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母女相见-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九十四章 母女相见

    看着她那双与自己极为相似的眉眼,南宫浅陌便知道,眼前这位应该就是她的母亲夏侯华绫了。

    “夫人,二小姐来看您了!”见夏侯华绫迟迟不曾出声,冬晴不由地出言提醒道。

    “陌儿,你是我的陌儿……”夏侯华绫泣不成声,缓缓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南宫浅陌的脸,却又踟蹰着不敢上前,末了只好局促不安地放下了手。

    南宫浅陌心里隐隐涌上了一阵酸楚,她知道这是属于原主的情绪,定了定心神,开口道:“母亲!”

    随着这一声“母亲”喊出口,她看见夏侯华绫的身子颤了颤,眼泪流得更汹涌了,再也顾不得旁的什么,上前一把将南宫浅陌紧紧揽入怀里,伏在她肩头失声痛哭——

    “陌儿,是娘对不起你,是娘对不起你!”夏侯华绫的声音里饱含了无尽的心疼与愧疚,一字一句击打在南宫浅陌心头,留下了一串串难以磨灭的痕迹。

    南宫浅陌身形微僵,抬了抬手却还是没能忍心将这个泣不成声的女人推开,原本准备好的说辞此刻一句也说不出口,或许,她当年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苦衷呢?

    冬晴看着这母女相拥的一幕,眼角再次湿润了,一时间心头更是感慨万千,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眼前这一幕足足迟到了十八年啊!

    夏侯华绫和冬晴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倒是流云察觉到自家小姐的僵硬,于是悄然给冬晴递了个眼色,冬晴抹了一把泪,笑着上前劝道:“夫人,二小姐平安归来,这是喜事啊,您该高兴才是!”

    夏侯华绫闻言连忙放开了南宫浅陌,脸上染上了几分赧意,手里却还是紧紧握着她的手,舍不得松开,含泪笑道:“是是是,娘的陌儿还活着,还愿意认我这个娘,这是喜事,天大的喜事!娘不该哭的,不该哭的!”

    夏侯华绫语无伦次地说着,目光却是一寸也不曾离开过南宫浅陌。

    这反倒让南宫浅陌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开口,她在来之前就已经设想过种种场景,却没有想到夏侯华绫竟然会是这般表现……

    “母亲,您应该知道我今日来的目的……”深吸了一口气,南宫浅陌直直望着她,索性直接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夏侯华绫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陌儿,是娘对不起你……”

    “母亲,我只想要知道真相!”南宫浅陌狠心打断了她,因为她知道今日若是问不出来,那么以后自己就再也开不了这个口了。

    “陌儿,你……”夏侯华绫脸色微苦,仿佛极为不愿提起当年的往事一般。

    南宫浅陌定定看着她,“母亲不必拿与父亲的争执矛盾来敷衍我,我不觉得有什么样的矛盾会严重到让您十八年来一直偏安一隅不见任何人,包括我和大哥。”

    “陌儿,我知道你是在怨我,这是应该的,是我对不起你和你大哥!”夏侯华绫苦笑,眼底满是挣扎与无力。

    南宫浅陌蹙眉,淡淡道:“我没有怪你,我只是想要一个解释,一个能说服我的解释。”

    “当年的事情过去太久了,我不想再提,陌儿,你要怨就怨我吧!”夏侯华绫的声音听起来布满了疲惫与无奈,但其中的坚决却是无可置疑。

    南宫浅陌深深看了她一眼,知道自己今日是无从得知答案了,于是敛了敛心神,道:“那不知母亲今后有什么打算?还要继续躲下去吗?”

    夏侯华绫一怔,旋即眉宇间划过一抹决色,“不,不躲了,娘听说今日宫里来了圣旨,娘的陌儿如今也成了正二品的将军了,枫儿也在东海立了功,娘不能托你们的后腿!”

    看着夏侯华绫坚定决然的神色,南宫浅陌心里的不快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不见,她想,或许自己可以适当地做一些让步,既然母亲不想说,那她便不问,至于当年的真相她可以自己去查,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大哥应该会很高兴!”南宫浅陌嘴角微微上扬了一抹弧度。

    夏侯华绫笑了,看着南宫浅陌的眼神里充满了慈爱与希冀,她不是看不出来陌儿对自己的疏离,但是没有关系,陌儿还愿意喊她一声“母亲”,她便已经很知足了,她如今不求别的什么,只希望能有一个弥补他们兄妹二人的机会就足矣。

    当晚,南宫浅陌便留在栖霞苑用饭,期间夏侯华绫一直拉着她问东问西,从当年坠崖之事说到在逍遥谷学医的三年,又说到这五年来在西境边关的生活,仿佛要把这缺失的十八年都给补回来似的。

    南宫浅陌感动之余又不免有些招架不住,因为她真的不擅长哄人啊……这位母亲大人动不动就抹眼泪,饶是有冬晴和流云一直在一旁帮忙劝着,她还是险些崩溃!

    等说到她的年纪和婚事时,南宫浅陌再也绷不住了,苦笑着打哈哈:“那个,母亲,我今日着实有些困了,咱们改日再说,改日再说哈!”说着就要起身离开,却被夏侯华绫美目一瞪,立马乖乖坐下。

    “你这丫头别给娘找借口,你哪里是困了,我看你分明就是在回避这个问题!成日里同一群大老爷们儿待在军营中,心都野了,这将来要是嫁不出去我看你上哪儿后悔去……”夏侯华绫嘴里不住地念叨着。

    “娘,”南宫浅陌忽然打断了她,一脸正色道:“大哥今年都二十三了,我觉得您应该操心着先给他说一房媳妇,您不知道,上京城里都传言说大哥不喜欢女子,您可得好好管管他!”

    “你说真的?”夏侯华绫立刻被唬住了,眉头紧锁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要不然大哥这么多年为何一直不近女色?”南宫浅陌煞有其事地说道。心里却暗暗道:大哥,为了我的耳朵不受荼毒,就只好委屈你了!

    夏侯华绫闻言脸上迅速升起了一抹怒意,不悦道:“你先回去吧,明日下了朝让你大哥来见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