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曾经沧海-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三章 曾经沧海

    第三章 曾经沧海

    朦胧中似乎飘荡了许久,楼陌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股力量抽离了出来,再次睁开眼,发现四周一片漆黑,这,似乎是一片树林,楼陌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完好无损,自己还活着?这不可能!那颗微型炸弹的威力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更何况那炸弹就在自己腰间爆炸,她断无生还的可能!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正当楼陌诧异时,一道清扬悠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楼陌!”--

    “世间缘法自有天意,你此生命数已尽,躯体俱毁,唯剩得一缕游魂,无处可寄,如今你且安心在这个世界,待到时机成熟方可获得新生!”

    “你是何人?照你的意思是我还活着?”楼陌觉得不可思议,她猝然站起身来,环顾四周,却并没有发现说话的人。

    “不必找了,你看不见我!我是谁也并不重要,你只需记得,你现在并无**可以依附,天黑时你自会现身,与寻常人一般无二,一旦日头升起,旁人便看你不到!切记!切记!”那道声音再次说道。

    “不对!你既说我命数已尽,我却又为何没有死,还存有一缕魂魄?”楼陌急切地反问。

    “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即生,缘落则灭”,那声音似是有些惋惜,“逆天改命,实有违天道,殊不知一切执念皆是虚妄,此去是劫是缘,尚未可知!”说罢,那声音便消散了去,任楼陌怎么呼喊,树林里也只有她一个人的回音。

    既来之,则安之,楼陌虽然对穿越重生这种事情不置可否,但总归自己还活着,这便是好事,从头来过,抛去前尘往事,自己只会活得更精彩,更自在。这一世,她要按自己的想法来活,没有责任和感情的束缚,轻歌纵马,仗剑江湖,似乎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呢!对于未来的生活,楼陌竟有些期待了!

    夜幕降临,西霄国国都锦官城中,花街灯如昼。

    一墨衣女子坐在锦官城最大的酒楼的……屋顶上……是的,没错,就是屋顶,只见她手中握着一个酒壶正往嘴里倒酒,而身旁已经摆下了一排空的酒壶……

    “我说楼陌,你好歹也是这醉情楼的老板,大半夜地跑到屋顶上来喝酒!”一身着蓝袍的男子在一侧坐下,低头朝她身上嗅了嗅,随即嫌弃地捏着鼻子往旁边挪了挪,摇头道:“真是没有追求啊!说说看,是不是最近见不到本公子,有些寂寞空虚冷了?”

    楼陌没有理他,随手递给他一个酒壶,然后继续喝酒。

    男子也不犹豫,接过酒壶便饮下一大口,随即喷了出来:“我靠!楼陌你还是不是个女人!这可是烧刀子!你当白水喝呢!”说罢又开始心疼自己刚换上的衣衫,他可是有洁癖的好吗!简直要疯了,“不行!楼陌,我要回去换衣服,你自己待着吧!”男子正要离开,却又顿了顿,转身恶狠狠地望向楼陌:“你明知我酒量就二两,还给我喝烧刀子,害我弄脏了新做的衣服,这可是南璟运来的云锦啊,心疼死我了!我不管!反正你得赔我!”

    “你确定要我赔?”楼陌凉凉地瞥了他一眼。

    男子顿时浑身发凉,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算了算了!本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你赔了!”说罢,便逃似的飞身而去。

    是了,眼前的这个女子正是楼陌。

    十年的时间一晃而过,楼陌几乎走遍了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白日里寻常人看不见她,但并不妨碍她建立自己的势力,眼下这个锦官城最大的酒楼醉情楼就是她楼陌的,这也是她建立的第一个势力,对它的感情自是非同寻常,所以说虽然她一年到头行踪不定,但总归是有几个月会住在锦官城的。

    刚刚的那个男人是她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朋友,闻子兮,西霄首富闻祈唯一的嫡孙,自小备受疼爱,故而养成了一个无法无天的性子,在楼陌看来,那就是个典型的社会不良青年,成日里吊儿郎当的,仿佛从来没有什么事值得他放在心上,三天两头得惹事,每每气得闻老爷子跳脚,但不可否认,他是个难得的经商天才,想来那闻老爷子每回虽是气得喊打喊杀,但却从来不曾落到实处,除了疼他以外,想必心中也是为这么个孙子骄傲的吧。

    楼陌和闻子兮的相识当真是个意外--醉情楼开业后的第四个年头,有人前来闹事,偏生那天闻子兮也来醉情楼用膳,不知他当时是哪根筋不对了,想要伸张一回“正义”,便上前去拦住那些闹事的人,然而当年闻子兮不过十一二岁,武功平平,哪里打得过那些壮汉,这一下可是被揍得不轻。事后,他发现楼陌是醉情楼的幕后老板,这便赖上了楼陌,撒泼打滚,无所不用其极,非要楼陌补偿他,给他银子吧他又不要,想到这小子爱吃,楼陌便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美食给他。此后,闻子兮更是赖在了醉情楼,有事没事便过来蹭吃蹭喝,赶都赶不走,楼陌后来见他并无恶意,就想着权当自己收了个弟弟吧,却不料这小子从来都对自己直呼大名,楼陌无法,也只得由得他去了。

    六年过去了,昔日的毛头小子也长大了,如今竟然比自己还高了,楼陌瞧了瞧自己,竟一丝变化也无,不禁失笑:“自己也算是长生不老了吧!只是不知何时才能得到契合的身体,总是在夜里出现,有时候也很无奈啊,闻子兮都追问自己好几次了!以那小子的精明,怕是难以再敷衍过去了!”

