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生辰宴上(四)-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零八章 生辰宴上(四)

    南宫浅陌被手里这突如其来、先斩后奏的赐婚圣旨给雷了个外焦里嫩,一时竟有些哭笑不得,莫庭烨这是有多怕被自己拒绝才想出这么个鬼主意?

    此时此刻她只觉得手里的圣旨格外烫手,可话又说回来,他如今圣旨都求来了,自己若是再拒绝岂不是太过矫情造作?

    南宫浅陌向来不是个犹犹豫豫裹足不前的人,想通了这一点后便立刻坦然对元公公笑道:“自然不会忘了,届时还望元总管赏脸!”

    元公公闻言满意地笑了笑,略坐了一会便回宫复旨去了。全程就像是压根儿没看见北堂啸、澹台奕訢还有贺兰瑾瓈一众之人似的。

    ……

    陌儿居然被赐婚给了暄王!夏侯华绫看着那道圣旨,脸上布满了疑惑与不安,暗自扯了扯南宫渊的袖子,想问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却见着南宫渊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示意她不要太过担心,纵使夏侯华绫满腹的困惑不解,此刻却也只得按捺下来,去招待前来赴宴的宾客。

    “吩咐下去,可以开席了!”南宫渊对管家曾叔低声道。

    自听到圣旨内容的那一刻起,南宫浅歌和南宫浅汐便拧紧了手里的帕子,眼底不约而同地闪过一丝嫉恨,只不过南宫浅歌掩饰得更好一些罢了,她志在皇后之位,区区一个暄王妃她还不看在眼里,可她无法忍受南宫浅陌这个草包的地位居然凌驾于她之上!

    不行,她一定会比南宫浅陌嫁得更好!南宫浅陌眸中划过一抹狠厉。

    ……

    宴会正式开始,觥筹交错,鼓乐齐鸣,一众宾客言语欢畅,其乐融融,仿佛方才的圣旨并不能影响到他们一般,然而剖开这层表象,在座的众人却是心思各异,各有所图。

    望着南宫浅陌手里那道明晃晃的圣旨,澹台奕訢心里百味陈杂,酸涩难耐。

    赐婚,暄王妃……澹台奕訢只觉得脑海中突然有什么一下子炸裂开,一片恍惚,仿佛将天地间的一切都隔绝开来,什么锦瑟丝竹之乐全都听不见,只留下一道声音在脑海中反复回响,她接下了圣旨,她要嫁人了……

    他了解楼陌,如果她不想嫁,就绝不会接下那道圣旨,可事实是她没有拒绝……

    虽然早已知道自己同她再无可能,可当他亲眼看到她手捧着与他人的赐婚圣旨时,他的心还是不可抑制地抽痛着,就如同生生将一个蚕蛹从中间一层层剥离一般,凄入肝脾,痛彻心扉。

    他与她之间,还未来得及开始,便已结束。

    从此以后,这个女子便再与自己无关;

    从此以后,这个女子的一切喜怒哀乐、嗔痴怒骂都将只为另一个人而绽放;

    从此以后,这个女子将终其一生陪伴在另一人身边,子孙满堂,相携白首,直至百年后的墓碑上镌刻着对方的姓氏……

    从此以后,这真的是一个残忍的词语,澹台奕訢身形晃了几晃,微微垂眸,掩下了所有的哀伤,任其在自己内心深处肆虐。

    此情此景,怅惘心殇的不止他澹台奕訢一人,只不过另外两个人藏得更深,更好,不露一丝痕迹——

    夙问手里的酒杯微不可察地晃了一下,有一滴酒水滴落在地,在炎炎烈日之下旋即消失不见,连一丝痕迹也无。他的异常就连一直坐在他身边的北堂啸都没有察觉。

    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早已在顷刻间支离破碎,那种翩浮的怅惘,晃若细长的触角,肆无忌惮地钻入肌肤的毛孔,像藤蔓一样伸展,入心入肺地缠绕,让他窒息疼痛,几近麻木。

    从前没有说出口的话,今后也就不必再说了吧!夙问嘴边勾起一抹极淡的自嘲,垂眸饮尽杯中之物,不动声色地吞下了所有苦楚。

    北堂啸仿佛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不由抬眸望向他,低声道:“夙问,你这是?”

    夙问却是坦然一笑:“这琼浆玉露不错,就是味道寡淡了些。”那神情仿佛就是个贪念杯中物的痴人一般。

    北堂啸闻言不由地乐了,调侃道:“咱们夙大将军素来酒量过人,能让你觉得不寡淡的酒恐怕除了竹叶青和陈年西风也没别的了吧?”

    夙问低头不语,心里却浮上了一阵酸楚,此时此刻就算是将天下所有美酒都摆在他眼前,他恐怕也是食之无味了吧?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他早已记不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女子的音容笑貌、神采飞扬便已深入骨髓,而他自己则是沉溺其中,再难自拔。

    ……

    宴会坐席的另一边,向来自诩风流的千机公子汶无颜,此刻嘴角的笑容也僵了几分,眸中深处覆上了一层浓郁的纱雾,本就撩人的桃花眼此刻更是平添了几分寥落不羁。

    早在五年前他就已经决定要放手了不是吗?遗憾的是,他成全得了别人,却始终成全不了自己,人非草木,想要把一个人的痕迹彻底从生命中抹去,哪里就有那么容易呢!

    望着那道清雅淡漠的身影,汶无颜嘴角的笑容更大了,只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

    “不想笑就别笑,实在是太丑了!”一旁的司星辰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嫌弃地睨了他一眼。说着又朝着另一边的闻子兮道:“闻兄你觉得呢?”

    闻子兮煞有其事地重重点头,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

    汶无颜顿时黑了脸,“本公子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你们两个有没有审美观?!”话虽如此,他心里却明白这二人只是想要开解他罢了,想到此心里不由地升起了一股自嘲之意,原来自己表现得竟然这般明显了吗?

    望着他这副茫然失意的模样,再看着那边南暻太子怔忪落寞的情形,闻子兮与司星辰对视一眼,不由地相继摇头叹息,暗道楼陌这女人果然是个祸害啊!

    “闻兄,这位就交给你了,我得赶紧去开解开解我那个大师兄!”司星辰一脸头痛地起身,同二人打了个招呼便朝着澹台奕訢走过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