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欺骗利用-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百零二章 欺骗利用

    沐轻扬一怔,旋即道:“师妹有话不妨直说?”

    南宫浅陌深吸了一口气,郑重道:“二师兄,当年七里镇失火后,你和莫掌柜夫妇去了何处?”

    她知道以二师兄的性子一定不会放任云亲王夫妇不管,所以她想要弄清楚云亲王夫妇的行踪究竟是何人透露的,又是何人故意引他们二人去了南暻皇陵。

    沐轻扬闻言不由地愣了一下,似是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提起这件事,仔细回忆了一下方道:“我记得当年你离开后,我与莫掌柜夫妇也离开了七里镇,准备回上京城,但在途中他们却突然改了主意,说是想先去南暻逛逛,我们也就分开了。”

    “你与他们同行返京的事还有什么人知道?”南宫浅陌眸光一闪,立即追问道。

    沐轻扬摇头:“没有别的人知道了。”

    “你再仔细想想?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人?”南宫浅陌眉头紧锁,认真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

    在她灼灼的目光下,沐轻扬又仔细回忆了一遍当年的情形,仍是摇头:“当年莫掌柜夫妇二人遭遇追杀,我又怎么可能透露他们的行踪,除了临行之前给家里去了一封信……”

    “等等,你的意思是沐阳侯府知道这件事?”南宫浅陌心头一动,急忙出言打断了他。

    “是啊,”沐轻扬有些不解,“我要返京自然是要先同家里打个招呼的,但在信中我并未提及莫掌柜夫妇的情况,只说是与友人同行。”师妹这是怎么了,难不成莫掌柜夫妇出了什么事?

    南宫浅陌眸色暗了暗,接着问道:“他们中途为何离开,这期间可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他们只说是临时起意,并未提具体原因,至于特别之事,”沐轻扬努力回想着当年的情景,半晌方才想起来一件事:“对了,我们在郊外驿站的时候,有人给莫掌柜送来了一封信,我记得他们接到信的第二天就同我告辞了。”

    “师妹,你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些,可是莫掌柜夫妇出了什么事?”沐轻扬有些不解地看向她。

    南宫浅陌迅速收敛了情绪,淡淡道:“没什么,就是一个朋友托我打听他们的行踪罢了。”

    沐轻扬点点头,心中虽仍有些疑惑却并没有深究。

    “还有一件事,方才白笙说五年前你救了她和白澈一命,你怎么会去淮安城?”南宫浅陌转而问起另一件事。

    “哦,你说这个啊,”沐轻扬笑了笑道:“当年父亲命我去淮安城帮他寻一样东西,我到了淮安城后正逢大师兄沉冤得雪,于是就小聚了一下,后来临行前大师兄派人来请我帮他一个忙,我就又多留了一日,也就是那一日无意中救了笙儿和白澈。”

    南宫浅陌脑海中快速闪过一些零星片段,盯着他继续问道:“大师兄要你帮什么忙?是谁去通知你的?”

    只听得沐轻扬道:“当日正值太子府夜宴,大师兄派人来告诉我,说是怕有人借机生事,于是要我带沐家影卫帮他守住西城门角楼,至于来通知我的人,好像是东宫的一个谋士……我隐约记得好像是个谏议大夫,叫什么来着……”

    “白起!”南宫浅陌狠狠攥紧了手心,脸色阴沉得厉害。

    “你怎么知道?”沐轻扬惊讶不已,转而又觉得自己太大惊小怪了,师妹与大师兄向来关系亲密,认识大师兄身边的谋士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说起来他一直以为师妹会和大师兄在一起呢!只是看眼下的情况,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大师兄是南暻太子,师妹却成了东霂的胥扬将军……

    “师妹,师妹?”沐轻扬见她突然失神,不由地在她面前挥了挥手轻声喊道。

    “是你,竟然真的是你?呵呵……”南宫浅陌突然冷笑不已,望着沐轻扬的眼里全是陌生与讽刺,老天爷还真是喜欢捉弄人,当年烈焰阁那么多人都死在了二师兄手上,可偏偏他自己也是被利用的……

    沐轻扬一头雾水,“什么是我,师妹你究竟再说些什么?”

    南宫浅陌心中百味陈杂,半晌方才望着他艰难开口:“二师兄,当年你在淮安城西城门角楼杀的那些人,你可曾想过他们的身份?”

    “无非是一些犯上作乱之人,死有余辜罢了,有什么可计较的!”沐轻扬有些莫名其妙,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犯上作乱,死有余辜……好,真好!”南宫浅陌自嘲一笑,此时此刻,真凶就站在自己眼前,可她却无法动手,一直以来追寻的所谓真相在这一刻仿佛都成了对她自以为是的无尽讽刺。

    沐轻扬看着她的样子,实在是诧异极了,“师妹,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南宫浅陌目光复杂地看着他,仿佛在做着无尽挣扎,末了只见她闭了闭眼睛,声音微沉:“沐轻扬,我想有件事我必须提醒你一句……”

    “陌儿,随我出来,我有急事找你!”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莫庭烨行色匆匆地闯了进来,抓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南宫浅陌话还未说完,皱了皱眉,道:“出什么事了?”

    “来不及跟你说了,先跟我走!”莫庭烨急声道。

    南宫浅陌见状,只好草草同沐轻扬打了个招呼就随他离开了醉情楼。留下沐轻扬一个人在房间内百思不得其解,师妹对自己的态度为何突然就变了,看着他的眼神就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还有,她最后想要提醒自己的究竟是什么?

    “莫庭烨,到底出什么事了?”南宫浅陌不悦地看着他,自从出了醉情楼他就跟没事人似的,拉着她一路往郊外走,哪里还有半分着急的意思,刚才分明就是唬她的!

    莫庭烨松开了手,沉吟了片刻道:“陌儿,这件事还是先不要告诉沐轻扬为好。”

    “为什么?那个白笙明显就是不怀好意,还有沐阳侯沐正丰也是在利用他,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沐阳侯府牵累!”南宫浅陌不悦皱眉道,她和大师兄已经覆水难收,她不想连二师兄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