    夜渐渐地深了,月亮悬在天空正中,熙熙攘攘的人群终于散了,街上只剩得零星地灯火。

    楼陌望着整个锦官城,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

    这些年来,她对这个世界也了解得七七八八了,眼下的这片土地叫做临渊大陆,据闻六百多年前是个统一的国家,名为赤炎,与华夏古国倒有些相似,只是如今分为四个国家,靠近东面临海的是东霂国,其农业、商业和造船业都很是发达,文化底蕴深厚,是这片大陆上历史最长的一个国家,六百多年积淀下来颇有些孤高自持的味道,以四国之首自居。但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国家也是如此,由于多年来东霂国并无大规模的战事,其军队实力早已是大不如前,朝堂上各派系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东霂皇帝虽是强势,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故而东霂帝登基十七载也只是竭力求得一个平衡罢了。

    与东霂国北边接壤的是北凛国,这是个尚武的国家,不同于东霂国的历史悠久,北凛建国不过短短二百年,朝堂上也都是以武为尊,故而凡北凛百姓,不论男女老少,或多或少都有些武艺傍身。北凛境内草原广布,马匹精良,其中犹以大宛马最为出众,在这个冷兵器时代,精良的马匹直接影响军队的实力,其重要性可见一斑。近年来,北凛的崛起倒也给东霂添了不少威胁,双方军队在东霂北境常有摩擦,只不曾发生大规模的战争,有心人不难看出,北凛是在忌惮东霂的深厚实力,但又不甘心屈居人下,故而一直在试探东霂的底线。

    西霄国位于北凛和东霂以西,境内多山,矿产资源极为丰富,兵器之精妙自不必说,其军队实力也不容小觑。江湖上流传的各种武器大都出自西霄能工巧匠之手,此外,西霄之人极擅机关营造之术,暗器、阵法也不在话下。

    刚来到这个世界不久,楼陌就特意到西霄走了一趟,不为别的,只是行走江湖,总要有件称手的武器,无论在哪个世界,楼陌信奉,武力是自保的必要手段!因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凭你将三十六计使出个花来都没有用!而楼陌对武器的要求向来比较高,就是前世,她用的也都是美国进口的2000型消音枪,倒不是她不会使别的武器,加入烈焰特战队的第一课,就是学会在最不利的情况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武器,并做到精通!所以无论是这个时代的刀剑、长矛还是弓弩,她用起来都是得心应手!只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她当然要选择自己最喜欢的武器了!况且,对于那些太过笨重,不便携带的兵器,她表示……很嫌弃!

    既然要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了,那她可不想委屈自己,听说西霄的兵器锻造技术最先进,楼陌二话不说就去了西霄,好在没有让她失望,虽然不能造出一把手枪,但她好歹造出了造型精致且可以连发的手弩以及玄铁打造的匕首,当然了,一些暗器自是必不可少的!想到当初给自己打造武器的那个老师傅看到自己设计的图纸时那震惊的表情,简直恨不得立刻把楼陌收为徒弟!幸而在自己送了几张图纸给他后老师傅终于打消了这个念头,对于拜师什么的,楼陌表示敬谢不敏,毕竟她又不是学机械制造的,只是对武器有点偏好罢了!好吧,楼陌承认,不是偏好,是……执念……楼陌扶额!

    四国之中,西霄与北凛实力相当,仅次于东霂,而南璟国则是四国之中实力最弱的一个,却也是最安全的一个。南璟位于西霄以南,地处临渊大陆西南方,丛林密集,瘴气环绕,外人很难进入,再加上南璟扼守西川岭南天险之势,易守难攻,便是三国联手也不见得能在南璟手上讨到便宜。

    南璟皇室信奉巫族为神明,而这个巫族很是神秘,传闻南璟每一代的帝王继承人都是由巫族大巫师占卜选出的,当然这个继承人必须是具有皇室嫡系血统的。其它三国对南璟的忌惮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这个神秘的巫族,因为巫族人精通蛊术,往往杀人于无形。

    最初,楼陌怀疑过自己的重生可能与神秘的巫族有关,倒也不远千里去南璟国走了一遭,希望能有机会见到那个传说中的大祭司,可惜的是,在她百般打探下,得知大祭司已经闭关多年,不见世人了,楼陌正值失望之际,大祭司府的人给她送来了一个锦囊,说是大祭司闭关前留下的,言,若她前来,就将锦囊交给她,楼陌心下震惊:“他如何知道我会来!难道这世上真的有神明不成!”虽是难以置信,但想到自己的重生,楼陌也勉强接受了这个世界的不同寻常,何况自己前来本就是寻求真相的,如今虽见不到人,但说不定这个锦囊中会告诉自己什么,楼陌想着便打开了锦囊,却不料,锦囊内的纸条上只有一个字:“等!”一瞬间,楼陌心中无数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果然,还是马克思最可靠!

    夜,更深了,一阵风吹来,楼陌竟觉得有些冷,拢了拢身上的衣服,轻轻一跃,楼陌从屋顶上下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