日吧,届时我自会去你府上寻你,先看看你的水平如何再做打算。”

    这边魏祎高兴地乐不可支,南宫浅陌看着她的眸中却是浮起一抹深色,尺素可不是这么热心的人,主动要求去尚书府该不会是为了躲开什么人吧?

    对上好友那略带担忧的目光,温尺素微微一笑,显然并不打算多说,出于这些年相处下来的默契,南宫浅陌和舞霓裳虽然心知她此举必有深意,却也没有再去追问。

    ……

    御书房内,莫御城坐在雕刻着蟠龙的书案后面,听完元公公的禀报将手中的折子缓缓放下,抬眸冷笑:“果然和阿烨说的如出一辙,这分明就是想要挑拨朕和南宫家的关系!”

    三国使臣前来和谈,既没有通关文书,也没有提前书信告知,就这么明目张胆地进了上京城,还越过自己这个九五之尊直接去了镇国将军府!

    若不是阿烨提前告知,他再一时不查听信了那些谗言,将此事归咎到镇国将军府头上,岂不是正合他们的心意?细想之下三国此举当真是其心可诛!

    元公公垂首站在下方一言不发,他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镇国将军府的处境,因为他知道陛下非但不会因此事而降罪于镇国将军府,反而极有可能会借着四国会的时机对其大加封赏!

    以此来安抚镇国将军府的同时,也是在向天下人表态——当今圣上是绝不会听信谗言去怀疑功在社稷的朝臣的!

    自古以来,帝王多疑乃是常事,当今天子虽说不能跳出这个圈子,但到底是要比常人明智果决得多,无论他心里是否真的存疑,此刻都不会轻举妄动。

    日暮时分,府上宾客散尽,南宫渊叫住南宫枫兄弟二人一起去了书房,南宫浅陌送走魏祎、文凝之等人后也被叫了过来。

    “今日之事你们怎么看?”南宫渊负手站在书案后沉声问道。不知是不是光线昏暗的原因,又或者是他们的错觉,那道高大伟岸的身影此时此刻竟透着一丝隐隐的疲惫与倦怠。

    南宫杉微愣,眨了眨眼,似是不解道:“今日什么事?”

    南宫渊闻言眼皮狠狠地抽了两下,拍着桌子怒声道:“南宫杉我现在在跟你说正事,把你那副吊儿郎当的混样子给我收起来!”

    南宫杉顿时一脸破罐破摔地耸耸肩,找了张椅子懒懒坐下,不再言语。那副不着四六的样子惹得南宫渊怒目相向。

    “其实父亲大可不必担心,如此明显的挑拨离间之计,皇上又怎么会看不破,他不会怀疑咱们的。”南宫浅陌生怕两人打起来,于是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事实上,莫庭烨都已经提前同皇上暗示过了,倘若他还是怀疑南宫家那只能说明他的疑心远远超出了他的理智,正中三国下怀。

    然而一个能够从碌碌无为的皇子凭借一己之力最终坐上那个位子的人,又岂会是一个只懂得猜忌与疑心的庸人!

    不想,南宫渊听罢却是摇头叹息道:“为父不是指这个。”

    南宫浅陌皱眉,除了这个以外还能有什么事值得父亲这般兴师动众,将他们三人都叫到了书房……

    “父亲是说这张赐婚圣旨?”南宫枫忽而蹙眉说道。

    南宫渊没有言语,既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这般反应反倒让人加剧了心中的猜测,南宫浅陌略微想了想,试探着问道:“父亲是担心莫庭烨他……”

    南宫渊依旧不语,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目光颇为复杂,似是担忧,似是无奈……

    “据我所知,他没有这个心思。”南宫浅陌声音微冷,她了解莫庭烨,知道他志不在此,他可以凭借铁血手腕戎马一生征战四方,可以不惜殚精竭虑辅政为国匡扶天下,却独独没有那个野心去争夺那个位子!

    权势,从来就不是他想要的!

    南宫枫闻言直视着她,定定问道:“暄王他或许真如你所言没有那个心思,但倘若那位执意如此呢?届时你们夫妻二人又当如何自处,是退居江湖从此不问世事,还是远走他乡列土封疆?”

    “枫儿慎言!”南宫渊眸色微变,出言提醒道。

    南宫浅陌却是沉默了,一时间心思百转。

    眼下,一个手握重兵的亲王与镇国将军府这样的武将世家结为姻亲,再加上一个身为簪缨世胄的辅国公府,这其中隐隐传递出来的信号有心人未必不能猜测一二,可是那位当真是这个意思吗?

    帝王之心实在难以捉摸,倘若真像大哥所言那般,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将来有一天,他们若是争只怕是要落得个谋朝篡位的骂名,可若是不争,待到新帝登基之日只怕就是他们的死期!

    无论如何,从圣旨下达的那一刻起,镇国将军府就已经陷入了进退维谷的两难之境,想要跳出泥潭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思及此处,南宫浅陌心中不由浮上了一股愧疚,“父亲,抱歉,我恐怕是要连累咱们南宫一族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