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生辰宴上(六)-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一十章 生辰宴上(六)

    南宫浅陌脸上划过一抹讶异,旋即迎了上去真诚笑道:“是魏小姐和文小姐吧?方才的事多谢你们二位仗义执言了!”虽然她并不在意那些无聊的蜚短流长,但对于对方这种真心维护的好意她还是十分领情的。

    “这有什么,我原本就与那个裴若水还有赵语嫣不对付,再说了明明是她们寻衅滋事在前,我不过是说了两句公道话罢了!”魏祎十分不以为意地摆摆手说道。

    一旁文凝之也笑道:“我二人是真心敬服于你,你又何必如此客气,往后直接称呼我们名字即可。”

    南宫浅陌对这二人也颇有好感,于是十分从善如流地笑道:“凝之,祎祎,若是不嫌弃不如一起过来喝杯茶?”

    魏祎当即点了点头,也不客气,拉着文凝之就走进了青墨居。南宫浅陌也吩咐流云和浅黛去准备茶点。

    “这两位是我的好友,温尺素和舞霓裳。”南宫浅陌笑着同她们介绍,继而又对两位好友道:“这两位是……”

    南宫浅陌话还未说出口,便听着魏祎率性道:“我叫魏祎,这是文凝之,很高兴认识你们!”

    温尺素微微颔首,对这位姑娘的率直也是颇有好感,而舞霓裳则是笑赞道:“魏小姐方才在前厅的一番言论可真是大快人心,霓裳自叹弗如!”

    魏祎方才的气势不小,这会儿却是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干笑道:“一时冲动,一时冲动!”

    文凝之在听到舞霓裳这个名字的那一瞬间眼神微动,似乎想到了什么,而魏祎显然没想那么多,大大咧咧地问道:“诶,对了,这上京城中似乎没有听说过姓舞的人家,姑娘你不是本地人吧?”

    文凝之脸色微变,连忙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魏祎回头一头雾水地望着她。

    舞霓裳却是不在意地笑笑,“魏小姐猜对了,我的确不是上京城人士,我是醉欢阁的花魁姑娘。”

    “额,那个,霓裳姑娘你别介意啊,我不是那个意思,也不是故意问你这个的……”魏祎有些慌乱地解释道,表情尴尬至极,心中不由地暗骂自己这张嘴坏事,怎么什么话都往外冒!

    “噗嗤!我当然知道魏小姐只是心直口快没有恶意的,不用这样紧张!”舞霓裳朝她眨了眨眼睛,掩唇轻笑道。

    文凝之见状眼底倒是闪过一抹惊讶,旋即笑道:“自古侠女出风尘,古人诚不欺我!”在被别人提起自己的身份时非但没有半分尴尬之色,反倒是坦然自若,可见这位霓裳姑娘的心胸之开阔绝非一般人能及!

    舞霓裳闻言却是笑了,也不谦虚,只道:“多谢文小姐赞誉!”

    此举不由地令文凝之心中的佩服更甚,她自问还做不到如此磊落轶荡。

    “好了好了,咱们能不能别一口一句姑娘、小姐的,多生分啊,反正也没差几岁,不如以后直接喊名字好了?”魏祎不满地瞪着眼睛插话道。

    众人俱是哈哈一笑,就连温尺素也露出了一抹笑意。

    “前院太过闹腾,还是你这里清净些!”魏祎忽然由衷地感叹道。

    南宫浅陌挑眉,看来不止是她们三个不喜欢那些喧闹吵嚷的宴会嘛!这不,眼前不就摆着两个现成的知音?

    文凝之却是睨了她一眼,毫无顾忌地拆台道:“是啊,你没来之前这里可不就是清净着呢嘛!”

    魏祎顿时像被人踩了尾巴炸毛的猫似的,双手叉腰作势怒瞪着她,“凝之你就不能给我留点儿面子吗?”

    文凝之耸耸肩,一副这不能怪她,她只是实话实话的模样。惹得几人又是忍俊不禁。

    “浅陌,你不知道其实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希望以后有一天能上战场,可惜我爹他一直都不同意,真是太羡慕你了!”魏祎手里握着茶杯一脸艳羡地望着她,语气里充满了遗憾。

    不待南宫浅陌开口文凝之便捂嘴笑道:“尚书大人就你一个女儿,怎么可能由着你的性子胡来?”

    “怎么能叫胡来呢!我那明明是志存高远好不好!”魏祎两手叉腰不悦地蹙眉反驳道。

    文凝之给南宫浅陌使了个眼色,好笑道:“行行行,你志存高远,未来的巾帼英雄!”

    魏祎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懒得理她,转而对南宫浅陌道:“浅陌,你肯定是支持我的对吧?”

    蓦然对上一双盛满期待的眸子,南宫浅陌有些不忍打击她,于是斟酌了一下方才问道:“你,为何想要从军?”

    “自然是喜欢那种十里一走马、五里一扬鞭的感觉了!”魏祎毫不犹豫地说道,眼神中闪烁着晶亮的光芒,仿佛眼前就有一片广袤无垠的浩瀚黄沙似的。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向往边关生活,却也是真的不知边关疾苦……

    南宫浅陌与温尺素对视一眼,张了张嘴,有些话太过真实反倒不知该怎么说出口,边关的战场远比她想象的要残忍得多,那些被鲜血染红的赤色天空,堆砌成山的斑驳尸体,失去至亲战友后压抑不住的沉痛绝望,都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

    她想,或许魏大人不让她从军,除了对她性命安危的担忧以外,恐怕也是出于这一点的考量吧?

    “改日有空,我带你去军营看看!”南宫浅陌望着她朝气蓬勃的面庞,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战场,但带她去军营里见识一下倒也无妨,顺带再叫上凤之晴那个丫头,说起来这两个人应该很合得来。

    “真的吗?太好了!”兴奋过后,魏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浅陌啊,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南宫浅陌有些无奈,好笑道:“说说吧!”

    魏祎立马舔着脸凑了过去,眼巴巴道:“浅陌,你可不可以跟我切磋一下?我其实就想知道自己武功究竟如何,我爹他老说我是花拳绣腿拿不出手……”

    “我倒是可以陪你试试。”温尺素忽然开口。

    “诶?尺素你也懂武功?”魏祎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