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结盟示好-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九十九章 结盟示好

    南宫浅陌闻声立刻收敛了情绪,给流云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去开门。青越一直在外面,既然他没有刻意出言提醒,想必南宫浅夏应该没有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

    “二姐,”南宫浅夏浅笑着推门而入,顿觉一阵舒爽的凉意袭来,因而不由笑道:“二姐这屋子里真凉快!”

    南宫浅陌淡淡一笑,“三妹妹若是嫌热一会儿不妨带些冰块回去,放在屋里。”她房里的这些冰块都是自己用硝石制的,不是什么稀罕之物。继而又对浅黛道:“浅黛,去拿些点心水果来!”

    浅黛自是应声而去。

    “这冰块可是个金贵物件儿,二姐当真不心疼?”南宫浅夏眸波一转笑着揶揄道。

    南宫浅陌故作不舍状:“当然心疼,所以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说着还眨了眨眼睛望着她。

    “那可不行,这送出去的东西岂有再收回来的道理!”南宫浅夏立刻不干了,故意板着脸道。

    二人调笑了几句过后,见南宫浅陌始终没有问她今日的来意,南宫浅夏于是笑道:“二姐怎么不问问我今日的来意?”

    南宫浅陌望着她淡淡道:“三妹这不是就要自己说了吗?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噗嗤!”南宫浅夏忍俊不禁,“二姐果真是个妙人!”

    南宫浅陌挑眉不语,她自是知道自己这个三妹妹不会没事来找自己闲话家常,一直没有开口不过是想看看这位三妹能撑到几时罢了。

    只见南宫浅夏略微整了整衣襟,状似不经意道:“听说父亲今日去了栖霞苑,想来母亲的病要好了呢,妹妹可是要恭喜二姐姐了!”

    “嗯,三妹消息倒是灵通。”南宫浅陌不咸不淡地接了这么一句,旋即垂下了眸子去拨弄手里的茶,看不清楚神色。

    南宫浅夏也不着急,反而说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横竖都住在一个府里,这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多多少少都会知道那么几分。玉笙院和凝翠院也是如此。”

    南宫浅陌嘴角晕开一抹笑意,“三妹有话不妨直说。”她这个三妹妹可不是个会多管闲事的人,既然提到了大姨娘安氏和三姨娘秦氏的院子,必有下文。

    果不其然,下一刻便听着她轻声道:“也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来玉笙院里种的那几株合欢树不错,那可是安姨娘的兄长特意从南边带回来的,听大姐姐说可以静气凝神呢!”

    南宫浅陌闻言皱了皱眉,玉笙院的合欢树?三妹妹特意提到安氏的兄长是想借此告诉自己什么呢?

    “说起来那树恰好是二姐离府那年种下的呢,二姐若是有空不妨去看看,兴许正好能瞧见它开花也不一定。”南宫浅夏若有所指地道,末了又笑道:“就不打扰二姐用午饭了,妹妹这就回去了。”

    “流云,去包些冰块给三妹带回去!”南宫浅陌眸中划过一抹深色,见她起身要走也不留她,只招呼着流云去装冰块。

    南宫浅夏见状便知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故而也不推辞,扭头对自己的丫头道:“听雨,你跟过去帮忙吧!”

    听雨闻言立刻同流云一道去了外头取冰块,转眼间屋子里就只剩下南宫浅陌二人。

    “三妹这个人情我记下了,他日若有所需,我定当竭力相助!”南宫浅陌看着她的眼睛郑重承诺道。她这话说得很巧妙,欠她的人情自己一定会还,至于别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南宫浅夏报以善意一笑:“如此便多谢二姐了!”在这个后院里,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她有预感,二姐将来的成就绝不止于此!所以,与二姐交好绝对不会是一个错的选择!

    南宫浅夏离开后,南宫浅陌眉宇间泛起了阵阵深思,“青越!”

    “小姐有何吩咐?”青越笑嘻嘻地冒了出来,青风这两日去查镇国将军府十八年前的事了,所以青墨居就只有他在。

    “今夜你去一趟玉笙院,看看那几株合欢树下有什么古怪!”南宫浅陌低声叮嘱道。

    “是!”青越眼底虽然有些惊讶,却还是立刻应下不提。

    与此同时,刚刚得到消息的玉笙院陷入了可怕的气氛,屋里的花**古董摆件儿碎了一地,安氏面容狰狞狠厉,拍着桌子怒声道:“好你个夏侯华绫,十八年过去了你居然还敢出来同我争!”

    外人不知道夏侯华绫为何在栖霞苑养病一养就是十八年,她却是知道的,真是想不到,夏侯华绫居然连那件事都能轻易放下,果然是个见异思迁的贱人!

    “娘,您先冷静一下,这件事咱们需得从长计议!”南宫浅歌轻声劝道,眼中却满是阴鸷之色,南宫浅陌的归来,夏侯华绫重掌中馈,这两件事加在一起可就坐实了她庶女的身份,这让从小就享受嫡女荣耀的她如何能接受!

    刘妈妈也跟着劝道:“是啊,主子,大小姐说得对,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想出一个应对之策,绝对不能让夫人和二小姐占了先机!”

    发泄了一阵后再经这二人这么一劝,安氏也冷静了下来,“这件事确实需要徐徐图之,急不得,我要给大哥写封信,刘妈妈,你亲自去送!”她此刻说话的语气阴狠而毒辣,与平日里人前那个柔媚和气的安姨娘简直判若两人!

    对于安氏的变化,南宫浅歌和刘妈妈却并无半分惊讶,很明显,安氏私底下的脾气并不如表面那般和善。

    “或许,咱们可以从祖母那里入手!”南宫浅歌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算计与阴狠。

    安氏闻言顿时眼前一亮,“歌儿说得对,老夫人素来不喜欢夏侯华绫那个贱人,这次将军硬要从老夫人手中把中馈之权拿回来,势必会在老夫人心里埋下一根刺,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利用这根刺,让它在老夫人心里不断发酵!”

    夏侯华绫,倘若你一直乖乖待在你的栖霞苑不出来也就罢了,既然你自己非要出来同我争,那就不要怪我下手无情!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