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七月初七-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零四章 七月初七

    七月初七这日,日丽风清,骄阳似火。那刺破云层的夏日阳光如同一根根金线,纵横交错,织就了一幅盛世繁华的锦绣长卷,迤逦葳蕤。

    镇国将军府门前车水马龙,前来赴宴的人络绎不绝,其中不乏一些趋炎附势之辈,当然了,更多的是为了探一探朝廷这位新晋胥扬将军的虚实。

    “陌儿,今日可是你的生辰,你怎么还是这副打扮!快点快点,流云浅黛你们两个赶紧给你们小姐把衣服换了,对,就换那套云锦金丝绣碧水纹百水裙,还有,这头发也要拆了重梳……”

    青墨居内,夏侯华绫指挥着一屋子的丫鬟忙得热火朝天,而整个事件的当事人却生无可恋地坐在那儿,一脑门儿的官司,几次想要开口插话都被夏侯华绫给摁了回去,那叫一个憋屈!

    “那个,娘,咱们这是不是有点儿太夸张了?就过个生辰而已,犯不着把我包成粽子吧?还有还有,这满头的钗环珠翠……”南宫浅陌试图阻止流云继续往自己头上插发簪步摇,却被夏侯华绫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只好悻悻地闭上了嘴,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任由她们折腾。

    半个时辰后,就在南宫浅陌感觉自己的脖子快要僵掉的时候,夏侯华绫终于满意地点点头:“嗯,还算不错,我夏侯华绫的女儿果然生的好,担得起风华绝代这四个字!”

    南宫浅陌呆呆地望着镜子里那个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的女子,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你们还真是……化腐朽为神奇!”

    尽管她并不理解为何一定要打扮得如此隆重,但却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经过了一番拾掇后的自己确实与往常大不相同——

    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茉莉烟罗软纱,云锦金丝绣碧水纹百水裙,身系软烟罗,如果不是那双眼眸太过锐利淡漠,还真有点温雅端庄的味道!

    夏侯华绫闻言险些气了个仰倒,恨铁不成钢地剜了她一眼,有心给她一个爆栗,却又担心会破坏了好容易梳成的发髻,于是只好作罢。

    “娘,您确定要我这样出去?”南宫浅陌看着自己曳地三尺的裙摆有些犹疑地问道。她几乎已经能够预料到自己穿成这副样子十有**根本就走不到前厅……

    夏侯华绫美目一瞪,南宫浅陌立刻识相地闭上了嘴。咬了咬牙,大有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意思,拎起裙摆就要出门,不想却被夏侯华绫一把给拽了回来——

    “你这是什么姿势?给我把裙摆放下,好好走路!”

    南宫浅陌顿时如临大敌,真要这么一步一步地走到前厅去,她会不会成为史上第一个被自己的裙摆给绊死的人?

    事实证明,她果然还是十分有自知之明的,在第n次踩到自己裙摆后,南宫浅陌终于排除万难来到了前厅,其辛苦程度堪比五公里负重越野!

    **!这该死的裙子!她回头一定要剪了它,没商量!

    “快看,是南宫二小姐出来了!”人群中不知是谁眼尖看到了她,一嗓子嚷嚷开了。

    旁边立刻就有人反驳他:“什么南宫二小姐,人家现在可是正二品胥扬将军!官阶比你都高!”

    人群的眼光迅速聚拢到南宫浅陌身上,眼底俱是划过一抹惊艳之色,只见那女子一袭云锦金丝绣碧水纹百水裙,凤眸中闪烁着点点星光,带着几分清冷,浑身透着一股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漠。既有女子的明澈如烟清丽天成,又不乏男子的月朗星辉傲气卓然。

    南宫渊也怔忪了片刻,眼角微湿,旋即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挥手把南宫浅陌招至身边,清了清嗓子,道:

    “诸位,今日我镇国将军府为小女举办生辰宴,一来是为了庆贺小女平安归家,二来是为了庆贺本将军的夫人病愈安康,三来是为了敬谢皇恩浩荡!诸位能来为小女庆贺本将军感激不尽,还望今日诸位能够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众人纷纷笑着点头,想到皇上对这位年轻女将的封赏,看向南宫浅陌的目光中便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赞赏之意。

    主席位一侧,安氏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夏侯华绫这一出来,那些平日里同她交好的夫人全都对她退避三舍,生怕同她牵扯不清似的,当真是人心难测!

    而一旁的三姨娘秦氏见状嘴边不由地挂上了一抹讥诮,冷笑道:“夫人病愈重掌中馈,安姐姐这是心里失落了吧?”

    安氏面色微变,低声斥道:“今日可是二小姐的生辰宴,秦氏你休要胡言乱语!”

    秦氏岂会怕她,冷哼一声,道:“我是不是胡言乱语你自己心里清楚,怕不是被我猜中了心中所想,所以才恼羞成怒了吧?”

    安氏这些年在府中有意迎合老夫人,因而也得了一些管家的权力,习惯了颐指气使地发号施令。南宫渊向来不过问这些后宅之事,二姨娘凌氏又是个不温不火的性子,所以整个后院之中也就这个秦氏与她不对付,此刻见她没落下好自然是要踩上两脚的。

    安氏此刻怒极却又不好当着这众多人的面发火,只好压下火气,不去理会秦氏。秦氏讨了个没趣,也就不再刺激她了,扭过头去只与一些相熟之人闲谈。

    整个过程中,凌氏一直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曾掺和过半句。

    “你这个二妹妹是个什么情况?一回府就这么大阵仗,还有还有,她真的在战场上杀过人吗?”素来与南宫浅歌交好的右相府大小姐裴若水拉着南宫浅歌的手悄声问道。

    一旁的户部尚书嫡次女赵语嫣闻声也凑了过去,想要听听南宫浅歌怎么说。这也不怪她好奇,实在是南宫浅陌的存在对于她们这些个深闺小姐来说太过匪夷所思了,一个女子怎么就能上阵杀敌了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