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破镜难圆-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九十七章 破镜难圆

    “主子说他昨夜同枫公子聊得很是投机(如果忽略后面二人打的那一架的话……),刚刚已经同枫公子先行一步入宫上朝去了。”墨风说完立刻往后退了两步,生怕被怒火波及。

    “莫庭烨!”南宫浅陌气得咬牙切齿,一掌就把边上半人高的青石花盆给拍了个粉碎,她不就是昨天同他开了个玩笑吗,至于这么坑她?这下大哥肯定以为自己和他发生了什么!

    墨风见状不由地往边上缩了缩,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心里暗道以后这种差事说什么都要推给墨冰他们,一个搞不好会没命的啊!

    南宫浅陌脸色仍是相当难看,一言不发地走出了暄王府。

    下朝后,南宫浅陌正要开溜,南宫枫果然不出意料地叫住了她:“陌儿,我有事同你说,随我来!”

    南宫浅陌额头青筋跳了两下,面上却是神色如常地跟着他回府去了墨韵堂。

    “大哥……”南宫浅陌此刻尤为心虚,先是在母亲那里坑他在前,又有莫庭烨挑事在后,眼前这位狐狸一般的枫公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大肚能容的……

    南宫枫不咸不淡地睨了她一眼:“母亲那里的事,我暂且记下了,至于昨日你夜宿暄王府一事,我不希望再看到第二次。”

    南宫浅陌顿时瞪大了眼睛:这就完了?大哥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母亲说你今年的生辰宴要好好办一办,所以我想在生辰宴之前你就去同母亲好好学学刺绣之技吧!”南宫枫头也不抬地说道。

    “我拒绝!”南宫浅陌立马反驳,她能把金针用得得心应手,却并不代表她能握得住绣花针,这完全是两码事好吗?

    南宫枫轻轻嘬了一口茶,淡淡道:“昨晚你夜不归宿一事母亲还不知道。”

    南宫浅陌:“……”愤愤不平的眼刀一个接一个朝着南宫枫飞过去,可惜对方却浑然不觉,就仿佛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半点回应都没有,气得她在心里暗暗给他记下了一笔!

    “大哥,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你这般睚眦必报是不是不太合适?”南宫浅陌试图与他沟通。

    南宫枫眼皮都不抬一下,云淡风轻道:“是吗?说起来若非昨日暄王来找我喝酒,大哥还真不知道你的去向呢?”

    南宫浅陌努力保持微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件事没处理,就不同大哥闲聊了!”说着便已经转身往外走去。

    “别忘了去母亲那学刺绣!”身后南宫枫的声音传来,南宫浅陌脚步微顿,旋即便加快了步伐,莫庭烨,这事儿我跟你没完!

    ……

    此时此刻,栖霞苑内,夏侯华绫与南宫渊相对而坐,夏侯华绫神情淡淡,南宫渊却是几多感慨,十八年了,整整十八年他不曾踏足过这栖霞苑一步!

    “华绫,”南宫渊定定看着她,声音微哑,“你终于愿意见我了吗?”

    夏侯华绫垂眸掩下了所有情绪,“将军,我们回不去了。”隔着一程生死,半世纠葛,谁还能回到最初的年少时光呢!

    将军,她叫自己将军……南宫渊身形颤了颤,眼角微涩,末了苦笑道:“是啊,回不去了……”南宫渊自言自语地说着,整个人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几岁,神情间满是颓唐之意。

    “这些年是我想岔了,对不住枫儿和陌儿这两个孩子,所以我想要尽可能地补偿他们,这府里上上下下但凡是我该做的我便绝不会推脱,至于别的什么,我已不在意了。”夏侯华绫声音很轻,透着一股经历世事沧桑后的疏离与漠然。

    南宫渊怔怔望着她,眸中承载着千山万水,半晌方道:“好,母亲那里我会去同她说明,府里的中馈还是要交还与你的。”

    “中馈之事我并不在意,但这两个孩子的亲事我势必不会假手他人。”夏侯华绫眼中带着一股坚定。

    南宫渊皱了皱眉,“你可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他了解夏侯华绫,她不会无缘无故说起两个孩子的亲事,而且态度如此强硬,除非……有人想要在他们的亲事上做文章!

    “这几年里元嘉公主经常来府上玩,浅歌同她关系颇好,就连母亲也十分欢喜她。可我了解枫儿的性子,他不会喜欢尚公主的,而我也不会勉强他接受一段他不满意的婚事!”夏侯华绫语气微微强势,立场再鲜明不过。

    她不需要枫儿娶什么名门望族的世家贵女来巩固镇国将军府的地位,相信枫儿也不屑于此,所以,公主势必不会在她儿媳妇的考虑范围之内!

    “你放心,这件事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南宫渊脸色微沉,他南宫渊的儿子还需要靠女人来巩固势力吗?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

    夏日炎炎,青墨居内却因放置了冰块而格外凉爽,南宫浅陌正伏在书案前写写画画,流云的声音突然在外面响起——

    “小姐,画眉求见。”

    “让她进来吧!”南宫浅陌头也不抬,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画眉一进门便直直朝她跪了下来:“奴婢替弟弟谢过二小姐救命之恩!”她昨晚回去看弟弟,从弟弟口中得知救了他的人叫楼陌,正是眼前的二小姐!

    南宫浅陌缓缓放下了笔,淡淡扫了她一眼:“起来吧,我救他不是为你。”这是实话,她在街上遇到冯石时确实不知他与画眉的关系,因缘巧合罢了。

    画眉颤了一下缓缓起身,望着她欲言又止,犹豫再三方才目露祈盼道:“二小姐,当年的事是奴婢对不起您,但奴婢的弟弟是无辜的,奴婢求您救他一命!”说着便又不迭地跪下磕头。

    她昨日回家另请了大夫为弟弟看诊,结果发现弟弟确实中了慢性毒,且毒素已入肺腑,药石无医。她也是那个时候才明白,原来安氏母女早就想要杀她灭口,只是自己知道得太多,故而她们才把主意打到了弟弟身上,想要借此牵制于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