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心理防线-特种兵重生:独-
特种兵重生:独

第二百九十三章 心理防线

    二小姐这次回来之后气势与原来截然不同,单是那淡淡的眼神就看得人心里直发毛,再加上她方才听说二小姐在战场上杀过人,而且还被封了将军,一想到这些,这心里的恐惧感就更甚了。

    约莫半盏茶的时间过去,就在画眉紧张地几乎要站不住了的时候,终于听得一道清冷嗓音在自己头顶上方响起——

    “画眉,我昨日夜里做了个梦,梦到了我的奶娘林妈妈,你猜她同我说了什么?”南宫浅陌微微垂下了眸子,遮住了其中的寒光。想要一个人说实话,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打破她的心理防线,很不巧,这一点她再擅长不过!

    只见画眉登时变了脸色,强笑道:“小姐,奴婢,奴婢不知。”

    “呵呵,猜不到也没关系,”南宫浅陌冷笑一声,神色莫测道:“奶娘同我说——她想你了。”

    画眉立刻抖了一下,神色间惶恐不安,“小姐,小姐我……”

    “八年过去,我这青墨居里的老人死的死,走的走,唯独剩了你一个,画眉,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南宫浅陌锐利冰冷的目光直直看着她,一动不动。

    画眉扑通一声跪下了,声泪俱下:“小姐,奴婢,奴婢也不知……”声音里带着微微地颤抖与彷徨不安。她知道,二小姐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今日她大概是躲不过去了,可当年的事情……真的不能说啊!

    “我的耐心向来有限,看在你曾经跟了我一场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明日的这个时候你再来见我。”

    南宫浅陌顿了顿,接着道:“画眉,你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你弟弟的病拖了这么多年可有好转?”

    画眉眼底划过一抹惊恐,旋即哭喊道:“二小姐,你不能动我弟弟,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啊!”

    南宫浅陌摇了摇头,道:“要动你弟弟的那个人不是我,画眉,难道这么多年你就没有想过给你弟弟换一位大夫看看?”

    “不,不会的,她明明答应过我的!”画眉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惊惶与被愚弄欺骗后的愤怒,因为她知道二小姐不会无缘无故同她说这些,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我言尽于此,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南宫浅陌说着便起身走进了内室,不再劝她。

    浅黛跟着走了进去,摸了摸鼻子问道:“小姐,您怎么知道画眉的弟弟……”

    南宫浅陌手里拿着一本兵书随意翻着,头也不抬地回道:“昨天晚上,我回府之前凑巧碰上一个晕倒在路边的少年,就顺手救了他一命。”

    “后来,那少年醒来后告诉我他叫冯石,有个姐姐在镇国将军府当差,我便想起来画眉也是姓冯的,再加上像画眉这个年纪的姑娘正是爱打扮的时候,可她身上除了香粉味之外却偏偏还透着一股淡淡的药味,所以我便猜测冯石就是她的弟弟。”

    说话间南宫浅陌手里的兵书已经翻过去好几页,看得浅黛眼角微抽,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姐,你这真的看完了吗?”

    南宫浅陌抬头看向她,微笑:“你家小姐我一目十行!”

    浅黛:“……”她收回刚才的问题!

    ……

    时值盛夏,午后的烈日当头,走在路上迎面的风似热浪般扑来,树梢却纹丝不动,让人有些喘不上来气。这个时候,就能现显出镇国将军府种下的一片片参天古树的好处来了。

    可饶是如此,南宫浅陌带着流云还是加快了脚步,往栖霞苑走去。

    “小姐,我去敲门。”一路走来,流云的鼻间溢出了些许汗珠,显然也是被热得不轻。心里不由地暗骂浅黛那丫头太会躲懒,说什么要留下看院子,还不是外面太热不想出门!

    “嗯。”南宫浅陌点点头,心里却在思索着夏侯华绫会不会见她,因而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开门的是一个婆子,在看到南宫浅陌后不由地有些震惊,旋即便说要进去通传一声,南宫浅陌却叫住了她:“烦请你带一句话给我母亲——十八年了,她欠我一个解释。”

    那婆子愣了愣,而后转身进去了。

    “小姐,你说夫人会见咱们吗?”流云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树影斑驳下,南宫浅陌的面容有些看不清,只见她随手从一旁垂下的树枝上摘了一枚叶子,垂眸道:“这是我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倘若她还是要躲的话,那么从今往后我与她就只是陌路人。”

    当年的真相如何她自会去查,但她更希望能由夏侯华绫亲口告知,因为这代表着南宫浅陌在她心里的分量究竟几何。

    不一会儿,那婆子领着一位青衣姑姑走近,看那模样打扮显然并非夏侯华绫,南宫浅陌心口微滞,嘴角勾起一抹嘲讽,果然还是不愿意见她吗?

    “二小姐,您是二小姐吗?”那青衣姑姑眼眶含泪地哽咽道,眼睛一动不动地打量着她。

    南宫浅陌微微皱眉:“您是……”

    青衣姑姑扯开一抹笑容,声音却还是带着几分颤抖:“回二小姐,奴婢是夫人身边的丫鬟冬晴,夫人在里头等着您了,请随奴婢来!”

    南宫浅陌微诧,她刚才以为夏侯华绫不会见她了……

    “有劳冬晴姑姑带路了!”南宫浅陌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微哑。

    夏侯华绫的栖霞苑并不十分奢华,屋子里的陈设也都简单至极,甚至还及不上府里一个有头有脸的下人的屋子,南宫浅陌见状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刚一走进花厅,便见着一名妇人模样的清雅女子正坐立不安地等在那,她身着一袭素衣,长发松松挽起,只有一只不起眼的古色银簪作为点缀。饶是如此,却还是掩盖不住那周身的气度与风华。

    那女子一见着南宫浅陌便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来,怔怔地望着她,脸上一瞬间闪过无数种情绪,局促,愧疚,心疼,欣喜,甚至还有一抹南宫浅陌看不懂的复杂,最终却都化作两行清泪缓缓落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