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生辰宴上(二)-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零六章 生辰宴上(二)

    沐轻扬被人当中如此反驳自是尴尬,他又何尝不知道魏祎所言的道理所在,方才只是不忍拒绝白笙的请求,所以才出言相帮一二罢了。因而此刻反倒说不出话来应对。

    赵语嫣下巴微扬,目光不悦地看着她:“文凝之你跟着瞎凑什么热闹?!再说了谁不知道你和魏祎关系好!”

    只见那被称作文凝之的女子神色坦然,微微一笑道:“我不过是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而已,沐二公子以为如何?”

    沐轻扬脸色微赧,语调僵硬道:“文小姐所言有理,是在下多言了!”说着又对魏祎道:“方才是在下失言,还望魏小姐见谅!”

    魏祎脸色依旧不怎么好看,只是碍于种种原因不好当众给他难堪,只好冷声道:“无妨!”

    文凝之见状不由地走至她身边,轻声道:“说起来我还不曾拜会过咱们这位巾帼英雄,你不也总跟我念叨她吗,不如咱们一起去同她道贺,也顺便听她讲讲西境边关的风土人情?”

    魏祎面色稍缓,二人一道朝着主位那边走去。

    南宫浅陌自是将方才那一幕看在眼里,之所以一直没有说话,一来她本就不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的看法,二来她也想看看这上京城的女子是否都如裴若水赵语嫣之流。

    不过二师兄会对赵语嫣出言相帮倒是令人有些惊讶,紧接着目光便落在了随他一起前来的白笙身上,南宫浅陌眸中划过一抹冷厉,白笙与赵语嫣究竟有何关系,是单纯地为了讨好赵语嫣还是另有所图?

    当然了,她更好奇的是这个魏大小姐和二师兄之间究竟有何关联,为何方才二人的神色那般古怪?

    南宫浅陌这边正思索着,忽然一道天蓝色的身影窜到眼前——

    “你就是陌姐姐吧?我也好喜欢军营啊,你能不能带我去转转?”女子娇俏的声音清脆悦耳,说着还眼巴巴地望着她。

    南宫浅陌微愣,看了看一旁跟上来的凤之尧和上官子谦,一脸茫然,“那个,你是……”

    凤之尧接过话来,满脸的无奈:“这是我妹妹,凤之晴,闹了好些天了非要见见你,我拦不住,只好让她跟来了。”

    凤之晴闻言立刻回头横了他一眼,接着转过头来双手托着下巴对着南宫浅陌作星星眼状:“陌姐姐,你就带我去看看嘛,就看看——”声音那叫一个九转千回。

    “停!”南宫浅陌对这个活泼到不行的少女着实有些招架不住,连忙制止了她继续自来熟地撒娇行为,无奈道:“之晴是吧,这个军营的事咱们改日再聊,有机会我一定带你去,好不好?”

    凤之晴立马乐了,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惊喜道:“真的呀!陌姐姐最好了!对了,陌姐姐,这是我送你的生辰礼物,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说着便连忙将手里的锦盒塞进她手里。

    南宫浅陌在她的催促之下打开了锦盒,里面是一对白玉蝴蝶步摇,精致可爱,一看便是小姑娘喜欢的物件儿,于是笑赞道:“很可爱,谢谢你!”

    凤之晴闻言立刻开心的不行,一副被表扬的孩子气模样。

    看着她这副模样,南宫浅陌不由地摇头失笑,转而又对凤之尧和上官子谦二人嫌弃道:“你们俩就这么两手空空地来了?”

    凤之尧和上官子谦则是相视一眼,一脸无辜:“这可不能怪我们两个心疼银子,不舍得给你送生辰礼,实在是某人醋劲儿太大,我们也得明哲保身不是?”说着还一脸兴味儿地打量着她。

    南宫浅陌凉凉地瞥了二人一眼,明显一副记仇的架势,二人不禁打了个寒颤,一想到被她记恨上的惨痛教训,便觉得心有戚戚。

    所幸这时温尺素和舞霓裳二人相携而至,救这二人于水火之中——

    “喏,祝咱们的胥扬将军生辰快乐!”舞霓裳一边吩咐人把自己的礼物拿出来,一边笑着揶揄道。

    温尺素也难得地露出了浅浅的笑意:“生辰快乐!”

    舞霓裳送的是一架精致绝伦的双面绣屏风,一面绣的是大漠孤烟,一面绣的是青石墨竹,看得出来一针一线都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温尺素送的则是一柄青虹长剑,阳光下,刀刃熠熠生辉,明亮如镜,刀锋锐利冰冷,触之而生寒,虽不及她玄铁匕首的锋利,却也称得上是难得一见的绝世好剑了。

    南宫浅陌自是欣然收下,相对于其他人的礼物,显然这两人送的更为实用一些。

    温尺素和舞霓裳二人在此,凤之尧和上官子谦自是不会往别处去,都厚着脸皮赖在了席间,正当几人坐下闲聊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便听着一阵通传声响起——

    “南暻太子恭贺胥扬将军生辰之喜!”

    “北凛太子、平南将军恭贺胥扬将军生辰之喜!”

    “西霄二皇子、三皇子恭贺胥扬将军生辰之喜!”

    随之而至的是一件件生辰礼被一一送了进来,放眼望去,各类奇珍异宝绫罗珠翠,琳琅满目,珠光宝气,令人目不暇接。

    众人皆是一片哗然,暗自心惊这位新晋的胥扬将军果然不简单,一个生辰宴而已,竟然能劳动三国皇室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前来道贺!撇开他们送的那些个价值连城的礼物不提,单单是这份面子就不是谁都能有的。

    南宫浅陌望着这些来人微微蹙眉,心道只怕他们未必就是为了自己的生辰宴,而是借着这个由头提前为四国会还有之后的和谈做准备吧!

    “多谢诸位远道而来,南宫浅陌感激不尽,请入座吧!”南宫浅陌微微牵唇道,语气既不热络也不冷漠,仿佛就只是单纯的客气一般。

    来人当中除了贺兰瑾瓈的面色有些难看以外,其余人对于南宫浅陌的态度都不以为奇,十分淡定地入席坐下。

    “胥扬将军的待客之道还真是与众不同!”贺兰瑾瓈入席后忽然不阴不阳地来了这么一句,说着目光恨恨地落在南宫浅陌身上——

    ------题外话------

    有想要看大婚的嘛?在考虑是不是让某人先吃点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