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若如初见-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零三章 若如初见

    “陌儿,你冷静点儿!”莫庭烨握着她的肩膀,陡然提高了声音。

    南宫浅陌怔怔地望着他,忽然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一般,跌坐在地上,将头深深埋在双膝间,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刺进肉里。

    她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事情最终还是变成了这副模样,沐轻扬居然是间接害死云亲王夫妇的人,更是当年杀害烈焰阁一众人员的刽子手……

    “你可以把事情全都告诉沐轻扬,但你觉得他会相信你吗?退一万步说,就算他相信你,你以为你们真的还能回到过去吗?”

    “先不提七皇叔夫妇的死,单是淮安城一事后烈焰阁损失了多少人,他们都是死在沐府影卫手中的,平心而论,你真的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莫庭烨将事实——剖开来摆在她面前,鲜血淋漓,残酷如斯。

    “他并不知情,他只是被他父亲利用了。”南宫浅陌缓缓抬起头,声音略显嘶哑,眸中神色空洞无物,她不是不知道莫庭烨说的是事实,可她真的不知该如何去面对。

    那么多条人命放在那,她根本无法视若无睹,她可以不去计较沐轻扬的所作所为,但却势必不会放过沐阳侯府,如此一来,她与沐轻扬迟早都要分道扬镳,二师兄那个人她了解,要他置沐阳侯府于不顾根本就不可能,即使他知道了真相……

    莫庭烨弯腰在她旁边坐下,缓缓将她紧握着的拳头掰开,一个个指甲血印斑驳刺目,“陌儿,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沐轻扬也不例外。他不是傻子,这么多年,沐正丰的举动他不会毫无察觉,他只是选择了忽视。”

    “所以,不要用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了,好吗?”这一句话,莫庭烨说得很轻很轻,语气近乎乞求,他不愿陌儿为了任何人伤害自己。

    南宫浅陌默然,她其实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在亲人和自己之间,沐轻扬毫不意外地选择了亲人,哪怕那些所谓的亲人对他只是利用他也甘之如饴。

    她知道,从他说出真相的那一刻起,她和二师兄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这一刻,她忽然开始有些理解师父当初为何要立下那样的一个规矩了——既出谷,便与逍遥谷再无半分瓜葛!

    撇开逍遥谷这一层屏障,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份和立场,没有是非,无分对错。

    落日西垂,山顶上笼罩着一层金色的涟漪,西边天上只留下一抹浓郁似血的胭脂色,像极了他们之间渐行渐远后留下的一串串印迹,鲜红而刺目。

    “莫庭烨,你说,人生若只如初见该有多好?”南宫浅陌望着远处山脚下即将落下的夕阳,神色落寞而苍凉,仿佛带着无尽的疲惫与哀伤。

    莫庭烨闻言眉间不由地染上一抹心疼,握着她的手让她靠在自己肩头,“陌儿,这世上路都是人走出来的,没有人会一直停留在原地……”

    “我其实是个懦弱的人,因为害怕受伤,所以始终小心翼翼地收敛着自己的一应情感,尽可能地不去在意,可是人非草木,哪里就能控制得住呢!莫庭烨,你说,将来会不会有一天我们两个也渐行渐远,再也回不到最初?”

    南宫浅陌微微闭目,自言自语地说道。

    向来无坚不摧的她极少有这般脆弱和无助的时候,就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兽一般,明明已经疼到不行,却还是强撑着不流一滴泪,她或许不知道,当一个从来都坚强惯了的人伤心难过时,不需要任何的泪水作为修饰,单单是一个眼神就会令人心疼不已。

    莫庭烨看着她的模样只觉心中宛若刀割,她的陌儿看似清冷淡漠,拒人于千里之外,仿佛没有什么能真正走进她心里似的,可他却知道,陌儿她绝非一个冷漠彻骨的人,相反,她比谁都重情义!

    那些一旦被她认定的人,她便会竭尽全力去守护,一如五年前的澹台奕訢,她可以为了还他一个清白只身赴险,暗中潜入南暻皇陵寻找摄魂;亦可以为了替陈晨报仇,不顾生死地连夜奔赴襄阳城夺回尸体,搅得襄阳城大乱;更可以为了一个承诺苦守边关数载而从未对任何人诉过一个苦字!

    她有多冷漠,就有多重情!

    他知道沐轻扬一事对她的打击有多大,更明白她内心的彷徨与不安,所以他虽气恼于她对他们之间感情的信心不足,但更多的是对她的心疼——曾经的她是有多孤独绝望才不得不习惯了一个人坚强?

    微微牵唇,目光落在遥远的天际,夕阳映衬下他宛若刀削般的面庞在不知不觉中柔和了几分,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坚定:“陌儿,我们不需要回到最初,因为——我们会一直携手共进,直至地老天荒!”

    “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即便是老天,也不能!”

    落日余晖下,男子邪肆俊逸的面庞定格成为了记忆里最微妙的一帧,承诺或许不可信,但此时此刻男子眼底的坚决与认真却生生撼动了她。

    人生那么长,倘若那个人是他,那么赌一把又何妨?

    “莫庭烨,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夏风微凉,女子的声音淡漠清冷,却流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

    ……

    回到青墨居,南宫浅陌思量再三,还是决定把实情告知于沐轻扬,他们之间的情义或许无可挽回,如今唯有“但求无愧于心”六字而已!至于何去何从,她尊重沐轻扬的选择!

    提笔落墨,笔走游龙,不消片刻便将事情的原委以及对沐阳侯和白笙的怀疑一一道明。待仔细吹干了墨迹,南宫浅陌方才扬声唤来流云——

    “这封信帮我转交给二师兄,记住,一定亲自送到他手上!”南宫浅陌郑重嘱咐道。

    流云领命而去。

    望着流云离开的背影,不知为何,南宫浅陌心里总有些隐隐的不安,觉得事情仿佛就要脱离自己的掌控似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